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我和我的男人】(20)作者:神秘海峰
【我和我的男人】(20)作者:神秘海峰
字数:5674


         第二十章:自我性别的思考

  自从我和楠发生关系以后,我发现我也许找到了一个新的方向,而这个方向是那么的美好。如果按照这个方向走下去,我的生活也许会恢复到一个正常的轨道。但是生活就是这样,在给你一个希望的同时,给你挖一个大大的陷阱,让你永远的沉沦下去。

  我和楠开始频繁的约会,我内心很是纠结。我们在一起逛街,在一期游戏,在一起讨论生活与工作的点点滴滴。我自己觉得也许这就是正常生活的感觉吧。平淡但是幸福。时间过去一个月左右,在这段时间中,我尽量躲避着同事的纠缠。也对暂住在我家里的恶魔撒谎,说加班或出差。总之,我想尽快脱离原来的轨道能够回到正常的生活中。但是只不过在我和楠亲热的时候,我总是存在很强的心理障碍。精神的紧张导致我在那个方面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在性爱过程中,我成功率很低,经常性的不坚挺或不充分,而且早泄。楠总是安慰我,但我知道其实她心里颇有微词。也是,那个女人不喜欢自己的男人坚强如钢呢?我在做那种事的时候,不也希望我身上的男人能狠狠的刺穿我的身体吗?每每想到这里的时候,我总是隐隐的怅然,怅然于即将告别那种攀到巅峰的喷涌而来的性高潮。我在我心里能感觉到那种深藏在潜意识中的不甘。

  这天,当我离开公司,准备闲逛一下淮海路,再找个什么理由不回去的时候,猛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到住了我的去路。那冰冷的目光似乎要吞噬我。

  「你这个月没回来,到哪里去了?」

  「出差了,最近事多,一直在公司加班」我懒得理他,头也不抬,让从他身边绕过去。「扯蛋!走!」男人不由分说,一把拉着我,直接把我按进了已经停在边上的出租车。我刚想挣扎,男人霸道的指着我,等我回去收拾你。我突然愕然了。男人的霸气让我有一种不由得服从的感觉。我一想到回到住处,他会对我做的那些事,我心里开始怦怦直跳,脸上也开始发烧。等回到住处,我假装镇定的走进屋子。直接往床上一躺。我想起楠那视觉和手感都可以说极佳的身体,那动听的呻吟,我不禁有心头荡漾起来。甚至在心里揣摩我一会该如何模拟会感觉更好呢?

  「最近你是不是有了新欢了?被干爽了吧?」一个声音淫贱的在耳边回响「放屁!」
我不屑的说着,准备翻个身不再理他。

  「操,骚货!别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你看看这是什么?」男人一把拉起我,把手里的一摞照片放到我的眼前。

  我迷惑的看了一眼。瞬间石化了。那都是我跟同事做爱的照片,我知道那个家伙拍过这些照片,我以为只是寻找刺激,没想到他居然会打印出来。

  只见照片背面写道「你的宝贝的身体真是太爽了,最近调教得不错,在我这他会爽透的。他说家里有人,但是不想回来。所以我给你写了这张纸条。最近这段时间他属于我了。顺便说一句,他在床上真是太他妈骚了。具体的他回来会告诉你。你希望我射进他身体里吗?」

  「这是什么东西?!」我气愤的大叫!

  「我收到的时候外边一个人都没有了。你他妈的骚货!还跟我犟!」男人恶狠狠的揪住我的头发,左右开弓的扇了我两个耳光。我当时眼冒金星。

  「让我看看你的屁眼被干大了没有!」男人趁我被打得晕头转向的时候,用领带将我的双手反绑了起来。将我头朝下的跪着撅起屁股,一把将我的裤子扒了下来。

  「没松啊?」男人看着奇怪的嘟囔一声,用手抓了一把我的阳具,因为中午和楠偷偷的做爱后我没有清洗,所以楠的下体流出的液体粘接在我的阴毛上,让我的阴毛一
绺一绺的粘在一起。「操你妈!前面的毛怎么那么硬?看来用的是前边吧?你他妈还能用前面呐?!操!」男人使劲的拽我的阴毛,将这些粘在一起的毛生生的撕开。我疼的大叫,但是这个男人充耳不闻。「叫吧,这楼道里还有别人呢,等叫来看我怎么干你!」男人拿过润滑液一下子挤了很多,抹在我的肛门上,手指灵活的收拢着这些润滑液,并开始向我的肛门内挺进。手指在肛门的周边转着圈,然后直捣黄龙。

  「啊~」我从喉咙中发出颤抖的呻吟。疼,但一种熟悉的快感一下子顶到我的喉咙,我没有忍住,从喉咙中将快感散发出来。

  「还是我干的过瘾吧?」男人一边挖我的后边,一边用语言审问我:「你后边很干净,清洗了?还是你最近像我操你一样操的别人么?跟我说说,那个人怎么样?男的女的?你是操的屁股吗?」我紧闭着眼睛,什么都不能回答,因为我现在已经被后面的手指弄的下边硬硬的勃起了。

    「三个手指头了,看来可以了。」男人抽出手指,我像烂泥一样摊在床上。
  「今天我要用安全套了,你知道为什么?因为你就是个烂货!我很爱干净的。」男人站在我的后面,撕开安全套的包装,将安全套套在坚硬的鸡巴上,用脚左右踢了踢我的脚踝,示意我分开腿。然后拢起我的腰,用鸡巴敲打了几下我的肛门。我像触电一样,哆嗦了两下。

    「操,干过了还这么敏感?」男人讥讽的说道。

  我抬起头,长出一口气,刚想说句话。就感觉后边一下子捅了进来,我抬头的时机恰好他操进我的屁眼,我顺势抬头「啊~」的一声。「啪」男人的两只手同时拍打在我丰腴的屁股上,我一个激灵,感觉两条腿的肌肉一紧。后面发出「哦~」的呻吟。「好爽啊~」接着又「啪、啪」两声,我再次收紧肛门。后面的男人猛的超前捅了两下。「够劲,真够劲!」之后男人开始疯狂的、大开大合的方式在我的身体里冲刺。

    啪!

  他的坚硬的鸡巴带动强壮身体,一下一下冲击我的屁股,不全根不足以尽兴的冲击着,并发出的淫糜之声。同时粗壮的气息「呼呼」的像憨牛一样发出。不时的用语言刺激羞辱着我。而我随着他的冲击,撅着由于长期的性生活开发已经越发圆翘的屁股,感受着肉棒的表皮摩擦肛门内部的力道,呻吟声从喉咙里发出,并不时的回应他。

    呼~使劲~加紧了~你让人干了?还是干人了?

    嗯~嗯~轻点~求求你~我好累~

    骚货~会干别人了~干的谁?嗯?男的女的~嗯~嗯~

    轻一点~啊~感觉让你干破了~

  屁~男人放缓速度,我能感到我的脸上发烧,那是因为久违的性快感带来的,好爽啊~我扭动着屁股,似乎想要把男人的鸡巴用肛门使劲的嘬住。男人把他的肉柱子拔了出来,似乎是看看他的鸡巴是不是把我干破了,我感觉肛门一凉。赶紧抱住他,用屁股寻找他滚烫的鸡巴。男人粗暴的一通到底。速度飞快。似乎要把这一个月的欲望全部发泄出来

  「那么多润滑液,破个屁!干你都干透了,现在装处啊?!」我忍受着冲击,不时的回头看着他发红的眼睛和因兴奋而扭曲的脸。我不能告诉他我和楠的事。
  男人一边操一边揉着我的屁股,逐步放缓节奏,然后停了下来。我以为他累了想要舒缓一下,谁知道他扶着我的腰,慢慢抽出阴茎,当只有龟头的前端还没有拔出我的肛门口的时候突然又猛力的插了进去。我被撞的同时,感觉肛门刚刚收缩又被撑开了,刺激的我仰起头「啊~~」的叫了出来。他没有说话,又反复的抽出插入几次,每次都照搬前次。我知道他的心理。突然我觉得我需要一个完美的计划,也许能摆脱那个可恶的同事。

  我抬起并扭转上半身,这样让我的肛门产生挤压,让他插在我身体的阴茎更加刺激,同时抬起一只胳膊半抚摸半支撑的扶住他的脸颊,用感觉阴柔妩媚的强调说:「饶了我吧,我错了。其实是我被灌醉了。被畜生同事给强奸了,他知道我们的事,以此要挟我。我是你的老婆呀。我都让你操成这样了,怎么可能让别人知道?啊~轻点操我~他说要公开我的事,我害怕,我真的害怕。~老公~~消消气,老婆知道错了,老婆满足你~~给我~~」

  他红着眼睛,似乎要把我吃掉一样。又猛力的干了我屁眼两下,气喘吁吁的问:「那你鸡巴上的东西是怎么回事?说~~」我怕我的眼睛露出马脚,又扭过身体,并用手撑住,头低下,闭着眼睛娇声的说:「那是我想你呀~~晚上不好打车了,我想你干我,我自己手淫射的。因为太累了,就没有擦。」说完,我扭动着屁股,以他的鸡巴作为圆心,开始用我的屁股蹭着他的下腹画圆。我这招看来很奏效,他不在说什么而是开始呻吟的享受我屁股带来的愉悦感。

  写到这里,我有点回忆不起来当时他说了什么,其实现在想想他其实并没有相信,只不过没有抓到我的证据,而且我现在判断,当时的他已经沉浸到我的身体带给他的快乐中了。

  他当时趴在我的身上,粗壮的阴茎就在我的肛门里进进出出,包皮摩擦着我的肛门内部的表皮。一下一下的。他人趴在我身上,手也没闲着,探到我的身体前面,抚摸我的因为弯腰又略有松垮的肚子,揉着我因为刺激而坚硬的肉棒。我在他揉我鸡鸡的时候突然想到跟楠做爱时疲软的下体。莫非我真是被操才能坚硬吗?我的念头一闪而过,因为男人顺势而上,又一把一把的揉着我的胸,捏着我的乳头。

  「老公~~啊~~你怎么像玩女人一样啊~~你是不是想女人了?我不够让你爽的吗?啊~~」我迎合的喘着气说道。

  「哼~~我干着你的时候,总感觉你的身体有点tmd 不一样。哼~~老公干的爽不爽~~你说你一个男人,身体为什么肉肉的?总感觉在干个姑娘~~腿抬起来,对~~你的鸡鸡还硬硬的甩着,真他妈刺激。」

  其实我后来才知道,我的母亲在怀着我的时候,打过一种叫「黄体酮」的药,这种药是为了强化雌性激素,稳固胎儿的。但就是因为这种「黄体酮」,让我自身的雌性激素相对于男性来讲有点多,嗯,其实是蛮多的。造就我这种含有较强女性雌激素的男性外形身体。所以我青春期没有长痘痘;所以我的身体像女性一样肉肉的,不很硬朗;所以我的声线偏尖细;所以……干过我的男人都很迷恋我的身体……当然这些是我回家后听我母亲说的。在这个时候,我还不知道。
   「老公~我现在不就是个让你随意操的姑娘么?」我使劲的收紧了我的肛门。
  「操,你就是个骚逼,怎么生成个男的?你要是个女的,早他妈被我干烂了,孩子都不知道怀了几个了!转过来,哥让你先爽了。」

  我知道他说的意思是让我先射了。他总是让我先射,说这样我身体因为射精的时候紧绷着,后边夹着他的鸡巴更爽。而且我射过后,身体软软的,怎么揉捏都更有手感,更有把玩的乐趣。

  我转过身,仰面躺下,他分开我的大腿,再次捅了进来。只不过捅进来之后并没有抽动,而是握住我已经有些微硬的并且开始分泌前列腺液的鸡巴,想揉面一样搓揉起来。这是我从来没体验到的。我的鸡鸡立马挺立起来,我也开始因为刺激而胡言乱语,向前抬起身子,胳膊环绕在他的脖子上,腿被他的胳膊肘压的打开环绕在他的腰间,并用力盘紧。基本上属于半坐姿势。

  「老公~~你太会玩了~~啊~~轻点~~老婆的鸡鸡让你揉得爽死了,以后老公就这么玩我吧~~下边也别停~~操我~~操你的老婆~~你不是总说操的让我怀孕嘛~~那就操我~~」

  「是不是老公插得深啊~~」他用力的揉我的鸡巴,想把它掰断一样。「瞧你的胸和肚子,肉也不少嘛~~爽不爽~~」

  「爽~~老公操的爽~~」我娇声的刺激让他不再冲刺我的肛门,重点开始上下的给我手淫。

  「啊~~啊~~要~~要~~」我浑身紧绷的一阵阵颤抖,我射了,射的还很多,都射在我的胸口和他的手上。

  「真刺激!」他把手上的精液往我的脸上抹。下边开始进一步的撞击我的身体。好像要补偿刚才的缺失。

    「老公,我受不了了。」高潮过后总有不适应性,我发嗲的说道。
  「没事,乖,听老公的,老公会让你舒服的。」他一边说一边放缓进出的速度,慢慢的又开始抚摸我已经疲软的阳具。抬起我的腿,将我的鸡鸡夹在两腿中间,这样他的面前就是我并拢高抬的大腿和大腿根部微微露出来的鸡鸡。

  「玩你这种男人真是棒~~这大屁股,中间还有跟小肉棒,老婆~~你说你是骚货~~快说~~」

  「我是骚货~~我就是你喜欢操的骚货~~」我祈求他赶紧玩完我,好让我喘息一下。

  「原来你说过你妈也可以被我操的,对吧?那我不就是你爸爸了?」他一边干着我,一边继续羞辱我。「叫爸爸~~快~~我看了你们这帮喜欢被操屁眼的不都管操你的人叫爸爸吗?你也叫我~~快~~叫爸爸!」他一只手死死地搂着我两条大腿,另一只手在我的胸前揉来揉去。

  「不要了~~你真变态~~我伺候你~~」我心里真的有些腻味,怎么这么变态。

    「你妈现在多大了?」他分开我的腿,开始用正常姿势操我。

    「今年下半年就46了,该过生日了。」我回答「生你够早的,20岁左右?」

  「对,当时结婚都早~~那个时候虽然在北京,但是是在农村交流学习,据说在我之前流了一个,到怀我的时候,可紧张了~~你怎么好像更硬了。流氓~~」
  
  「看你这样,你妈肯定是个美女,现在肯定风韵犹存~~你爸不在,你妈一个人挺难熬的吧~~真想尝尝老熟女的滋味~~」

  「行~~干我就行了~~我不是也让你干熟了吗?我后边不是比女人更紧、更能让你爽吗~~」

   「你不能怀孕啊~~我现在觉得操你是很爽,但也没个结果~~」

  「什么叫没个结果?你还想要什么结果?我就差给你生孩子了,人家媳妇该干的我是哪样没做了?你要想结个果,找别人去~~」

  「嘿嘿~~先把你操爽了再说。」说完他再次抓住我的鸡巴,开始给我手淫,刚才对话时,已经让我过了不适应期,在被操的时候,已经有些微微挺立,透明液体也开始又往外溢出了。现在被他一刺激,我的鸡鸡再次挺立起来。他又开始飞快的撸动,很快我又射了出来。

  「你都让我射两次了,你还没过瘾啊~~」我已经彻底软软的摊在床上,随他摆弄了。

  「哪有女人挺个鸡巴的?你个小骚货~~屁眼的吸力总这么大,爽死~~现在身子软的跟面团似的~~干死你~~让爸爸来教你以后怎么伺候老公~~」说完,他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这一天他压根就没放我下床,我射了3 次,还有5 次是硬了,有射感但是没精液。后来压根起不来了。而他直接干我4 次,借助道具4 次。到了晚上的时候,
他坐在沙发上,我跨在他的身上,他的鸡巴插在我的肛门里,我们都没有做,但是保持这个姿势休息而已。

  「我们是不是太淫荡了?正常男女在一起也没这样的吧?」我喘着气伏在他的身上。

    「就你这样的,那个男的只要上了你,也停不下来。」

    「你都把我后边干松了~~以后你就爽不了了~~」

  「还松?现在你他妈屁股还吸着我不放呢~~你个骚货,你的屁股我最了解,明天缓一天,后天立马又跟个雏似的紧的要命~~」

    「流氓~~你怎么那么会享受~~我困了……我们睡觉吧」

    「操,几点了?我都睡你八小时了~~」

    「是呀,我下边都硬不起来了。」

    「硬不起来怕什么,你又不用,后边够紧就好~~身上某些部位最好再多点肉~~」

    「讨厌~~」

    「你那个同事,我想办法给他点教训~~唔~~怎么一说这个你夹得更紧了」

    「老公,我想你把套摘下来吧,行吗?」

    我缓缓的开始迷糊了,谁知道我后来会发生更多故事,这些基本上改变我的生活轨迹,甚至让我离开上海。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