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玄阳传】(02)【作者:zhoudan】
【玄阳传】(02)【作者:zhoudan】
字数:5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脚榨山贼

  出谷之后,两人一路欣赏路边一路玩闹起来,毕竟在洞府里足不出户整整十年,对外界的一切都感到新奇。

  就在嬉闹中,两人的神念感应到百米外有四个手持钢刀的大汉守在路边树后,一看就是拦路抢劫的山贼盗匪。

  「姐姐,你正需要人采补」方云嘻笑道「这就有人送上门来了」。

  「讨厌」林诗诗伸指弹了方云额头一下「也好,这几个山贼不是什么好东西,采了他们也是为民除害」。

  两人装作不知地往前走,直到进入四个山贼藏身的树边。

  「呔,哪来的美人啊」四个山贼狞笑着冲了出来。

  「跟着哥哥们快活去吧」

  「刘哥,这女人好美,像仙女一样啊」

  「是啊,这女人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估计仙女也不过如此吧」

  「她的胸好大,老只手肯定握不住啊;这腿子也好长,抱在怀里玩几年也玩不腻啊」

  「哇,她身上好香啊,隔了那么远都闻得到,真想马上扒光她好好闻她的肉香」

  四个山贼淫笑着接近了两人身旁,将两人围在中间,而下体不知不觉都顶起了帐篷。

  「小美人,跟哥哥走吧,哥哥让你风流快活」最高大的山贼伸手便要去抓林诗诗高耸的胸乳。

  林诗诗双眼紫色奇光一闪,身周馨香更浓,已是使出了玄阴魔功中的玄阴惑心术。四个山贼只觉得脑海一震,整个世界的一切仿佛都消失了,脑海中只剩下林诗诗的绝美仙姿和体香,大脑思维完全停滞,眼神呆滞无神,已是被玄阴惑心术迷失了心智。

  「诗诗姐,给我狠狠地榨死他们」恼恨四个山贼言语的方云生气地道「不过,诗诗姐,用你的美脚榨他们吧」虽然解开了心结,但他一时半会还是不想诗诗姐的小嘴、丰乳、蜜穴等部位被其他男人享用。

  「知道了」林诗诗白了方云一眼。尽管已筑基成功,身体由凡人转变化玄阴媚体,她的每一寸肌肤,每个部位都可以榨取男人的元精,但美脚毫无疑问是她全身几个主要部位中采补吸收效率最低的。

  林诗诗右手抬起,一道白光闪过,林诗诗、方云和四个山贼消失在原地,进入了极乐空间中。

  一进入极乐仙宫卧室,林诗诗伸手一指四个山贼,卧室中自带的清洁法阵启动,四个山贼被四团蓝色水雾包裹,身上衣物瞬间消失,全身的污垢也在蓝色水雾作用下清洗干净,原本不修边幅肮脏发臭的四个山贼不一会儿就变成了四个清洁光溜的裸男,四根长短大小不一的肉棒也统一高高翘起。

  「这就是其他男人的阳具啊」林诗诗娇笑着看着四个山贼的裸体,调笑着道「比云弟你的小鸡鸡要大啊」

  「诗诗姐你欺负人」方云气愤地抓住了林诗诗胸前的高耸美乳,将她推倒在大床上,用力地按揉抚摸,体会着美妙的手感。林诗诗一边娇笑着认错,一只玉手悄悄地伸至方云两腿间,轻柔地握住方云的小鸡鸡,高超的技巧很快便让他硬挺了起来。

  两人嬉闹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林诗诗快速脱去了自己的衣物,将自己完美的身材展现出来。她全身白哲的肌肤就像是牛奶形成的,散发着淡淡的光泽,身材无比高挑曼妙;一对丰满的雪白美乳就像是挑衅地心引力一样挺翘着,方云的小手连一半都掌握不住,粉色的乳珠看起来无比娇嫩艳丽;盈盈细腰堪堪一握,肥美丰满的雪臀却如满月般圆润高翘,双腿间的蜜穴雪白一片,间中一条粉嫩的肉缝湿润欲滴;一双无比高挑修长的美腿接近她整个身高的三分之二,套着一双雪白晶莹的丝袜显得无比诱惑。

  方云也快速的脱光了自己的衣物,胯下一根洁白如玉的小鸡鸡高高翘起,粉红色龟头看起来很是稚嫩,尽管完全勃起但长度不到十厘米。

  「好了,姐姐要采补他们四个了」林诗诗温软的玉手握住了方云的小鸡鸡,轻轻的一前一后的套弄着。她没有使用玄阴魔女传承的手交淫技,让方云保持着理智。

  「嗯,好舒服」方云一边享受着林诗诗玉手带来的快乐一边说道「姐姐我要你一边采补他们一边和我玩」

  「坏弟弟」林诗诗微微使力捏了下方云的小鸡鸡「你想怎么玩啊」

  方云坏笑着道「这几个山贼就让他们躺在地板上,姐姐一边用脚榨他们一边抱着我吃奶一边玩我的小鸡鸡」

  「坏弟弟你真会想」林诗诗娇嗔道「那就来吧」。她坐到了床边上,让方云侧坐在她丰腴的大腿上,左手抱住了方云的肩膀,右手则伸到方云两腿间,灵巧的玩弄着方云的小鸡鸡。此时的她,使出了采补的手交淫技,时而温软的玉手前后套弄着方云的棒身,时而玉掌往下托揉按压着方云的玉袋和蛋蛋,时而纤美的五指捏住龟头如弹奏最优美乐曲般变换着各种指法按压拢捻,时而玉掌掌心抵住龟头环绕着它来回抚摸揉搓等等。

  「啊嗯……好……舒……服」方云舒爽得说不出话来,尽管已和林诗诗用各种方式交合了无数次,每一次他都还是会被林诗诗带入天堂般的极乐。他的脸靠在林诗诗胸前高耸的双乳上,恣意地吸了一下动人心魄的乳香,便张开嘴含住林诗诗左乳乳头吮吸起来,一双小手则紧紧地各抓住一只丰满雪乳抚摸揉捏。
  「呃」林诗诗婉转娇吟着,作为鼎炉,给予方云快乐的同时她自身也会被反馈同等甚至更高的快感,更何况还被方云吸奶摸乳,让她更是情动。不过,她作为玄阴魔女对快感的控制力更强,知道还有正事要办。

  她伸手指了一下四个山贼中最瘦小的那个「你过来」。赤裸的瘦小山贼马上脆爬着来到了她面前,躺倒在她脚下。

  林诗诗盯着瘦小山贼高挺的肉棒,想到等一下就要用双脚采补玩弄这根肉棒,将瘦小山贼采补致死,心中就感到一阵阵的兴奋冲动,这却是她成为玄阴魔女后的本性所决定的。

  林诗诗缓缓伸出了自己一只白丝美脚,慢慢地向瘦小山贼的肉棒靠近,越靠近她心里便越激动。终于,她的白丝美脚触碰到了瘦小山贼的棒身,倾刻间,她心中的激动达到顶点,仿佛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本能地施展开了采补的足交技法。

  「啊……啊……啊」瘦小山贼大声的呻吟着「好……爽……」,尽管被迷失了神智,但他的感官仍如常人。天蚕丝那无比的丝滑触感配合林诗诗柔若无骨的美脚和绝妙足交技法,让他完全沉浸于林诗诗的美脚服务中。

  林诗诗的白丝美脚犹如纯洁美丽的白蝴蝶一般在瘦小山贼的胯下扑扇着羽翅,无骨的美足不断地踩踏着瘦小山贼的棒身,而另一只裹着丝袜的玉趾则灵巧的分开夹住瘦小山贼的睾丸不断地晃动,给瘦小山贼带去极度的酸麻快感。而林诗诗更暗暗运起玄阴真元化作一股奇异的清凉气流通过美脚传递到瘦小山贼的体内,让他的快感更强并把他的生命血肉精华通通转化为元精。

  不一会儿,林诗诗的双脚直接攀上棒身,用优美的足弓快速套弄起瘦小山贼的肉棒。小巧美丽裹着白丝的脚趾紧紧扣住棒身,帮助软软的美足脚掌紧贴在棒身上摩挲着,曲线优美的足弓卡住肉棒根部,让整只肉棒自鼓冠区以下全都在林诗诗一双美脚刺激下抖动不已。

  「哦哦」很快,瘦小山贼大声呻吟着,屁股使劲向上顶挺,被夹在林诗诗白丝美脚间的肉棒疯狂地喷射着一股又一股白浊中带着晶莹的生命元精。这些元精在林诗诗真元的作用下被束缚住全部落在林诗诗的美足、美腿上,很快便渗入她的皮肤被吸收掉了。

  「嗯」林诗诗呻吟着,吸收掉男人的生命元精给她带来强烈的满足感「好快啊,才不到三分钟就射了,云弟你平时可是能在姐姐脚下坚持差不多十分钟哩」
  「只……不……过是……普通……凡……人」方云也被瘦小山贼的喷射吸引了注意力,看着瘦小山贼被林诗诗的美脚采补榨精,心中莫名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快感「当然……比……不……上……我了」

  「哼,还得意起来了」林诗诗娇嗔道,她右手正抓住方云胯下的两颗蛋蛋揉捏按压,当下全力施展玄阴魔功,玄阴真元化作一股清凉气流从方云的玉袋迅速渗透进方云全身,带给方云有如触电般快感的同时又感受到全身浸入极品温泉时的舒爽放松感,顿时让方云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无力地呻吟着。

  「呼呼」瘦小山贼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疯狂射精后的肉棒在玄阴真元刺激下仍然坚硬地挺立在林诗诗美脚之间,脸色却变得一片惨白,这是损失了大量生命精华的体现。林诗诗娇笑着变换了采补的技法,她用左脚将瘦小山贼的肉棒踩在瘦小山贼的小腹上,温软的脚掌紧贴住棒身上下滑动,时而将脚上的天蚕丝袜拉升盖在龟头上快速旋转、摩擦,时而五个灵活的脚趾盖在龟头上灵活的按压挤弄;右脚则专心地按压在瘦小山贼的阴囊上,小巧美丽裹着白丝的脚趾不时夹捏旋转按压着瘦小山贼的两颗睾丸。

  极度的快感让瘦小山贼全身剧烈颤抖着,双眼完全失去了神采和焦距,只能发出一声又一声舒爽的呻吟。

  不一会儿,瘦小山贼第二次喷射了。林诗诗用右脚扶住了他的肉棒,纤细的左脚脚掌盖住了他的龟头,让他的元精全部喷发在左脚的脚掌上。这次喷发是如此之多,在林诗诗的左脚上结了厚厚的一层白浊元精,很快的又被林诗诗吸收掉。瘦小山贼脸色更白了,完全没有了血色,眼窝开始深陷下去,身体肉眼可见的变得消瘦了。

  「嗯,又是不到三分钟」林诗诗满足地吸收着瘦小山贼的元精「看来最多半小时姐姐就会吸干他了」

  「嗯」方云呻吟着道「看……他的……样……子,顶多……能……在……诗诗……姐……脚……下射个……十……次就会精……尽……人……亡……了」
  林诗诗再次变换了采补的技法,这次她一双白丝美脚完全包裹住瘦小山贼的肉棒,纤细小巧的脚趾包住肉棒根部按压着,弧度优美的脚后跟则将龟头夹在中间,双足灵巧的来回按压滑动……

  不到半个小时,瘦小山贼在林诗诗美脚下喷射了九次。他本就瘦小的身躯变得枯瘦有如皮包骨,整个身体缩小了一大圈,干瘦的脸上双眼完全失去焦距,身上唯一保持原状的部位只有胯下肉棒,在林诗诗一双玉足包夹下无助地颤动着,已离精尽人亡不远。

  「作恶多端的你,将生命献给本姑娘也算死得其所了」看着一个男人在自己脚下被榨得枯萎,林诗诗感到了奇异的满足和快感「本姑娘这就让魂归极乐」。林诗诗全力运转玄女魔功,真元侵入瘦小山贼身体,将他全部的生命血肉精华转化为元精,汇聚到下体;她的一双白丝玉足夹住瘦小山贼的肉棒,十根灵巧的脚趾紧紧包裹住龟头,以一种奇妙的韵律忽快忽慢时轻时重的按压摩擦着龟头马眼,给予瘦小山贼超越极限的快感。

  「呵啊啊……」销魂的快感中,瘦小山贼浑身有如触电般抖动,双眼翻白,狂叫起来。他回光返照般从地板上坐起,枯瘦的双手抓住林诗诗的一双白丝玉足好似要将其从自己的肉棒上拉开。然而,他枯瘦的双手是那么的无力,与其说是拉开不如说是轻柔的抚摸。很快,他的身体又倒了下去,跨下肉棒则顶着林诗诗的白丝脚趾迎来了人生最大也是最后的一次射精。这次射精的量是如此之大,一股接一股白浊的元精很快覆满了林诗诗两只纤细的美脚甚至漫上了她的小腿。
  足足一分钟,射干了最后一滴元精的瘦小山贼停止了呼吸。他的体形萎缩得有如十岁孩童,枯瘦的四肢有如四根干柴;干瘪如同骷髅的脸上双眼翻白,却挂着极度满足的笑容,显得无比诡异可怕;原本保持硬挺的肉棒也萎缩得有如婴儿小指,饱满的蛋囊变成了空空的一张皮。他已经被林诗诗的美脚榨取得精尽人亡了。

  将一个男人活生生采补得精尽人亡,林诗诗感到极度的满足和兴奋。她身上的方云也兴奋莫名,激动的叫着在她的玉手上第三次狂喷,晶莹的玄阳元精足足喷射了十几股;林诗诗也是娇吟着喷出了一股又一股玉液。

  好一会儿后,两人从高潮中回复过来。「这种感觉真是奇妙」林诗诗抱着方云喃喃地道「姐姐已经完全喜欢上这种采补男人将他们彻底榨干的感觉了。云弟,你不会介意姐姐变成这样的坏女人吧」

  「当然不介意了,诗诗姐你无论多坏都是我的人」方云坚定地说,继而不好意思地说「而且看见诗诗姐榨干其他男人,我也感到异常的兴奋」

  「好啊,你这个小变态」林诗诗伸手掐了方云一把「难怪刚才那么激动,射得比平时还要多」。两人嬉闹了好一会儿,林诗诗才接着采补第二个山贼。
  这次,方云不准备玩授乳手交。他双脚分开跨立在林诗诗面前,双手按住林诗诗的香肩,硬挺的小鸡鸡顶在林诗诗胸前高耸的美乳间,腰部使力向前一顶,整根小鸡鸡完全陷入了那深深的乳沟中。「嗯……诗诗姐的胸部好软……好舒服」他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呻吟,继而屁股快速的前后耸动起来。

  林诗诗的视线完全被方云遮住,但这并不妨碍她采补第二个山贼。到了筑基期,两人的神念可以如显微镜般扫描观测周身百米范围内的一切事物。她将原本的白丝变成了肉丝,一双肉丝美脚兴奋的变换着各种技法玩弄着第二个山贼的肉棒。第二个山贼身体比瘦小山贼强壮,内棒也粗大,却更受不住林诗诗采榨,只二十来分钟,在林诗诗肉丝美脚下喷射了七次便精尽人亡,被方云嘲笑为银样蜡枪头。

  到了林诗诗采补第三个山贼,方云又换了新玩法。他像小孩骑马般骑在林诗诗肩上,双手抓住林诗诗的娥首,将自己的小鸡鸡送入了林诗诗的樱桃小嘴里,享受着林诗诗小嘴、香唇的吸含,香软灵舌无微不至的舔弄。

  第三个山贼是山贼中最强壮的,黝黑肉棒最为粗大接近十八厘米、龟头大如鸭蛋,形状狰狞有如凶兽,这凶恶的肉棒若是遇上良家妇女,当是让她们又惧又爱的超级凶物。林诗诗将美腿上的肉丝又换成黑丝,这凶物和着下方两颗硕大的卵蛋,被林诗诗纤细绝美的黑丝美脚肆意的夹踩玩弄,完全无力反抗,只能柔弱地颤抖着不断喷吐出一股又一股的白浆。他的性能力明显强于前两个山贼,精关也更稳固,前两个山贼在林诗诗美脚下不到三分钟就会喷射一次,他能坚持5分多钟才在林诗诗美脚上射精;而他的生命精元也很浑厚,在林诗诗美脚下足足撑了一个多小时,射了十五次才精尽人亡。方云也是激动的抱着林诗诗的娥首,在她的小嘴里接连喷发了五次,直至全身酥软、精神极度满足,这才从她身上下来大字形地躺在一边休息。

  榨干了三个山贼以后,林诗诗只觉得浑身发涨,三个山贼的元精化作汹涌的生命元能不断冲击着她的丹田经脉。她心知这是到了身体吸收元精的极限,连忙盘膝运功炼化。旁边的方云倒是轻松惬意地躺着,吸收着从林诗诗体内阳种那边传导过来的生命元能,魔功修为不断地提升着。两人的身躯分别散放出紫色、赤色的蕴光,加上地板上三具赤裸的干尸,让这房间内的景象显得无比淫靡邪异。
  两个小时后,林诗诗完全炼化了三个山贼的元精,收了功法。虽然还剩一个山贼,但林诗诗此时也已无力吸收。空间外也已进入夜晚,两人便在床上相拥而眠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