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绿奴之路】(08-09)【作者:chaojizhu】
【绿奴之路】(08-09)【作者:chaojizhu】
字数:1337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 第三个人的精液和狗奴

                第一节

  沈哥从那次出差回来之后,空闲时间就比较多了,每个星期固定周末来玩一次,偶尔还会一星期来两次,我跟老婆的性生活频率也由原先的一周一次,变成了两周一次,一方面老婆要应付沈哥那个大鸡巴,另一方面在这种羞辱的情况下,无法跟老婆做爱,还要帮着沈哥操她,也给我带来了很大刺激。

  一天半夜,我们准备睡了,电脑上的QQ响了,看了一下,原来是很久不联系的小洛,他问这个周末晚上有没有空,去他家做客。我跟老婆当然明白「做客」的意思(这一部分是《绿帽之路》里的事情,此文未提及),上次小洛操老婆的时候,就没过瘾,一直念念不忘老婆那对奶子,临走还又吃又摸了半天。最近一直跟沈哥玩,已经小半年没有参加过交换了。老婆说周末沈哥还要过来呢,于是我们就没回信息。不巧的是,到了周五下午,沈哥打电话说周末有事,没法来了。晚上的时候,我们又想起了小洛的邀请,我说要不就去小洛那里,大不了我就去看看,不跟他老婆操。因为我知道老婆不太喜欢交换的原因就是不愿意我操别的女人。老婆说:「去了还能不操?不过我还真有点想念小洛的鸡巴。」说完自己也笑了。

  小洛挺讨人喜欢的,白白净净,嘴也甜,鸡巴虽然不如沈哥那么大,但是比我要稍微大一点点,最主要的是他的鸡巴是往上弯的,插进去能蹭到别人蹭不到的地方。我说:「那你自己去,就说我加班没时间。」「呸,那我不是送上门给人操?」

  老婆笑着捏了我一下,「又不是没操过」我开玩笑的说:「一次也是操,两次也是操。」「那我可真去了啊」老婆看来真有点意动,「去吧去吧,最近不是沈哥就是我,你也换个新鸡巴用用」我逗她说,「去……可以,不过要是去,你今晚可别碰老娘」老婆凶巴巴的跟我说。「为什么啊,你不应该奖励我一下吗?还不让碰」我问,「因为……我要留着干净的逼给小洛」老婆笑着说,她羞辱我是上瘾了……

  周五晚上老婆真没让我碰,周六下午早早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穿着性感的衣服去小洛家了,一直到晚上10点多才回来。在等老婆的过程中,我一直保持兴奋状态,猜测着老婆正在被人用什么姿势干。10点多老婆一进门,脸上红彤彤的,眼睛都能滴得出水来,我问她:「是不是很爽?」她直接说:「快躺下,贱王八,快点快点。」

  说完又加了一句:「躺地下,快!」我自然明白是为什么,赶紧躺在客厅的地下,老婆跨在我头上,我从下面看上去,老婆的超短裙里面什么都没穿,她坐下来的时候才看到,她临走穿的内裤塞进了她逼里。

  「把内裤拉出来」老婆说,我伸手从她逼里拉出内裤,内裤刚出来,就带出了一丝丝的东西,我知道那是精液,紧接着老婆逼里就开始往下流精液,「快舔,贱王八」

  老婆像是蹲着撒尿一样的姿势,低头对我说。我赶紧抬头去舔老婆的逼,用嘴唇包住她的逼,用力吸一下,逼里的精液就顺着流进了我的嘴里,老婆满足的长长的呻吟了一声,说:「真舒服啊。」

  我舔着老婆的逼,吃着她逼里的精液,心里一种很兴奋的感觉,这是我吃过的第二个人的精液了,虽然我尝不出来有什么区别,但是我知道这是小洛的精液,那个白白净净的男人的精液。我脑海里想着就在不久前,小洛那个弯弯的鸡巴插在老婆的逼里,射出来白色的精液,现在就在我的嘴里。一种低贱的感觉在全身蔓延,让我兴奋的失去了任何理智。当我把小洛的精液都吃下去,把老婆的逼舔的干干净净的,老婆满足的站起来,坐到沙发上,似乎浑身都软了。我刚站起来,老婆说:「还没结束呢,贱王八,跪下!」我赶紧跪下去,老婆指着地上的内裤说:「上面的,舔干净。」我拿起地上的内裤,上面还有一大团湿乎乎的东西,时间长了,已经看不出精液原先的白色,看来小洛射了不少。老婆说:「全舔干净,贱王八,这是专门给你带回来的。」

  我很享受这种刺激,赶紧说:「谢谢老婆。」然后用手拿着老婆的内裤,伸出舌头舔内裤上的精液,老婆看着我舔,问我:「好吃吗?」我说:「好吃。」「味道有没有什么不一样?」老婆接着问,我说:「没尝出来,不过这次真的好多。」老婆说道:「当然很多,你吃的是两个人的精液!」我一下愣了……
                第二节

  等我们洗漱好了之后,老婆才躺在床上把晚上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我。原来小洛见我们夫妻没回应,就约了另外一对夫妻活动,这个世界还真是小,小洛约的夫妻就是前文提过的小陈夫妇。原来他们也一直有联系,交换过几次。(通过这件事我也庆幸离开了交换的圈子,因为城市不大,说不定就会碰到熟人。)更巧合的是,周六晚上小洛的妻子,医院里有急诊,被叫去加班了,小陈的妻子提前来了月经。本来是交换之夜,结果只有两个大男人。正在俩人哭笑不得的时候,我老婆去了……

  老婆一看只有两个大男人,也愣了,小洛和小陈却感觉是天上掉馅饼了,两个人正吃着喝着呢,赶紧把老婆劝坐了,等老婆弄明白了情况,已经被拉着推杯换盏的走不了了。其实老婆也没太坚决要走,本来就准备好了去挨操的,只是没想到是两个人而已。小洛和小陈也是不停的恭维老婆,把老婆哄的眉开眼笑的,自然没走成。

  吃饱喝足,好戏就开始了,老婆这段时间被沈哥玩的,也少了很多拘束,比以前放的开,没费吹灰之力,就被小洛和小陈脱了个精光,当老婆C罩杯的奶子一露出来,小洛就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他一直就很喜欢我老婆的奶子,上次交换的时候就爱不释手,也是因为他老婆的奶子太小的原因。当下两个人一个吃奶子,一个舔逼,还没开始操,就把老婆玩出了一个高潮。具体我不在旁边,老婆说的也不详细,就此略过了。

  小陈先操的,压在老婆身上插进去,用传统的体位干老婆。小洛则在旁边玩老婆的奶子,期间还把鸡巴插到老婆嘴里,让老婆给他舔了会鸡巴。小陈操了十几分钟,俩人就换了,小洛去操老婆的逼,小陈则操老婆的嘴。老婆还是第一次被这样操,虽然在沈哥操她的时候,我也偶尔参与,但都是配角,这次两个男人都是主角,尤其是两个人轮着操她,逼里鸡巴不停的换来换去,让她觉得刺激万分,很快就又来了高潮。

  老婆讲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都快忍不住了,鸡巴挺的老高,在老婆的腿上蹭来蹭去的,老婆说我讨厌,让我管好自己的鸡巴,想接着听就乖乖的,我立马不敢乱蹭了,老婆夸我听话,说允许我自己手淫。我知道她今晚肯定不会让我操的,况且她晚上应付了两个男人,下面肯定也操疼了,自己早就做好了手淫的准备,于是自己套弄着鸡巴,继续听老婆说。

  第二个高潮过后,老婆累坏了,叫了暂停,要休息一下。两个男人躺在老婆左右,这个摸摸这里那个摸摸那里,把老婆摸的浑身痒痒,小洛提议玩个游戏,把老婆眼睛蒙起来,他跟小陈轮流把鸡巴插进老婆逼里,如果老婆能猜对是谁的鸡巴,就让老婆休息1分钟,如果猜错了,就操一分钟。当下小陈就同意了,不顾老婆的反对,把老婆眼睛蒙上玩了起来,十次里面倒有八次猜错了,本来是要休息的,结果反而被多操了。

  游戏玩了没多久,又把老婆的性欲玩起来了,当下三个人又开始操,这次就不跟刚才一样,三个人各种姿势换着操,老婆跪在床上,一个从面操逼,一个从前面操嘴,又或是一个给她撑开腿,另外一个操,操一会换过来。把老婆送上了一个高潮才又暂时休战。

  老婆讲述的过程中,好几次我都差点射出来,这种情形以前只出现在我的幻想里,没想到无意之间成了现实,老婆自己说的也兴奋了,手都摸在逼上了,还扒开逼给我看,对我说:「老公,两个鸡巴操过的」,把我刺激的差点就出来。
  第三场则是在客厅进行的,老婆说她要去卫生间,都是挂在小陈身上去的,鸡巴还插在逼里,等从卫生间出来,还没回房间,就被小陈在客厅里等着操了,小洛也从卧室出来,两个人就在客厅里操老婆,小陈最坏,想要插屁眼,老婆拒绝了。其实老婆屁眼能插,但是没清洁过她是不允许的,所以坚决拒绝了,为这个小陈狠狠的操了老婆几十下,把她送上了一个高潮,小陈也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一个没忍住就射了,小陈鸡巴拔出来,小洛接着插进去,有了精液的逼就是舒服,小洛也没坚持多久,几十下也射了,以前跟他们都交换过,彼此知根知底,所以老婆也放心让他们射进去。

  俩人都射完,老婆赶紧穿好衣服回家,走出门外,就把内裤脱下来塞进逼里堵住精液,就是为了回来羞辱我,她都有点虐夫癖了。

  老婆说完,把我们俩都兴奋的不行,我们俩用惯用的姿势,我坐在床尾凳上手淫,老婆则躺在床上分开腿,逼对着我,自己摸逼。我一边手淫一边跟她说:「老婆你现在真像个婊子。」老婆淫荡的回答我:「我就是婊子,刚被两个鸡巴操过的婊子,怎么了?」,「骚货」我狠狠的说道,手上不由的加快了速度,「就是骚货,骚货也不让你操,你个贱王八」老婆也不甘示弱,兴奋的说。「被人轮奸的骚货」我又接着对她说,「我喜欢被人轮奸,我是贱逼」老婆大叫:「谁操我都行,就不给你这个贱王八操,你就是只狗,吃精液的狗」我一下像爆照了一样,边射边喊:「我就是一只狗,你就是我的女主人」射了出来……
                第三节

  当晚很奇怪,我失眠了,可能是太兴奋了。老婆在我射完之后马上也高潮了,她真累坏了,没顾得上清理就睡着了。我脑子里一直浮现出老婆说的场景来,性欲也慢慢恢复,鸡巴硬起来但是不敢摸,因为老婆严禁我未经允许就手淫,这也是她的一大乐趣。说实话最后她说我是一只狗,把我刺激到了,长久以来的绿奴情结,加上近半年多跟沈哥的绿奴游戏,让我越陷越深,难以自拔。我睡不着,起来偷偷开了电脑,查阅了一下越来很多绿奴都做过狗,严重着甚至被拴着,看着各种描述,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种感觉。

  一直到早上四五点钟,我才睡着,一下睡死过去了。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敲门,老婆推了我两下,大概看我没反应,就起来去开门了。我就又睡着了。还做了春梦,梦见老婆一直在低声的叫床,似乎在被人操。慢慢的觉得声音越来越清晰,还伴随肉体啪啪的撞击声,我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发现不是做梦,老婆全身光着,弯着腰,手撑着床尾凳,后面是沈哥抱着她的屁股操在抽插。我还没完全清醒,撑着身子想抬起头看清楚一些,我一动老婆听到声音了,转头看了看我,嘴里断断续续的说:「老公,啊,你,啊,醒了,啊」,沈哥也跟我打了个招呼:「小赵醒了。」老婆回头埋怨的跟沈哥说:「让你在客厅你不听,非要在这里,看把我老公吵醒了吧。」沈哥狠狠的撞击了一下:「谁是你老公?」,老婆被插的大叫了一声,连忙求饶:「老公我错了,你才是我老公,是贱王八醒了。」沈哥满意的从后面拉着老婆的长发,啪啪的快操了起来,瞬间老婆的叫床声就大了。

  我本来昨晚就一直很兴奋,刚才以为自己做春梦的时候,鸡巴就硬了,现在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呢,就看到这么刺激的一幕,整个人从迷糊的状态很快就变成了兴奋的状态。从昨晚老婆叫我狗开始,我一直在绿奴的状态,兴奋起来之后,我大胆的问:「要帮忙吗?」老婆风情万种的瞄了我一眼,回头说:「老公啊,让老婆休息一下好不好,你都操了这么长时间了,累死老婆了。」沈哥哈哈一笑,说行啊,休息一下。

  说着就要拔出鸡巴,老婆手往后抱住沈哥的屁股,拦住了沈哥,转头对我说:「贱王八,过来,给我老公含住鸡巴。」说完朝我眨了眨眼,满脸的淫荡和羞辱我的得意,我说:「好。」就爬起来到他们身边。按照以往我就直接过去,不说话,我脸皮有点薄的原因,有点点不好意思。但是这次是受到昨晚的刺激,很渴望,也很坦然的把自己放在了绿奴的角色上。

  我来到他们旁边,老婆本来是站着弯腰扶着床尾凳的,她慢慢直起身子,沈哥的鸡巴足够长,所以就算是完全站立起来,仍然插在老婆逼里,老婆完全站起来后,跟我说:「过来啊,贱王八,隔那么远怎么含我老公的鸡巴。」我赶紧过去移开床尾凳,蹲下来,看到沈哥那根又粗又长的鸡巴正被老婆的逼夹的紧紧的,露在外面的部分湿漉漉的,肯定都是老婆的逼水。

  「跪下,别蹲着。」老婆命令道,「贱王八,一点规矩都没有,做一只狗都不配」,我连忙跪下,不假思索的说:「对不起,女主人,我错了。」当时的心态,已经完全被老婆一句做狗都不配给刺激的失去了任何理智,丝毫没顾忌自己的脸面,就把话说出来了。

  「哦?现在是狗了?」沈哥的声音传来,老婆甜甜的回答:「是啊老公,贱王八现在是老婆的一只狗,我是女主人,你就是男主人。」沈哥嘿嘿一笑:「有意思,你们俩真会玩。」「老公你看啊,很听话的」老婆说道,「贱王八,不对,是贱狗,嘴张开,吃男主人的鸡巴」,我张开嘴,放在老婆逼下面,「贱狗,笨死了,舔上来」

  老婆又说,我赶紧嘴贴在老婆逼上,舌头伸出来舔着沈哥鸡巴插进去的阴道口,老婆一颠脚尖,顺势侧着往床上一倒,鸡巴就从逼里出来,直接到了我的嘴里。

  湿漉漉的大鸡巴到了嘴里,有种充实的感觉,我熟练的含着舔了起来,混合着老婆淫水的骚味,比春药还让我兴奋。沈哥刚才显然操的很爽,这会抓着我的头发,屁股也前后动,主动用鸡巴插我的嘴。他操的舒服了,就顾不上我了,好几下插的好深,弄的我有点恶心,老婆在旁边看到我难受的表情了,对沈哥说:「老公你慢点插,这个贱狗还没学会做深喉。」顺手拍了我的脑袋一下:「笨狗,看我的。」说罢,老婆仰面躺在床上,头顺着床沿耷拉下来,嘴里说着:「老公来。」沈哥便把鸡巴从我嘴里拔出去,插到旁边老婆的嘴里了。

                第四节

  我看着沈哥的鸡巴进入老婆嘴里,慢慢往里插,由于老婆头的角度正好,沈哥的鸡巴顺利的插进去了大半,我能看到老婆的喉咙那里稍微凸起一块,我知道那是沈哥的龟头。但即便如此,面对这么大的鸡巴,老婆也不能完全含进去,只能含住多大半,还是有一部分露在外面。

  沈哥大概也知道这样不容易,所以插的很慢,一点点的抽动。插了没几下,老婆摆手,沈哥就把鸡巴拔出来了。老婆起来抽了两张纸,吐了口水。对沈哥说:「不行,鸡巴太大了,还是让贱狗多练练,以后让他给你吃吧。」沈哥说:「好,你们俩谁吃都行。」老婆说:「老公你躺下,我在上面,我要让贱狗给我舔屁眼。」沈哥便躺在床上,大鸡巴直愣愣的立着,老婆趴在他身上,回头对我说:「贱狗,帮我把鸡巴插进去,然后舔屁眼。」说罢便低头跟沈哥接吻去了。

  我爬上床,跪在他们旁边,用手握着沈哥的鸡巴往老婆逼上塞,龟头抵在老婆逼上,老婆便往下一坐,整个鸡巴顺利的插了进去,把老婆的逼撑的很大。鸡巴进去之后,老婆便开始晃着屁股操逼,我便趴在她晃动的屁股上,给她舔屁眼。由于晃来晃去的,屁眼很不好找,舌头只能在上面来回蹭,但是每次舔到屁眼,老婆浑身就打颤,应该是非常的爽。我眼睛的余光,可以看到沈哥的鸡巴在老婆逼里进出,翻出一些白浆,鼻尖是那种骚骚的腥味。就这样操了一会,老婆和沈哥的嘴都没分开过,但是老婆呜呜的声音越来越大,终于在几分钟后浑身抽搐着来了高潮。

  高潮后的老婆无力的趴在了沈哥身上,呼呼的穿着粗气,沈哥手从下面伸上来,抱住老婆的屁股,要继续抽插,被老婆制止住了,老婆说:「好老公,让我休息一下,不行了,累死我了。」沈哥停止了动作,跟她说:「怎么这次这么快,还不经操,一个高潮就不行了。」「昨天晚上来了好几次……」刚说到这里,老婆意识到失言了,赶紧打住了话,不过沈哥还是听出猫腻来了,「昨天晚上?」沈哥说:「昨天晚上跟小赵操了?未经我的允许你就跟他操?」「不是不是」老婆赶紧解释:「我自己用手来的,不信你问贱狗。」说罢回头对我说:「贱狗,昨晚是不是我用手自己来的?」

  我赶紧说:「是的是的」,说实话,我也吓一跳,这事可不能让沈哥知道,虽然目前是这么种关系,但是我还是希望尽量多点隐私。「用手还能来好几次,你这是饥渴成什么样了」沈哥笑道,「讨厌」老婆打了他一下:「你说不来了,又不允许我跟这只狗操,那人家只能自己解决了,这一周人家都没跟这只狗操过,可不是憋坏了。」老婆真是太机智了,我心里默默的想……

  沈哥的手一直放在老婆屁股上,这时候他扒开了老婆的屁股,跟我说:「小赵……

  哦,不是,贱狗,接着舔「我听了一阵刺激,赶紧又趴下来,继续给老婆舔屁眼。两个人都没动,我可以很方便的给老婆舔,不一会老婆的屁股就又开始扭动起来,沈哥便抓着她的屁股,开始一下一下顶着操,这样我又没办法好好舔屁眼了,只能偶尔舔一下。沈哥这次没有一直很用力的操,而是不断的换着频率和速度,把老婆操的是神魂颠倒的,叫声大的恐怕楼道都能听到了。操的兴起,老婆头也没回,嘴里喊着:」王八,贱狗,把手指插屁眼里去!「我赶忙把手指放在嘴里沾了点口水,顺着老婆的屁眼就插了进去,老婆兴奋的嗷嗷直叫。沈哥一边操着,一边气喘吁吁的说:」让他把鸡巴插进去不更爽?「老婆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不停的摇头。我知道老婆在这个方面有点小洁癖,屁眼不清洁,是绝对不让鸡巴插进去的。就算是现在兴奋的要死,也坚决不行。

  在沈哥的鸡巴和我的手指一起插的情况下,老婆很快又来了高潮,但是沈哥并没有停下,反而加快了速度,我和老婆都知道他可能要射了,终于在快速的冲刺了几十下后,沈哥大叫一声射了出来,伴随着最后的冲刺,已经射出来的精液被鸡巴带了出来,白白的顺着老婆的逼口和沈哥的鸡巴往下流。

  沈哥射完之后,两个人抱着休息,我则在旁边等着。终于等到老婆把气喘匀了,回头跟我说:「贱狗,过来收拾了。」说罢屁股向上抬起,从沈哥的鸡巴上脱离开来,因为逼口是朝下的,伴随着鸡巴的抽出,逼口一大团精液掉下来,掉在沈哥的龟头上,又顺着龟头往下流。老婆顺势倒在沈哥旁边,说:「先给男主人收拾,再给我收拾。」

  说罢扭过头,跟沈哥又亲在了一起。

  我爬过去,把沈哥沾满精液的鸡巴先舔了一边,溅落在四周的精液也舔干净了,再把他的龟头含进嘴里轻轻吸,边用手套弄。不得不说,进入了一种绿奴的状态之后,我做这个越来越得心应手,每次不但老婆的逼舔的很干净,沈哥的鸡巴我一样知道怎么舔能把精液全舔干净。甚至自己就明白,他射完的鸡巴里还有一点精液,要用手套弄一下,再吸一下才能全出来。实话实说,能贱到这份上,也真是个完完全全的绿奴了。

  收拾完沈哥的鸡巴,我又趴到老婆的腿间,老婆自然的把腿分开,逼大开着,因为先给沈哥收拾的,老婆逼里的精液已经开始往外流了,我不得不用力趴下去,才能把舌头从下面舔上来,把流到臀缝里的精液都舔干净,但即便是这样,也有一些落在床单上了。按照我们的游戏要求,我的手现在是不能碰老婆逼的,所以只能用力把舌头伸长,去舔她逼里的精液和淫水。老婆可能觉得我没舔干净,一边跟沈哥亲着,一边自己用一只手把逼打开,好方便我舔。

  等我清理完,两个人也休息的差不多了。沈哥说出去办点事,中午再过来,一起吃饭。其实是不是真的有事,也不一定。主要是他要离开一会,等他再回来,我们各自的角色就会恢复正常。这种事情,一开始的时候是最刺激的,我们可能能在各自的角色里玩一整天,但是时间久了,很多时候只是在操的时候各自扮演各自的角色,但本身又是交情比较好的朋友,总不能一直保持这种游戏的状态,所以就需要他暂时离开一会,等回来了,就各自脱离游戏的状态,该聊什么聊什么。

             第九章狗奴的功课

              第一节成为狗奴

  有了一次狗奴的经历,我跟老婆突然对这个特别感兴趣起来,于是上网搜索了一下这方面的信息,感谢那时候有谷歌,不费吹灰之力,找到很多这方面的资料。

  不看不知道,原来有非常多的绿奴最后都成为狗奴,竟然还有很多器具,完全犬化。

  看了很多绿奴做狗奴的心得,我们两个也不由心痒痒起来。我本身就有那种绿奴的奴性,而老婆感兴趣的则是又有了羞辱我的新途径,就像小孩子看到一个新鲜玩具一样,不由的跃跃欲试,很快就从某宝上订购了一些器具回家,买的还相当全,甚至连狗盆都给我买了,我有点哭笑不得……

  在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开始做些尝试,但是并不是很理想,因为状态达不到。
  状态到了的时候,老婆又正好跟沈哥操的正爽,不方便进行调教。所以就一直耽误了下来。

  直到一次沈哥外派,一个多月才能回来,但是只留给老婆跟我操两次的名额。
  一个多星期老婆就全用完了,后面的时间就熬不住了,但是即使如此,她也不跟我操,转而去找小洛了。小洛运气不错,加上他老婆,来了个一王二后,但毕竟精力有限,老婆被弄了个不上不下,夹着精液回来之后,欲望还没得到满足,便以羞辱我为乐。回到家裙子都没脱,卷到腰上,张开腿坐在沙发上给我看逼。老婆让我跪在地上,头趴在她逼上,但是不让我舔,只让我看和闻味道。说我的样子很像条狗,便又有了兴致,去找出买来东西,穿戴好护膝、栓好狗链,戴好带锁的贞操带,塞好口塞。就是狗尾巴的后庭塞没办法用,我没有做过这方面的训练,那东西对我来说太大,只好做罢。但是老婆饶有兴趣的让我给她清洁了屁眼,把狗尾巴插到她屁眼里了。老婆正在兴头上,狗尾巴插进去后,更加兴奋了,牵着我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最后又让我摘掉口塞,跪着给她舔干净了逼,自己再用手来了个高潮后,才心满意足的去睡了。

  从这次后,我们便不断的尝试,经过几次磨合,发现根本不用带护膝,因为要么就是在床上,卧室和客厅里都有厚厚的地毯,口塞带着也不舒服,还会一直流口水,至于完全犬化,我们觉得并不适合我们的情况,所以最后就只保留了狗链和肛塞。虽然肛塞我用不了,但是老婆一直没放弃想让我带上它,于是我们打赌,如果哪天老婆逼里有三个人的精液,我就带肛塞,当然也只是开玩笑。
  紧接着老婆来了例假,她在例假期性欲特别高,但是不能碰,就以羞辱我为发泄了。每天晚上回来吃晚饭,稍作休息和收拾,就要把我拴起来,在客厅里遛狗,让我给她舔脚,舔奶子,弄的她每个晚上都抓心挠肝的难受,我也在这段时间里越来越接受和喜欢一种类似狗奴的方式,但我们这种方式肯定不是网上那种绝对的狗奴。

  例假结束那的天,老婆就迫不及待约了小洛,晚上一下班便跟他去开房操了一场,半夜一点才回来,小洛也是拼了老命,把老婆操的舒舒服服的。我是半夜被老婆拉起来收拾她的逼的……这次之所以去开房操,一个是因为上次小洛一王二后,没办法满足老婆,另外一个是跟小洛的关系没到那个程度,所以我们不想让他来家里,让我伺候他们,另外老婆也想要点新鲜感,所以就去开房了。但是那次我们都不知道,老婆跟小洛开房的时候,被另外一个人看到,现在还不到介绍他的时候,我们以后再说。

                第二节

               隐藏的狗奴

  到了一个月,沈哥还没回来,说估计还要一个月,这下把老婆憋坏了,在电话了软磨硬泡,手淫给沈哥听了一次,才又要了两次跟我操的机会。自然又是一个星期就全完了。剩下的时间,老婆又打起了小洛的主意,但是我跟她说,不能跟小洛走的太近,毕竟他有个圈子,交换的圈子,这个圈子太小了,说不定就谁跟谁认识,上次小陈的事情就是个证明。老婆也觉得我说的有道理,于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我们两个继续以手淫的方式解决性欲。

  一天老婆下班后告诉我,陈康联系他了,说后天来我们的城市出差,问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对于我这个本家,他也算是我的前辈,毕竟我从人家手里接管的我老婆,我对他印象还挺好,几次打交道发现他还是个挺有意思的人,不是那么有心计,也挺实在的。按理说他应该对我很有意见,但是每次见面还是客客气气的。

  我跟老婆说你去吃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老情人聚会了,老婆捏我。当天晚上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晚上,老婆又有点发骚,拉着我手淫,说着骚话。我突然就想起陈康来,一边套弄鸡巴一边跟老婆说:「明天你的老情人就来了,还记得他的鸡巴什么样吗?」「哦……记得,当然记得,大鸡巴」老婆边摸着逼边淫荡的说着:「他的鸡巴好粗,每次都把你老婆的逼撑开的很大。」「怪不得我第一次操你,你都没高潮,原来是被他的粗鸡巴把逼撑大了」我兴奋的说道。「对啊,他的鸡巴把我的逼撑大了,你的鸡巴太小,不爽」老婆也被刺激的非常兴奋:「那时候他天天都操我,家里没人的时候操,在学校操场上操,还在公园里操,爽死了!」「高中的时候老婆就这么骚了,真是个天生的骚货」我狠狠的套弄着鸡巴对她说:「想他的鸡巴吗?」老婆大声说:「想,好想,大鸡巴,我要陈康的大鸡巴」「那明天他来了,正好让他操你」我一阵的兴奋,老婆一下被刺激到了,大喊着:「要陈康操我,操死我,鸡巴鸡巴!」边喊着边来了高潮,我也被她刺激的射了出来。

  等给她收拾完逼,我们躺在床上,我问老婆:「你真的想陈康的鸡巴吗?」老婆捏了我一下,扭扭捏捏的说:「讨厌,人家本来没想,被你刚才一说,才真想了。」

  「那明天……」我坏坏的摸着老婆的奶子,老婆打开我的手,突然问我:「几个了?」,我想了想:「加上沈哥是六个。」老婆想了想,说:「是六个,如果加陈康,就算七个。」我说:「陈康不算,那是我们认识以前的,我们要从婚后开始算。」「那明天我就让它变成七个」老婆哈哈大笑着说。

  第二天下午,老婆打电话给我,笑嘻嘻的说:「我要去跟陈康吃饭,晚上你准备好哦……」。我说:「明白,卖力点哦。」老婆笑骂道:「要死了你,挂了。」
  晚上九点不到,老婆就回来了,一开门,我奇怪的问她,这么快?老婆笑嘻嘻的说:「时间紧,办事效率要高嘛。」我说那我检查一下成果吧,说罢就去脱老婆裤子,老婆任我脱下她的裤子和内裤,结果干干净净的,看着我一脸的惊奇,老婆乐的哈哈大笑:「傻瓜,什么事都没有,不过既然你都脱下来了,就舔一舔吧」说罢按着我的头到她的逼上,让我给她舔了一会。原来俩人什么事都没干,就吃了饭,聊了一会天。

  晚上躺在床上后,我问老婆怎么改主意了,老婆说本来也没打算跟陈康干点什么,就是逗我玩。她说,玩了这些,其实她可以接受跟一个陌生的人做,但是不愿意跟陈康再发生这些,因为他不一样,他是前男友,怕我心里不舒服。我知道她怕我乱想,我跟她说:「我相信我们的感情,也相信你!如果不相信,也绝对不会来玩这个的。」老婆问我:「你是不是真的想让我跟他做?」我说:「我不会要求你跟谁做,你想跟谁,就跟谁,我们还有三个名额,这三个名额都由你支配。」老婆看起来有点意动,毕竟也是憋了这么长时间了,又得到了我的支持,终于她跟我说:「跟陈康做可以,但是我有个要求。」「什么要求?」我问她,「你得在旁边,还得伺候我们」老婆得意的瞟了我一眼,我大吃一惊:「我可不想我这个嗜好被陈康知道!」「如果……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呢?」老婆狡猾的笑道。

                第三节

              隐藏的狗奴2

  老婆跟我说,她打算把陈康约到家里来吃饭,陈康酒量很差,把他灌醉,等他昏睡的时候,再进行我们的游戏。我问陈康醉了还能硬起来吗,老婆扭捏的说:「他醉了更厉害……」我说看来你试过啊,老婆得意的说:「何止试过,跟他恋爱那会还经常试呢,每次他喝醉了,都能把你老婆操个半死,嘻嘻。」

  第二天,老婆便约了陈康来家里吃饭,按照我们的计划,老婆跟他说,我出差了,等陈康醉的不省人事了,我再回家。下午下班,我就没回去,跟同事老秦去茶庄喝茶。到了八点多的时候,老婆发信息过来,让我回去,说得手了……
  等我回去的时候,便看到陈康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老婆一脸得意的样子,说:「轻松搞定,我喝一两,给他灌了半斤。」我擦了擦冷汗:「你下手可真黑…

  他不会吐吧「」不会,从没见他喝完酒吐过,放心「老婆胸有成竹的说:」咱们把他搬床上去「,我说不行:」明天他要醒了,发现自己在床上,你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搬得动他。「老婆直夸我聪明,我们俩就把茶几搬开,把陈康弄到客厅地毯上。

  老婆突然说:「这是个好机会。」说罢把狗链找出来了,让我跪下,脱光了给我栓上狗链。我担心的问:「他不会突然醒了吧?」老婆说绝对不会:「酒里还有半片安定呢。」我一脸的冷汗,瞬间对老婆佩服的五体投地……

  一切收拾妥当,老婆便把自己脱的光光的,命令我去给陈康脱裤子,我自然听话,把陈康的裤子和内裤都给褪到膝盖以下,老婆说:「贱狗,我现在给陈康吃鸡巴,你给我舔逼。」说罢以69的方式,趴在陈康身上,熟练的把鸡巴含进嘴里了。

  她的屁股正好在陈康的头上,翘的高高的,我便趴在老婆屁股后面,费力的给她舔逼,老婆的逼已经开始流水了,舌头舔上去就有一种骚骚的味道,客厅里除了老婆吃鸡巴的声音,就是我舔逼的声音,偶尔还有老婆舒服的哼哼声。这样舔了一会,陈康虽然没有意识,但是他的鸡巴在刺激下,作出本能的勃起,从我的角度虽然看不到,能听到鸡巴从老婆嘴里出来的那种声音。

  舔了一会,老婆吐出鸡巴跟我说:「贱狗,去拿张湿巾来。」我乖乖拿了一包湿巾过来,「把他的手指擦干净」老婆继续命令道。我擦了三张湿巾,把陈康的右手手指擦干净。老婆坐到一旁,拿起陈康的手指,说:「看着,贱狗。」说罢,把陈康的两根手指慢慢的塞进逼里去了,塞完自己舒服的长舒了一口气。对我说:「想不想尝尝我前男友的鸡巴?」,我点点头,老婆说:「想吃就叫一声。」我趴在地上,汪汪的学着狗叫了两声,老婆满意的点点头:「去吃吧。」

  陈康的鸡巴确实很粗,长度跟我差不多,但是比我的粗,跟沈哥还是没法比,他的鸡巴是那种上下一样粗的,不像我和沈哥的鸡巴,都是前面粗一点,鸡巴根那里细一点。我爬过去,先用舌头舔了一下,上面都是老婆的口水,舔了几下之后,从龟头开始往嘴里含。这是我吃过的第二个人的鸡巴,味道上没什么区别,都是略微的腥味和骚味,但是心里刺激上不一样,因为这个鸡巴是陈康的,老婆的前男友的。我的鸡巴涨的老高,直挺挺的,心里的奴性一下完全爆发出来,熟练的舔着这个鸡巴,老婆则在旁边边看我舔,边自己拿着陈康的手指插自己的逼,整个场面非常非常的淫荡。

                第四节

              隐藏的狗奴3

  不一会老婆已经舒服的不行了,欲火上来了,起身拉着狗链,把我栓在了旁边的次卧门把上,对我说:「贱狗跪在这里,你老婆要去操逼了。你看着,不许动」,说完回到陈康旁边,陈康睡的真是死死的,我们这么折腾,他一点反应也没有,还打起了小呼噜。老婆走过去,跨在陈康身上,自己用手握着陈康的鸡巴,慢慢做了下去,一直到整个鸡巴都进到逼里,老婆长长的呻吟了一声,说了句:「哦……鸡巴,还是这个鸡巴。」

  我跪在次卧门口,看着老婆坐在陈康身上,陈康只有裤子褪下来,而老婆一丝不挂,在他身上慢慢的晃着屁股,一下一下磨着,舒服的自己揉着自己的奶子,脸上也是一副淫荡的表情,看的我欲火焚身,但是不敢动,更不敢摸。一会老婆就不行了,动作幅度也开始变大,爽的已经开始叫床了,我真怕她把陈康给弄醒。老婆操弄了一会,看到我才像突然想起来一样,说:「贱狗,好看吗?」我赶紧说:「好看,主人。」「贱狗只能看,看你老婆操逼」老婆淫荡的对我说:「这可是你老婆的前男友,在你操我之前,他就把我操的欲仙欲死了」,我被老婆刺激的非常兴奋,身子都有点抖了,老婆突然站起来,走到我旁边,把我的头按在她逼上,「快舔舔,尝尝味道好不好」老婆说。我被她使劲按在逼上,嘴对着逼,老婆的淫水都弄到大腿根上了,我给她用舌头舔了几下,老婆便又回到陈康身上,继续用他的鸡巴操逼。如此的反复几次,老婆便快到了高潮的边缘,她大概不想那么快来高潮,便拔出鸡巴,牵着我到陈康旁边,说:「贱狗,吃他的鸡巴」,说罢自己做到沙发上,用手摸着逼,看我吃鸡巴。

  陈康的鸡巴上到处都是逼水,骚骚的,吃起来非常的滑,他的鸡巴在我嘴里进进出出,老婆看的非常满意,她很喜欢看我这副贱样,命令着我换着花样舔鸡巴,舔一会鸡巴,再给她舔一会逼,玩的不亦乐乎。终于弄的老婆忍受不住了,让我扶着陈康的鸡巴,给她插进逼里去,开始冲刺高潮,来回弄了几分钟,她身体往后仰着,让我去舔她正在挨操的逼,因为姿势的原因,舔到的时候不多,偶尔能舔到阴蒂,大多数时候都舔到鸡巴上去了。但是还是把老婆刺激的不行,没一会就大叫着高潮了。

  来来回回操了差不多接近半个小时,但是陈康还是没射,看来老婆说的对,他喝了酒反而更厉害。老婆稍微休息了一下,便又开始了第二场,这次只用来几分钟,在她还没来第二个高潮的时候,陈康射了。老婆差一点点来高潮,所以顾不上游戏规则了,大声说:「贱狗躺下。」我赶紧躺在地毯上,老婆从陈康身上下来,直接坐我身上,鸡巴进去的时候,滑的不得了,里面都是陈康的精液,把老婆也刺激的不行,三两下,顺利的高潮了。

  高潮结束后,老婆无力的靠在沙发上,说:「收拾」,我赶紧起身,跪在沙发旁边,给老婆舔逼,精液很浓,看来陈康很久没做过了,一团一团的,从老婆逼里吸出来,滑溜溜的在嘴里。老婆软绵绵的随便我舔着,嘴里还舒服的哼哼着,等我舔完她的逼,老婆指了指陈康的鸡巴:「舔干净」,不用她说,我也知道,赶紧趴下去,去吃陈康鸡巴上的精液,老婆在旁边说:「真贱,贱王八,你吃的是谁的精液?」我说:「是老婆前男友的精液。」「好吃不好吃」老婆说,「好吃」我回答道。「给他舔干净一点,没用的贱狗」老婆骂着说。我顿时刺激的头晕,卖力的给陈康把鸡巴舔了个干净。

  休息之后,我们把陈康的裤子给穿上。又给他盖了个毯子。第二天怎么骗他就不提了。老婆大概怕我多想,跟陈康操完之后,晚上临睡,特别腻歪的钻在我的怀里不停的说爱我,竟然还破例,放弃了很久以来的游戏规则,单纯的作为一个妻子,身上三个洞,都让我插了一遍,最后给我口交让我射在了她的嘴里。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