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表弟的嚎哭】(中篇)【作者:cdgirl1995】
【表弟的嚎哭】(中篇)【作者:cdgirl1995】
字数:33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表弟的嚎哭(中篇)

  悠悠醒转,艰难的睁开眼睛,四周漆黑一片,只有一小道光从门缝透出,我认出这是小屋内的储物间。试着动了动,惊恐地发现手脚上都系着铁炼,一扯动便发出声响。

  微光中,我确认自己现在的情况,马上惊呆了。

  身上穿着表姊的紧身泳衣,外面套着表姊的高中制服,从小腿的触感上可以判断,这是表姊的黑丝袜,一发现这件事,胸口一股热流冲向我的下体,却发现使不上力,下体似乎被卫生棉包的死紧,塞在非常小件的内裤里,我难受的扭动屁股,得不到任何纾解。

  「你醒了?」雅玲表姊轻推门扉,露出了姣好的面容,无邪的看着我。
  「……姊?……这是做什么?」

  「来,我有话要问你。」雅玲表姊拽着我的头发,硬是把我从储物间一路拖行来到客厅,随意甩在椅子上。

  逐渐适应了日光灯,我才发现今天小屋居然有客人,而且通通认识,我的损友张福德,挺着泛白的油肚被铐在餐桌椅上,正瞅着我瞧。在他身旁的椅子上,我们班最猥琐的郭源伟,被捆了个紮实,麻绳绑在身后,正奋力扭动着,椅子不时被他弄的吱哑作响。最后一位客人竟然是瘦高的邻居哥哥,他并没有被绑的结结实实,因为已经不需要了。邻居哥哥赤裸的立在桌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电视机。

  手被折成数段,弃置在地上。

  脚被凌乱摆在餐盘内。

  雅玲表姊打开电视机,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制服的少女,被一群黑衣人专赶着,少女不停大声呼救,一边狂奔着,终於力竭倒下,黑衣人便拖着少女的双腿,进入一间仓库内。

  接下来镜头带到房内,黑衣人连衣服都顾不上脱,拉开裤炼就把粗长的青筋JJ塞入少女的花芯。另外两个黑衣人也没闲着,一个揉捏着少女胸部边拿刀架脖子,少女惊吓张嘴想呼救,发黑的肉棒就堵了进去。另一个鸡鸡似乎没怎么发育的肥胖背影,拿了仓库内的扫帚就往少女冲来,甩着满身大汗硬是把半根扫帚没入了少女的后庭。少女疯狂扭动腰部想挣脱,不过於事无补。很快,失去了反击的力量。影片有五十三分钟长,最后少女被弃置在馊水桶内,双脚挂在桶外随风摇晃。

  我震惊着影片的内容,片中的少女自己并不陌生,她是自己最敬爱的表姊,就算稚嫩了许多,我绝不会认错那绝丽的面庞。影片虽然残忍,我却惊讶发现我的鸡鸡已经硬了起来,我并未认知这比一般的影片更让我性奋万分。表姊每个淒厉的喊叫,我的鸡鸡都抖了一次。

  「好看吧各位?我一直想念着你们哦」表姊用我从未听过的冰冷声音,向三人撒娇。

  三人挣扎得更厉害了,可惜并没有任何帮助。郭源伟大声嘲讽着表姊,运动裤挺了老高的一个帐篷「你这臭婊子,我每天都想念你的奶子呢!还不快放我下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这婆娘」

  表姊甜笑着,把雪纺白上衣慢慢褪下,向郭源伟走近,把他的运动裤拽下,露出了十三公分的黑龙。表姊轻轻用香舌舔了一下龙头。

  「婊子,老子玩死你」郭源伟奋力的扭腰,居然在椅子上硬是把黑龙挤进表姊的樱桃小嘴。

  雅玲表姊用一双水灵大眼瞧着郭源伟,吃力的吸舔着,脸颊被顶起,泛起红晕的羞涩样子,让我更硬了。

  郭源伟爽了半天,瞇起双眼,就像上了天堂一般笑着。腰部越来越快的抽送,显然是准备狠狠的高潮在表姊嘴里。这时我看到表姊目露凶光,大喊不好,郭源伟的龟头已经被叼在雅玲表姊小嘴旁,兀自高潮的阴茎大量喷射出白浊液,溽湿了表姊的美胸,也像是做最后的标记,标记自己曾上过这世上最美丽的女人。
  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郭源伟呆愣着。

  自己的括约肌尽责地把白浊撒在雪白双峰上,袭来的剧痛也没有阻止它的喷发,它又射了六七股,才终於停下,强烈的高潮没有让郭源伟疲软,鲜血不停自断口涌出。表姊褪下内裤,露出桃色的美尻,散发着我每天替表姊精心洗过的光泽与香皂的气味,俏皮地向郭源伟晃了两下。

  郭源伟看的失神,一瞬忘记了疼痛。表姊满意地把内裤塞入他嘴里,再没看他一眼,便向张福德缓缓走近。

  张福德早已大小便失禁,连求饶都不会说了,雅玲表姊嫌恶的捏着鼻子,捡起地上被折弯的断手,塞入张福德的菊花。

  「这样就乾净多了」

  瞅着张福德滑稽的动作,表姊噗哧一笑

  「你的鸡鸡这么小,似乎没有惩罚的必要呢~ 毕竟它根本就不能危害女生吧?你就别怕了,好吗?」

  说着就吻了张福德的眉心。张福德眉头一舒,一想到自己后半辈子可以继续自慰,便对表姊拼命感激的道谢,鼻涕还不小心擦在了表姊手背上。

  「不过呢,你只能自己玩,不可以跟女生乱来哦,你能答应我吗?」

  张福德点头如捣蒜,把自己祖上十八代都咒了一遍。表姊相当满意,两只温暖的玉手捧上了张福德硕大的睾丸,轻柔的搓着。

  「福德,你积了几天没发泄了?姐姐帮你舒服。」

  不等张福德开口,表姊坏笑着用掌心包裹着它们,用舌头舔舐着,彷彿它是香甜的水果一般。

  张福德没想到这么舒服,便叫出了声,陶醉在表姊的手技之中,JJ微微勃起五公分,似乎已是极限,无法再胀大。

  表姊拿起装满地上秽物的大号针筒,在张福德眼前晃了晃。

  「自己的东西要自己清理,摁?」在张福德耳垂旁吹气。

  「呜哇?啊啊啊啊啊XXXX啊…」针筒插进了张福德的睾丸,用力的把秽物打入,张福德的阴囊很快便胀满了,皮肤撑得透光,透出一股噁心的土黄色。
  「JJ比刚才大了哟,很舒服吗?」

  张福德的JJ完全充血了,来到七公分,这是他从未看过的长度,不过他已经无暇欣赏了。

  看着拼命忍耐的张福德,表姊褪下黑丝袜,在JJ底部紮了三圈,最后打了个蝴蝶结。

  「你是男孩子,要学会忍耐哦……」

  说罢,给了张福德一个深吻,吻完口水还牵着丝,我大声呜呜叫,表示我的不满与抗议,她只是看着我笑笑。

  「别急,快轮到你了」

  桌上的邻居哥哥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在地上爬着、扭动着来到瓦斯桶旁,想给我们一个惊喜。用嘴开了瓦斯开关,抬头却看到表姊阴冷的表情,近距离凝望着他的眼睛。

  「好玩吗?先生?派对结束啰。」

  雅玲表姊把高跟鞋跟埋入了邻居哥哥的右乳头,狠狠的辗着,邻居哥哥绝望的大吼,乳头受辱,吃痛的大叫着。

  「你这么不老实,又这么吵,得让你好好闭嘴呢……」

  表姊把左手捏紧邻居哥哥的嘴,逼迫他开了一条缝,右手死死拽住他的舌头,硬生生扯成一条直线。

  「没有舌头也不会死的,我会好好喂你,报答你以前用心喂我吃饭」

  表姊右手渐渐使力,邻居哥哥反抗越来越剧烈,喉咙发出乾唁声,跟电视机里一样雄伟的鸡巴,死命的顶住表姊的肚子,像是替他的断肢做出唯一的抵抗。表姊被顶的心烦,右手放开他的舌头,转而拿了餐桌上的一双木筷,奋力插入邻居哥哥的马眼。

  「长这么大,还没被插过吧?舒服不?我倒是很舒服哦」

  他嘴大张,鸡巴吃痛,舌头也伸了出来,表姊没放过这个机会,换了把白银餐刀,胡乱的搅和着他的口腔。大口的鲜血溅在雅玲表姊的白裙上,见他不再反抗,便把他摔回餐桌。

  雅玲表姊在箱子中翻找着,翻出了一根满是倒刺的黝黑阳具,邻

  居哥哥无力的看着她穿上假阳具。

  「呜呼、咳咳咳、呼噜噜」

  邻居哥哥似乎是做最后的辱骂,可惜没人听懂他说了什么。

  「急着让我上你?好吧,今天就放任你一次」

  表姊对准邻居哥哥的肛门,纤腰一挺,直接刺穿了他的直肠。密集的腹部神经释放强烈的疼痛讯号,冲击他的大脑深处。

  「喀喀、哦,哦,呕,噗、呜呜呜、嗑」

  邻居哥哥双眼无神,喉咙里随着表姊的腰部节奏,发出无意义的声响。
  「开始舒服了吗?那我要加速啰……」

  邻居哥哥终於明白什么是撕心裂肺,他仅存的意识一角想着。

  原来这么痛,懊悔着为何自己会看上这婆娘,落到如今的田地,

  鸡鸡再次挺了起来,漏了点褐色尿液。

  「果然很享受嘛,好好记住这个感觉哦,因为你以后没机会了。」

  雅玲表姊运用大腿的力量,使劲跳起,在倒刺塑胶阳具快整根抽出他的肛门时,用全身重力压回直肠,粗糙的倒刺每回都会刮除他的前列腺,每一回,他的眼睛都会翻白,喉咙里发出嘶嘶声,嘴角拖着长长的透明丝线,滴在地上。混着血的前列腺液,被堵在阴茎内,使得它看起来更加狰狞丑陋。

  「政宪,这就是坏孩子的惩罚,你是乖孩子,对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