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其它小说  »  【小孩子的遊戲】作者:NoReality
【小孩子的遊戲】作者:NoReality
字数:45672


    為了省事,故事的背景直接使用了《錦馨中學裡的後宮》裡的設定,我好像挺中意那個世界的背景設定。

  不過您也可以把故事背景換成其他小說的,畢竟這些小說都大同小異,都是因為某些原因,讓整個世界的男女比例失調,最後使得女性自願榮自己的性命讓男人消遣。

  好了,下面是正文:

  今天是我爸爸的生日,同時,也是我變成大人的日子。

  簡單地說,我爸爸是個有錢人。

  要說得詳細一點的話,就是他佔有一家跨國飛機製造公司的62% 的股份。
  這家公司同時也生產火箭發動機、飛船、空間站上使用的各種設備,另外,公司也生產高檔跑車、賽車。

  至於爸爸的收入嘛,我就不清楚了,但是我知道,他每月需要繳納90% 的個人所得稅,只有月收入達到天文數字的人,才會繳納這麼高的個人所得稅。
  我家很寬敞,不過爸爸的房子更寬敞,或者說已經不能用寬敞形容了,只能用巨型來形容,這棟房子除了用來居住以外,還經常用來舉行各種商業活動,這裡幾乎就是爸爸的王宮.

  大廳裡大概有不到一千人,其中有超過500人都是和我有血緣關係的姐姐妹妹,她們當中有些是爸爸的妻子生下的,有些是情人的孩子,還有一些是沒有名分的女人懷上的。

  「誒?你看,咱們的弟弟來了。」

  我剛剛踏入大廳,我的姐姐妹妹們就都圍上來,其中的絕大部分,我都叫不出名字。

  「快點讓姐姐看看,一年沒見,你長高了不少呀。」

  「把嘴巴張開,姐姐這裡有巧克力。」

  「哥哥,哥哥。你看看我的新裙子好不好看。」

  我的這些姐妹拉著我說這說那的,嘰嘰喳喳吵個不停,吵得我頭都大了,最後我為了躲她們,跑到隔壁的一間小一點的大廳裡,這裡有女僕把守,女僕把我的姐妹都擋在了門外,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我卻可以暢通無阻。

  這間大廳裡大概有一百多人,都是成年人,我這個小孩在人群當中,顯得很扎眼。

  「這個小孩是誰呀?」

  「你不知道嗎?他是史先生家的二公子。」

  「哦,我記得他叫史傑,對吧?」

  「小弟弟,你知道量子雷達和離子雷達哪個更有前途嗎?」

  「啊?我不知道。」

  這個男人有毛病吧?為什麼沒頭沒腦地問我這個問題.

  「小弟弟,叔叔不騙你,不管別人怎麼說,量子雷達才是未來的趨勢。如果有人問你,你喜歡哪種雷達,你就回答是量子雷達. 對了,你喜歡故事書嗎?叔叔送給你一本故事書。」

  那個腦子有問題的男人塞給我一本小冊子,上面寫著《離子雷達的安全隱患》
  這真的是故事書嗎?

  旁邊一個男人問他:「你真高明,不過這麼做的成功率到底有多高?」
  那個男人回答:「就算是只有萬分之一的成功率,我也要試試。」

  旁邊又過來一個阿姨:「小弟弟,你願意和叔叔合個影嗎?」

  得到我的許可之後,那個阿姨和我一起照了一張像,然後那個阿姨就高興得不得了。

  這時候又有幾個叔叔舉著相機,非要給我拍照:「小弟弟,能不能也讓我給你拍張照片?擺好姿勢,沒錯,就這樣,好,把手攤開,對。來,拿著這盒餅乾拍一張照片。對,現在舉著這部手機,很好,太漂亮了。你把這塊手錶帶上,好,很好。舉著這張會員卡,好,看鏡頭看鏡頭. 」

  「你們幾個,圍著我的兒子幹什麼呢?」

  說話的是我的爸爸,我哥哥就站在他的旁邊。

  怪不得我找便了整個會場,都沒有找到他,原來他跑到這個小會場裡來了。
  幾個男人滿臉堆笑:「史先生,您別誤會,我們只是想給您可愛的公子拍幾張生活照而已。」

  「呵呵,那真是太謝謝你們了,我就把你們的照片,連同你們的相機一起收下了。好了,現在你們可以走了。」

  這群攝影師,一個個放下了手中的相機,排隊離開了大廳.

  「爸爸,生日快樂!這是我……誒?我的禮物呢?我好像把禮物忘在媽媽那兒了。」

  「呵呵,謝謝了,明天別再忘個給我禮物呀。」

  爸爸一招手,叫過來一個女僕:「帶我的兒子去找他媽。」

  「爸爸,我不想走,讓我多陪您一會兒吧,讓我在遠處站著就行了。」
  如果我現在出去的話,一定會被姐姐妹妹攝影師們包圍的,我不想出去。
  再說,這間大廳裡的吃的比外面那間要好吃,尤其是這裡的肉。

  這裡的肉,就像魚肉一樣細膩,像牛肉一樣緊實,但是沒有魚肉的腥味兒,也不像牛肉那樣塞牙,鮮美程度勝過龍蝦,像熟透的蘋果一樣的甜。

  這種肉,我之前只吃過一次,那次是在哥哥的生日宴會上,那時我曾經問過周圍的女僕,那是什麼肉,她們不但沒有回答我,反而說我不能吃這些肉。
  這次我吸取了上次的教訓,我要偷偷的吃,不能讓別人看見。

  爸爸看了一眼手錶:「好吧,你就待在這兒吧。我要和客人談一些很重要的事,你不要過來打攪我們。明白了嗎?」

  我點點頭,之後爸爸就走開了,馬上就有一群人把爸爸團團圍住。

  我認識他們當中的一些人,我記得他們是公司的供貨商、客戶、新聞媒體、政府官員之類的,其中大部分都是男人。

  爸爸不停地和他們寒暄。

  我還看見爸爸的身後站著一群女孩,這些女孩都穿著很薄的衣服,爸爸把她們一個個地交給他面前的男人。

  「阿姨,爸爸在幹嘛?」我問我身邊的一位阿姨。

  「你知道你爸爸身後站著的女孩是誰嗎?」

  我搖搖頭.

  「她們都是你同父異母的姐姐,你爸爸經常把她們當成禮物送人。你爸爸真有本事,每年都能讓幾百個女人懷孕。」

  我根本不信這個阿姨說的話,如果爸爸真是每年都讓幾百個女人懷孕的話,那我早就有一萬個姐妹了,但是我現在只看到500多個姐妹。

  宴會一直持續到深夜,不過在宴會的中途,我就被媽媽和姐姐帶出了大廳.
  我記得當時女僕們正在用床一樣大的手推車,一車接一車地推上來好多大得出奇的盤子,盤子上蓋著罩子,罩子下面散發出非常好聞的香味兒。

  就在我擠過去想看看罩子下面是什麼東西的時候,媽媽一把拽住我的手,我掙扎著要去看那幾個大盤子。

  「媽媽,媽媽。那個盤子裡裝的是什麼呀?」

  「別問這種傻問題,盤子裡裝的當然是吃的。」

  「我想去看那個盤子,我還沒見過這麼大的盤子呢。」

  最後,我還是被我媽媽給拽走了,出門的一瞬間,我看到盤子上的罩子已經揭開了,裡面好像是烤肉,不過我沒看清楚是什麼肉。

  第二天早上,我打算把昨天沒有送出去的禮物交給爸爸,但是此時,給爸爸送禮物的姐妹們已經排成了隊。

  我稍微看了一下,似乎看出了一點門道。

  妻子生下的女孩在爸爸面前排成一隊,她們可以把禮物親手交給爸爸,然後再說些祝福的話之類的。

  還有一列是情人的孩子,她們的禮物由女僕來拆開,然後登記造冊。

  最後一列是沒有名分的孩子,她們只能使用她們母親的姓氏,她們排著隊,把寫著自己名字的禮物扔到一個袋子裡,然後就可以離開了,或者說是被趕出去了。

  我原本很自覺地排在第一隊的末尾,不過我的姐姐們說我不需要排隊,我可以直接去送禮物。

  享受過各種VIP待遇之後,我已經想回家了,不過姐姐們又都圍了上來。
  我本來打算甩掉她們,但是姐姐們說想和我一起踢足球,於是我就答應了。
  因為我哥哥比較喜歡足球,爸爸就在他的房子外面建了一個足球場。

  這次我和姐姐們一起踢了一次很專業的比賽,我們分成了兩個隊,每個隊除了有11個人以外,還有若干個替補隊員,我們找了三個女僕來當裁判。

  我真的很佩服我自己,作為一個十歲的小孩,我踢滿了整場比賽。

  整場比賽,那可是整場比賽呀,我踢了90分鐘的比賽。

  吃過午飯之後,我一個勁兒的犯睏,沒辦法,我又睡了一會兒,等我醒來之後,已經是晚上6點了,我和媽媽、姐姐們,今天又不能回家了。

  吃過晚飯,我的幾個姐妹又來找我玩捉迷藏。

  第一盤我很幸運,我無意中找到了一條非常寬敞的通風管道。

  我打開管道的通風口,慢慢爬進去,我發現通風管道裡竟然還有燈。

  此時此刻,我已經把捉迷藏忘得一乾二淨了,我想在通風道裡逛一逛。
  我在管道裡漫無目的地亂爬,一會兒爬到廚房的上方,一會兒爬到廁所的隔壁,爬著爬著,我突然聽到女孩慘叫的聲音。

  我尋著聲音爬過去,我好像找到了一間地下室。

  隔著通風道口的護網,我看見地下室裡有一個男人、一個女人。

  男的就是我的爸爸,不過那個女的就很面生了。

  那個女的沒有穿衣服,雙手還被反綁在身後。

  我看見爸爸拿著一條鞭子,不停地抽打著她,她的身上出現了一條條的傷痕,女孩一聲聲地叫著,叫得很慘,但是她就那樣站著,既不跑、也不躲。

  爸爸抽打了一陣之後,在女孩的脖子上套上了一條繩索,爸爸按下牆上的一個按鈕,然後我就看見女孩脖子上的繩索慢慢收緊,我看到女孩踮起了腳尖,接著,女孩的雙腳離地,她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了女孩的脖子上。

  女孩的嘴巴大張著,雙腿不停地在空中亂蹬,而我的爸爸就在旁邊看著。
  「這是怎麼回事?爸爸真把一個女孩吊起來了嗎?」

  我自言自語地問著自己:「爸爸應該不會這麼做的,這可能是類似魔術的什麼東西。」

  上小學之前,我一直和爸爸住在一起,那時他老是打我,所以我一直覺得他是個壞人,我也一直很怕他。

  今天看他打那個女孩,比打我的時候打得狠多了。

  爸爸看了一陣之後,他轉身離開了地下室,我覺得機會來了。

  我轉了個身,學著電影裡的樣子,使勁地踹了一下通風道上的護網,護網立刻被我踹飛了。

  我從通風道裡跳了出來,還好通風口的位置不高,跳下去的時候,我的腿稍微有點疼,但是我沒有受傷。

  那個脖子被吊著的女孩還繼續在空中掙扎著,我跑過去一看,天哪!

  那可不是什麼魔術,爸爸真的把一個女孩的脖子吊了起來。

  我在牆上拚命地找爸爸剛剛按下的那個按鈕,把它按下去,那個繩索又重新垂了下來。

  我跑到女孩的身邊,吃力地解著她脖子上的套索,我解了好久,總算把繩套解開了,女孩也立刻恢復了呼吸,而且她還一個勁兒的咳嗽。

  「大姐姐,妳沒事兒吧?」

  女孩咳嗽了一陣之後,她的呼吸恢復正常。

  「你是?哦?你是史先生的二公子?你怎麼跑到這兒來了?」

  「姐姐妳是誰?你為什麼被爸爸吊起來了?妳為什麼不穿衣服?」

  「我是誰?我是,我是……」

  看樣子,這個大姐姐好像不想告訴我她是誰,不過沒關係,我可以推理出她是誰.

  「大姐姐,妳是爸爸的女僕吧?」

  「啊?你說我是女僕?為什麼你覺得我是這裡的女僕呢?」

  「嘿嘿,這都是我推理出來的。妳知道我是誰,也就是說,妳是我們家裡的家庭成員,這樣就可以排除妳是被爸爸抓來的可能了。

  我看見爸爸在打妳,那麼妳就可能是女僕,或者是他的女兒。但是妳不可能是他的女兒,因為爸爸是不能看女兒的裸體的。所以最後,我推理出妳是我爸爸的女僕的結果。」

  我看見女孩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她一定是被我精采的推理給折服了。

  看來看偵探動畫還是很有收穫的,我喜歡看偵探題材的動畫片,尤其是喜歡看《名偵探柯南》。

  我看了全部的《名偵探柯南》之外,我還看了續片《柯南Z》、《柯南GT》、《柯南——逆襲的琴酒》、《柯南SEED》、《名偵探柯南冥王篇》、《名偵探柯南天界篇》、《名偵探柯南Ω》,不過《名偵探柯南Ω》是一部面向幼兒的動畫片,並不是太好看。

  我接著問她:「妳為什麼會被鞭子抽?而且還差點被吊死?」

  「啊?我?為什麼被吊起來?為什麼?為什麼呢?……啊,對了,你不是很擅長推理嗎?你一定能猜得出來我被吊起來的原因。」

  原來她想考我。

  我稍微想了想,問題的答案應該不難:「妳一定是做錯了什麼事兒,才被爸爸處罰的吧?對不起,我爸爸脾氣不好,經常是因為一點小事就發很大的脾氣。不過我萬萬沒想到,他會用這種方式處罰妳,要是我晚到一步,妳說不定就被吊死了。」

  「呵呵呵,謝謝你,我的救命恩人。」

  女孩邊笑邊說:「不過你怎麼跑到地下室裡來了?」

  「我嗎?我剛才在和我的姐姐妹妹們玩捉迷藏,然後我找到一條通風管道,就順著通風管道一直爬到這裡. 」

  「哦,原來是這樣。」

  她站起來,打開了地下室的門:「你快點回去找她們吧,你的姐姐妹妹找不到你,她們該擔心了。」

  我走出地下室,正當這個女孩要把門關上的時候,我又突然衝進了地下室。
  「二少爺,你怎麼又回來了?」

  「因為我擔心妳。」

  「擔心我?」

  「爸爸的脾氣不太好,而且還經常冤枉別人。如果妳被冤枉了,妳就只能認倒霉了,妳千萬別為自己申辯,不管自己有沒有錯,都要先認錯,要不然妳的麻煩就大了。」

  「謝謝你,你說的真是太對了,我馬上就去認錯,你先回去吧。」

  女孩執意要我離開,不過我覺得我不能放著她不管。我拽著她的手,把她拽出地下室。

  「等等,二少爺,你要幹什麼?」

  「不管妳犯了什麼錯,爸爸也不該把妳吊起來,我要當面罵罵她,為妳出氣。」
  「等等等等,你要罵史先生?這怎麼可以?你千萬別去。」

  女孩死活不肯離開地下室,這時我才發現,我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

  「真是對不起,大姐姐,我忘了妳還沒穿衣服呢。」

  她現在除了身上的傷痕和脖子上的勒痕以外,身上什麼都沒有。

  我跑出地下室,把門關好:「大姐姐,妳快點穿衣服吧。」

  過了一會兒,我發現她還是沒穿衣服。

  「我的衣服被你爸爸拿走了,所以,你還是回去找你的姐姐妹妹們吧,你不用管我,讓我在這裡待著就可以了。」

  「大姐姐,妳現在是怎麼想的,我一清二楚,我也經常這樣。」

  「是嗎?那你說說看,我現在是怎麼想的?」

  「我知道,妳是犯了錯誤,又不敢老老實實地承認,其實我也經常這樣。承認錯誤之前,覺得認錯的別的可怕,但是認錯之後,就覺得,其實認錯沒什麼了不起的。」

  我脫掉我的上衣,讓她穿上,我的上衣勉強能遮住她的胸部和屁股。這樣她就沒有推脫的的理由了,我強硬地把她拽出地下室,然後拉著她一溜小跑,跑到爸爸的書房門前,爸爸的大部分工作都是在書房裡進行的。

  「爸爸你太過分了!」

  我也沒有敲門,而是直接「砰」的一下把門推開,一進門就衝他大嚷。
  「小傑?阿香?你們兩個怎麼會跑到這兒來?」

  小傑指的是我,阿香大概是指我身邊的女僕吧?

  「待會兒再給你打電話。」

  我們衝進門的時候,爸爸正好在打電話,此時他掛斷手中的電話,然後問我們:「誰說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向前邁了一步,大聲回答爸爸的問題:「雖然我不知道這個大姐姐做錯了什麼事,但是不管她做錯了什麼,您也不該把她吊起來呀?要是我晚到一步,她就沒命了。您知道不知道?您差點就變成殺人犯了!」

  「這是怎麼回事兒?」

  爸爸把臉轉過去問阿香,為什麼問她呢?

  難道我沒有說清楚嗎?

  「整個事情是這樣的。」

  阿香跑了幾步,然後對著爸爸的耳朵說了些什麼.

  爸爸噗嗤一下笑了,然後是嘿嘿嘿地笑了起來,最後是捧腹大笑。

  我不知道他在笑什麼,但是我覺得,這個笑聲很討厭。

  至於爸爸在笑什麼,我不知道,我也不敢問,最後,我還是怕他。

  爸爸笑著對阿香說:「阿香啊,對不起,我真是不應該把妳吊起來,那件事我已經不生氣了。」

  阿香連連搖頭:「不不不,那件事是我不對,我本來應該老實承認錯誤的。史先生,對不起。」

  「小傑你看,我和阿香已經和好了,你不用擔心了,去找你的姐姐妹妹玩吧。」
  「二少爺,謝謝你啦。」

  我走出書房的門,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有一種被騙的感覺.

  第二天早上,我被阿香叫了起來。

  「二少爺,該起床來。」

  「大姐姐?」

  阿香她身上穿著一套女僕制服,樣子還挺可愛的。

  「你看,我把你昨天你借給我的衣服送過來了。」

  她把我的衣服放下之後,開始脫她自己的衣服。

  「姐姐妳在幹嘛?」

  「你忘了嗎?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呀,今天我要好好表達一下我的謝意。」
  女孩解開了她的衣領,露出了脖子上的勒痕,這條勒痕和昨天的一樣的清晰。
  她繼續脫著自己的女僕制服,三下兩下就脫光了,露出了她全身的傷痕,那些都是爸爸昨天在她身上抽打出來的。

  「我知道了,妳想謝我,但是妳幹嘛要脫衣服呀?」

  「你年紀還太小,好多事情你還不知道。比如對自己的救命恩人表達謝意,必須要先脫衣服。對了,你也要一塊兒脫。」

  「如果兩個人一塊兒脫的話,怎麼知道是誰感謝誰呀?」

  她坐在我的床邊,轉過身來:「這些小事你就不要在意了,你看,這是女孩子的乳房呀,不想摸一摸嗎?」

  不知道為什麼,她的乳房就像磁鐵一樣,把我的手給吸引過去了。

  她的胸部很大,掂在手裡感覺沉沉的,捏在手裡軟軟的,感覺很舒服。
  「啊,疼。」

  「對不起。」

  我趕忙道歉,我剛才不小心碰到了她胸部上的傷口了,就是昨天被鞭子抽出來的傷。

  「沒關係沒關係,你看,我的乳房上都是傷,要想碰不到傷口實在是太難了。所以你就不要在意了,盡情地柔我的胸部吧。」

  她把我的手掌使勁地按在她的她的胸部上,把我的手指都按得陷進去了,她完全不理會她胸部上面的傷口。

  「你是第一次揉女孩的胸部嗎?說說看,感覺怎麼樣?」

  「我,我也說不好,感覺很新鮮. 我還不知道呢,女孩的胸部原來這麼軟。」
  「是嗎?看來已經不能把你當小孩了,試試這個。」

  她爬上我的床,雙手按住我的肩膀,讓我動彈不得。

  她慢慢俯下身體,把我死死地壓在身下,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臟跳得飛快,今天不尋常的事情還真多。

  突然,她的鼻尖碰到了我的鼻尖,她嘴裡吹出的氣體竟然是燙的。

  我想問她想幹什麼,可是我的嘴剛剛張開一點,她的舌頭就伸進我的嘴裡,舔著我的牙齒.

  我不知道她想幹什麼,我還怕極了,我想逃命,但是我的身體卻一點力氣都沒有,肯定是昨天踢球把體力都耗光了。

  她把我的舌頭吸進她的嘴裡,然後用牙齒輕輕地咬著我的舌頭,她的口水不停地往我的嘴裡流,髒死了。

  等我被她弄得頭昏眼花之後,她直起腰,她的手指碰了一下我的小雞雞,我的身體立刻使勁地抖了一下。

  「小朋友,你的小雞雞怎麼站起來了?」

  我又不是醫生,我哪裡知道?

  不過,在看到漂亮女生的時候,我的小雞雞的確會站起來,原因我一直沒弄明白,我也不好意思問別人。

  她騎在我的身上,然後用我的小雞雞摩擦她的兩腿之間,然後慢慢坐下,我敢覺我的小雞雞被她塞進了她的屁眼裡.

  「快點放開我,妳這個變態,妳竟然用我的小雞雞插妳自己的屁眼?」
  「你真是失禮呀,竟然把人家的那裡當成了屁眼,屁眼可是在更靠後的位置呢。」

  「那這個洞是什麼?是妳尿尿的地方嗎?」

  「嗯,差不多了,不過準確地說,應該是女人生小孩的地方。」

  我從來不知道女人生小孩的地方是個什麼樣,我想讓她給我看看她的那裡,但是我不好意思提這種下流的要求。

  不過至少我知道了那裡不是屁眼,我就已經放心了,因為我的小雞雞在她的身體裡待得很舒服,如果我是因為插人家的屁眼而變得舒服的話,那變態的就是我了。

  她開始晃動身體,我的小雞雞在她的身體裡被她磨來磨去的,舒服極了,我感覺就像坐過山車一樣,我敢覺大腦充血,我還感覺自己似乎飛了起來。

  「姐姐,快讓我起來,我有急事。」

  「什麼事兒這麼著急,不能晚點再做嗎?」

  「我要上尿尿,我憋不住了。」

  「是嗎?那你就尿到姐姐的身體裡吧。」

  「什麼?這怎麼可能?」

  她果然是個變態.

  「這你就不懂了吧?男孩子的尿液有兩種,一種是透明的,一種是乳白色的。」
  她一邊像騎旋轉木馬一樣,一上一下的騎著我的身體,一邊向我解釋:「男孩子小的時候,只能尿出那種透明的尿液,等到長大了,就可以尿出乳白色的尿了。乳白色的尿是可以尿在女孩的身體裡的,前提是她同意。」

  「好吧,妳可不要怪我。」

  我不知道她說的是不是真的,但是我實在是憋不住了,我在她的身體裡尿了一小泡尿。

  真的很奇怪,如果是平常的我,這麼小的一泡尿是不會讓我憋成這樣的,而且這次撒尿的感覺很舒服,最奇怪的是,尿過之後,我的小雞雞變軟了。

  之後我覺得自己很累,根本不想動。

  女孩趴在我的身上,不停地喘著粗氣,可能這個女孩也覺得很累吧?

  等疲倦的感覺消失了以後,我突然覺得我的小雞雞很痛。

  「啊?我的小雞雞受傷了。」

  我發現我的小雞雞流了好多的血。

  「呵呵,不要太在意了,那個血八成是我的。」

  事後她用她的嘴巴,吸乾淨我的小雞雞上殘留的血跡,還有我尿出的乳白色的尿。

  今天她做的變態的事情太多了,我也就見怪不怪了。

  「大姐姐,我們剛才做的事是不是很下流?」

  雖然我不知道我們在做什麼,但是至少我知道,男孩和女孩兩腿之間的部分是不能讓別人碰的。

  現在不但她碰了我不能碰的地方,我的不能碰的地方還和她不能碰的地方碰來碰去的。

  「沒錯,我們剛剛做的事很下流,如果你不跟別人說的話,我也會保密的。」
  正當我們穿衣服的時候,姐姐突然進來了,我猜她可能是打算叫我起床的。
  「你們,你們兩個在幹什麼?」

  我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但是那個女孩卻顯得不以為然。

  「小姐您好,事情就像您看到的那樣。」

  「什麼?你怎麼能這麼做?我的弟弟她可還是個孩子呀!」

  「是嗎?我倒覺得他已經是個好男人了,您有興趣讓他上嗎?」

  姐姐似乎非常的生氣:「我絕對不饒不了妳。」

  「是嗎?要不是您的弟弟救了我,我昨天就已經沒命了。所以嘛,我已經無所謂啦。哦,對了,我叫阿香,您要是想處罰我的話,至少應該問一下我的名字吧?」

  她抱起被弄髒的床單,轉身離開:「小姐還有其他的吩咐嗎?如果沒有,我還有工作要做。告辭了。」

  姐姐呆呆地看著她的背影,然後轉過頭.

  「是她先動手的。」

  我很怕姐姐罵我,既然阿香不怕姐姐,我就暫時把把責任推給阿香吧,以後再慢慢像姐姐解釋。

  姐姐問我:「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她有沒有嚇到你?」

  我搖搖頭,阿香沒有嚇到我,不過緊張的姐姐卻有點嚇到我了。

  姐姐接著問我:「沒有受傷就好。你告訴我,整件事情是不是都是那個女僕強迫你做的?」

  「啊,嗯,差不多吧。她說她要感謝我,然後就把我們兩個的衣服脫了。」
  「你不會反抗嗎?你可以打她呀?可以推她呀?」

  姐姐這麼問我,讓我覺得很不好意思:「對不起,因為我覺得很舒服,所以就沒有反抗。」

  「好吧,我明白了。你仔細聽好,這件事你千萬不要對別人說. 」

  我點點頭,然後問姐姐:「您也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去吧?我怕爸爸知道了,那個女僕會受委屈,現在爸爸處罰別人方法越來越可怕了。」

  「剩下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會替你銷毀一切證據的。你快點去刷牙洗臉,然後去吃早飯。」

  全天上午風平浪靜,我想既然做了下流的事情的我沒有受到處罰,那麼做了相同事情的阿香也應該平安無事的,我真怕爸爸知道了,會用鞭子抽阿香,就像昨天那樣。我真的不希望那個女僕受苦,為什麼呢?我不知道,大概是我喜歡上她了。

  下午,姐姐和阿香找到我。

  對了,我忘了向大家介紹我的姐姐了。

  她叫史小榕,是我同父同母的姐姐,今年16歲,正在讀高中。

  我還有兩個同父同母的姐姐,她們平時都很忙,在家的時候不多,我也很少碰到她們。

  姐姐的表情有點冰冷:「小傑,你跟著姐姐來一下,幫我們辦點事。」
  我們三個走了幾分中,走進一片樹林當中,我們最後在一個坑前面停下了。
  那個坑有一米深,大小足以埋下一個人,大坑旁邊是新挖上來的泥土,樹旁戳著鐵鍬,看來這個坑是新挖的。

  我不明白,姐姐把我帶到這兒來幹什麼?

  難道要把我賣掉嗎?

  算了,我就不要自己嚇唬自己了,還是直接問她吧。

  還沒等我開口,一雙手就從身後把我緊緊抱住:「今天早上的那個舒服嗎?」
  問話的好像是阿香姐姐,我到底該怎麼回答呢?

  今天早上的做的那件事,的確很舒服,我也知道那是一件壞事。但是如果我老老實實地說『舒服』會怎麼樣呢?

  姐姐不會把我在這兒埋了吧?

  「告訴我嘛。」

  阿香抱我的力氣更大了,她柔軟的胸部緊緊貼著我的後背,感覺好舒服。
  「啊,好舒服。」

  糟糕,不小心說出來了。

  「要不要再做一次今天早晨的事?」

  「我也想再做一次,不過我怕姐姐會生氣。」

  感覺今天姐姐,好像氣得要命。

  「沒關係,你們做吧。」

  沒想到姐姐卻沒有反對。

  「來吧,咱們接著做舒服的事吧。」

  阿香脫下我的上衣,然後一邊解我的褲子,一邊舔我的脖子,她的舌頭把我的整個身體都舔得麻麻的。

  之後她放開了我,我趁機使勁地擦著脖子上的口水,我一回頭,發現阿香已經把身上的衣服脫光了,她又開始親我的嘴巴。

  因為她現在是面對著我,我才發現,她一直是跪著的,只有這樣才能夠到我的嘴。

  一陣親吻之後,我已經覺得有點頭暈了,因為她的前胸就在我的面前,我的手忍不住開始捏她的胸部了,本來我應該先問一下她是否同意的。

  我捏了幾下她的乳頭,我敢覺她的乳頭好像硬了,我的小雞雞也硬了,難道女孩的乳頭和男孩的小雞雞有什麼聯繫嗎?

  「來,把手伸過來,不要一直摸姐姐的胸部了,摸摸姐姐的小穴吧。」
  然後她把我的手按在她的兩腿之間的部位,之前她說過,那裡是女人生小孩的地方,原來女人生小孩的地方叫做小穴呀。

  我摸著摸著,阿香的後背開始流汗,她流的汗越來越多,尤其是小穴那裡,簡直濕的像剛洗過澡一樣。

  阿香站起來,雙手撐住一棵樹,把屁股對著我撅起來:「來吧,把你的小雞雞從後面插進來,你知道插在哪裡嗎?」

  我對著她的屁股研究了一會兒。上面那個有好多皺摺的好像是屁眼,應該不是那裡,下面的那個有兩片像嘴唇一樣的東西有點像我剛才一直摸的那個部位,我用手指捅了一下:

  「是這裡嗎?」

  「沒錯,就是這裡,你敢快插進來吧,快點. 」

  她一直這樣催我。

  我雙手扶著她的屁股,踮起腳尖,可是我的小雞雞還是夠不著那裡.

  「姐姐,妳的個子太高了,我夠不著。」

  「是嗎?對不起,那麼這樣呢?」

  阿香差開雙腿,再把腿稍稍彎曲。

  「還是夠不著。」

  「這樣啊,那現在呢?」

  阿香乾脆跪下來,用手肘撐著地面,把屁股高高地翹起來,翹得比頭還要高,不過那個高度正好可以讓我插。

  我只是稍微插進去了一點,一股舒服的感覺就包裹住了我的小雞雞,我的全身像被火烤著一樣的熱,但是現在明明就是秋天呀?

  而且我還沒穿衣服。

  我在她的身後一個勁兒的抽插著,越插越覺得舒服,我的雙臂不由自主地抱住了她的腰,雖然阿香個頭比我高多了,不過她的腰好像只比我的腰稍微粗一點.

  「阿香姐姐,這樣插妳,感覺好舒服呀,妳覺得舒服嗎?」

  「我,我也覺得好舒服,舒服極了。只要做愛的方法得當,男女雙方都會覺得舒服的。」

  「姐姐,我又要尿尿了。」

  「以後不要管這個叫『尿尿』,讓人笑話,要叫『射了』,明白嗎?哦,忘說了,去洗手間的時候還是要說尿尿的。」

  「明白了,大姐姐,我要射了,要射了。」

  「那就射吧,射進姐姐的身體裡. 快點揉姐姐的乳房,使勁揉,快點!」
  之後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阿香也拚命地扭著她的腰,這樣我就可以用我的小雞雞,從不同的角度摩擦她身體的內側了。

  最後我射了,這次和上次一樣,腦袋暈呼呼的,射完之後,感覺全身無力,我就直接趴在了阿香的身上。

  姐姐拿起我的衣服:「快點起來,穿好衣服,不然你肯定得感冒。」

  然後又指著我的小雞雞,「還有妳,快過來把這兒舔乾淨. 」

  阿香滿面笑容:「好,好,知道了。」

  她一面給我舔,一面和姐姐說話:「有人看見了嗎?」

  「沒有,我在這兒周圍仔細檢查過了。妳答應我的事情,可一定要做到呀!」
  「放心,不過妳答應我的事情,也必須做到。」

  「妳們兩個聊什麼呢?」

  我好奇地問這兩位姐姐。

  「這是女孩子之間的事兒,男孩子不要問。」

  我碰壁了。

  「阿香姐姐,妳也快點把衣服穿上吧,會感冒的。」

  「我就不用穿衣服了。對了,二公子,有件事情,你一定要幫姐姐一下。」
  「沒問題,我一定幫忙,妳說吧,什麼事?」

  「是這樣的,我昨天又做錯了一件事,史先生非常生氣,他說他要親手處罰我。」

  「『又?』妳為什麼要加個『又』?我明白了,妳要我在爸爸面前給妳求情嗎?」

  「不是的,你接著聽我說呀。昨天我拚命地認錯、求饒,最後史先生答應了,他不會親手處罰我了,不過必須要由你來處罰我,而且要嚴格按照他說的方法。」
  「我?為什麼?」

  「因為史先生處罰別人時下手都很重,如果你來處罰我的話,我受得罪就少多了。還有,我還要拜託你一點事情,就是以後你不要提起今天你處罰過我的實情,我不想讓大家覺得我經常犯錯,尤其是在史先生面前,絕對不能提,要不然,史先生會拿這件事情笑話我的。如果你敢走漏風聲,我就把今天你和我幹的事情都說出去。」

  「姐姐,妳別這樣,我保證,今天妳被我處罰的事情,我不告訴任何人。知道這件事的,只有妳和我,還有姐姐和爸爸。」

  「很好,不過要記住,在史先生面前,也不許提這件事。」

  「明白了。對了,阿香姐姐,下次來爸爸家裡玩的時候,我還可以和妳做那件事嗎?」

  「你是說做愛是嗎?當然可以了,如果以後咱們還能見面的話,姐姐陪你做多少次都行。不過到時候,姐姐可能去別人家工作了。」

  阿香抱著我,還在我的臉上親了一口,弄得我臉上都是白色的尿液。不過我感覺,阿香的表情有些寂寞。

  「太好了,以後我一定經常來看姐姐。對了,爸爸說的處罰內容是什麼?咱們快點做吧,不要讓別人看見。」

  我得快點處罰阿香,然後快點結束,阿香還讓我為她保密呢,要是讓別人看見,就沒法保密了。

  阿香鋪開一張床單,床單上有一點血跡,好像是今天早上,從我的床上撤下來的那條.

  阿香躺下到上面,把雙腿彎曲,併攏到一起:「你先用那邊的繩子,把姐姐的兩條腿綁起來,綁得越結實越好。」

  我三下兩下把她的雙腿綁好,然後阿香在姐姐的幫助下,翻了個身,她把雙臂背在身後:「現在把姐姐的手臂也捆好。」

  我也照做了。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被繩子牢牢綁住的阿香非常的漂亮。
  「阿香姐姐,為什麼要我把妳綁起來?」

  「這都是史先生的要求,你就別問了,照著做吧。要是史先生發現,我沒有按照他的要求接受處罰,他還會加重對我的處罰呢。」

  她又捲曲身體:「快把我的腿和身體綁好,一定要綁得結實些,綁得不結實,會被史先生罵的。」

  我按照爸爸的要求,把她綁好,這時繩子已經用去一大捲了。

  現在阿香的身體蜷縮在一起,樣子就像高達Z裡的精神力高達變形前的樣子。
  姐姐把一個連著管子的鐵罐子交給我,瓶子上寫著0。5L之類的,大概是容積吧?

  瓶子的底部是流線形的,頭部有一個閥門和一根管子。

  「那個是氧氣瓶,可以提供24小時的氧氣。你把那個瓶子塞到姐姐的小穴裡,就是你剛才插的那個地方。」

  我看了一眼手中的氧氣瓶,再看了一眼阿香的小穴:「姐姐,這個瓶子太大,塞不進去的。」

  「沒關係,沒關係,相信姐姐,肯定能塞進去的。」

  我試著往裡塞,結果只能塞進去一點:「妳看,我說的沒錯吧?塞不進去的。」
  「不對,是你沒有使勁,你多用些力氣,你不是男孩子嗎?小穴可是女人生孩子的地方,塞進去三兩個氧氣瓶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我想也是,那麼大的孩子都能從那裡鑽出來,何況是一個小號的氧氣瓶呢。
  我按照阿香的說法,右手稍稍用了一點力氣,瓶子果然進去一大截。

  「啊!」

  阿香大叫了一聲。

  「怎麼樣?弄疼妳了吧?」

  「的確有點疼,不過沒關係,畢竟這也是處罰的重要環節嘛。別怕,你接著往裡塞就是了,不管我怎麼叫,你都不要停手。」

  我繼續使勁,一隻手不行就用兩隻手,我將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瓶子上,把它往阿香的身體裡推。

  不過這次不像剛才那樣輕鬆了,而且阿香叫得比之前的更慘了。

  我塞了半天,瓶子還是在她的身體外面露出一節。

  「阿香姐姐,實在是沒辦法完全塞進去了。呀!妳流血了!」

  「沒事沒事,露一節就露一節吧,流血也沒關係,過一會兒血就止住了。你現在把氧氣瓶的閥門順時針擰一圈,只能擰一圈呀,然後把管子塞到我的嘴裡. 」
  在我看來,阿香一點都不像沒事的樣子,她的眼球使勁向上翻著,眼白都露出來了,就像暈過去一樣。

  我把管子的那頭塞到她的嘴裡,然後擰了一圈氧氣瓶上的閥門,我聽見管子發出了滋滋的聲音,大概是氧氣往外流的聲音吧?

  「黑好。」

  姐姐叼著管子說著,她的咬子都不是很清楚了:「現債用這張床單把窄窄整個包起來,然後扔到這個坑裡,債把窄窄埋到。」

  「埋掉?阿香姐姐妳不想活了?」

  「沒關事,我沒事的。乃看,這個氧澈瓶能給我提供二十時小時的氧氣,而扯我只是被埋尺來路個少時. 時粘一到,史山生皺會把我挖出來的。」

  「阿香姐姐,我害怕,我不敢做。」

  「別怕,乃不是男孩子嗎?連我這個女孩都不怕,乃怕什麼?快點吧,我可不賞讓別人看到。乃要是不做的話,我可皺要打破我的承諾了,窄窄以後皺不和乃皺愛了。」

  「不要,窄窄,我皺還不行嗎?」

  糟糕,我也被傳染了。

  我按照她說的話,把她用床單包嚴,然後用繩子捆好。

  憑我的力氣,還沒辦法把她搬到那個大坑裡,阿香說我可以直接把她推下去,沒辦法,這個我也照做了,結果阿香的後背摔在坑底,她一個勁兒的喊疼。
  我用鐵鍬把土填回坑裡,看著潔白的床單一點點地消失在土壤之中,然後在坑上堆起的土堆上插上一個牌子,上面寫著某年某月某日某時,在這裡埋下去一個人,這樣6個小時之後,爸爸就能找到被埋在這裡的阿香了。

  姐姐把阿香的衣服疊好,然後送到洗衣房裡.

  房子裡的其他姐妹邀我玩撲克,我就在飯前和她們完了一會兒。

  吃過飯,媽媽和姐姐就帶著我回家了,所以我沒有趕上爸爸把阿香姐姐挖出來的時間,明明再等兩個小時,到了晚上10點,就可以看到阿香姐姐被挖出來的樣子了。

  後來,我遵照約定,沒有和別人提起我曾經懲罰過阿香姐姐,不過我倒是經常想起處罰她的場景。

  除去阿香姐姐比較受罪不說,那次的懲罰,實在是像一場遊戲一樣好玩。
  自從小時候經常挨打開始,我就一直盼著搬出爸爸住著的這個家,上小學之後,我和媽媽、姐姐終於都搬出來了,之後我就很怕回那個家裡.

  不過現在不同了,我一直盼著能回家找阿香姐姐玩,當然,更想和阿香姐姐做愛。

  我們從爸爸的生日宴會上回來的日子,算起來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了,這段時間當中,我的腦子裡總是想著阿香姐姐的樣子,而且一想到她的裸體,我的小弟弟就會豎起來。

  一旦我的小弟弟硬起來之後,就沒辦法軟下去,只有一面想著阿香姐姐的樣子,一面用手揉那裡,把白色的尿液射出來,那裡才能變軟。

  有幾次,我被姐姐發現了,姐姐便嚴肅地要求我盡量克制。

  她告訴我,如果我不懂得克制的話,我的小雞雞就會硬不起來了,就再也不能做愛了。

  又過了一個月,我開始吵著鬧著要去找阿香姐姐玩,於是姐姐就帶我回了一次爸爸家,但是我卻找不到阿香姐姐了。

  管事兒的女僕說她去找其他的工作了,而且沒有人知道她的聯繫方式。
  真是不公平,阿香姐姐提的所有要求,我全都做到了,可是她現在連個面都不和我見,難道留下一個聯繫方式那麼難嗎?

  當天晚上,我大哭了一場。

  「小傑,我能進來嗎?」

  姐姐敲開了我的房門.

  「姐姐,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為什麼阿香姐姐不肯見我?就算她現在在其他的國家,至少可以讓我給她打個電話吧?」

  姐姐坐在床邊,做得離我很近:「小傑,你真的喜歡阿香姐姐嗎?」

  「沒錯,我喜歡她,我騙您幹什麼?」

  姐姐伸手解開自己的衣領:「你才和她相處了一天,你怎麼可能喜歡上她呢?說實話,你是喜歡阿香,還是喜歡不穿衣服的女人。如果你說你喜歡不穿衣服的女人,我就立刻把衣服脫光,然後和你做愛。你姐姐的身材再差,也比那個一次性用品要好得多。」

  我問:「如果我說我喜歡阿香呢?」

  姐姐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穿好衣服:「沒事了,你先睡覺吧。」

  後來又過了一個星期之後,姐姐為了讓我忘掉阿香,經常帶我去吃好吃的東西,還經常帶我去遊樂場,不過我還是始終忘不了她。

  一次姐姐把我叫到她的房間:

  「我和你的阿香姐姐只見過兩次面,沒說過幾次話,我對她也不瞭解。所以我不明白,你喜歡她哪一點?」

  「姐姐,其實我也不太清楚。阿香姐姐教了我好多我不知道的東西,所以我很喜歡她。還有一點,我周圍的人都一直對我說什麼你爸爸了不起啦,你爸爸有本事啦之類的,實際上我挺討厭他的。

  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爸爸正在拿鞭子抽她,雖然她沒有直接對我說過她不喜歡爸爸,不過她心理一定很恨他吧,她沒有說出來,只是因為我和她聊天的機會太少了而已。她不喜歡我爸爸,我也不喜歡我爸爸,有這一個共通點,組可以讓我們成為世界上最要好的朋友。」

  姐姐沒有看我,她好像在想什麼很難的問題,最後她開口問我:

  「如果姐姐也教你好多你不知道的東西,你會喜歡姐姐嗎?」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小雞雞又硬了,我當然知道,姐姐是不會和我做那種下流的事的。

  「姐姐,您要教我什麼?」

  「姐姐要教你的第一件事是,阿香她根本不恨你的爸爸。」

  我笑了笑:「怎麼可能?阿香被爸爸打得那麼慘,還差點被吊死,她一定恨死爸爸了。」

  「你還小,有些事情你還不理解。」

  姐姐停頓了一下:「其實,阿香的工作不是女僕,當然它也會做一些女僕的工作了。她真正的工作是讓男人用來取樂的,她是自願挨鞭子的,那是她的工作。」
  「用來取樂?還自願挨鞭子?這也太離奇了吧?抱歉,姐姐,我還是不能相信您說的。」

  「我知道,你還太小,不過我現在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了,明天我會讓你相信的。阿香都已經,我不能讓你在她身上浪費太多精力了。」

  到了第二天晚上,我正在看電視,這時候姐姐走進屋子,身後還跟著一個女僕,她長得還有一點點像阿香姐姐。

  「小傑,看完電視以後到姐姐的房間裡來一趟。」

  我不知道姐姐想幹什麼,看完動畫片之後,我敲開了姐姐的房門.

  「小傑,還記得姐姐昨天跟你說過,有些女僕的工作就是受虐,昨天你還說不相信。今天我把受虐用的女僕找來了。」

  姐姐推了一下那個女僕,女僕向前走了幾步:「小主人,您好,我叫萍萍,我從今天起就是您的女僕了。另外,您隨時都可以打我,把我打成什麼樣子都行。但是請您不要在其他人的面前處罰我,我討厭這樣。」

  姐姐問我:「怎麼樣?現在你相信了吧?」

  「我還是不信。」

  沒辦法,這種顛覆我以往常識的事情,我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地就接受呢?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如果你還是不相信的話,你儘管使勁打你身邊的女僕好了。」

  「我?我可做不出這麼殘忍的事情。」

  我們雙方陷入了僵局,這時候女僕發話了。

  「好了好了,小主人,小姐,您二位先不要吵了,我先做好我女僕的工作,等什麼時候小主人想打我了,問題自然就解決了。」

  之後的一段時間裡,我對姐姐的話,從完全不信,到將信將疑。

  而那個女僕萍萍,則在我家一絲不苟地做著她女僕的工作。

  起初媽媽對家裡多了一個女僕很不滿意,說姐姐亂花錢,不過姐姐一再堅持,最後媽媽也不說什麼了。

  新來的女僕萍萍,長得很漂亮,她每天在家裡跑來跑去,幾乎把家裡全部的活都幹完了。

  時間長了,因為好奇心作祟,我開始想處罰她一次試試,不過我覺得這種想法挺可怕的,所以這種想法只是一閃而過.

  後來我終於忍不住,打算找個理由,處罰她一下。

  那天晚上,萍萍走進我的房間,給我端過來一杯果汁。

  「主人,果汁。」

  「謝謝. 」

  我伸手去接她手裡的果汁,當她鬆手的一瞬間,我也把手鬆開,然後果汁就一滴不剩地都灑在我的衣服上了。

  「呀。妳把果汁弄灑了。」

  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緊張得要命,這完全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嘛。如果萍萍反駁的話,我就立刻陪禮道歉。

  「對不起,我這就收拾。」

  道歉的反而是萍萍。

  她撿起我腿上的杯子,然後幫我脫下外衣,把外衣拿去洗。

  我又跟在他的後面追出去:

  「光是道歉可不行,妳要接受處罰. 明白嗎?」我怯聲聲地斥責她。
  「明白了,您稍等一下。」

  她轉身離開,過一會兒,她回到我的房間,手裡拿著一條短短的鞭子。
  「主人,請隨意處罰我吧。」

  她把鞭子交給我,然後慢慢脫掉衣服。露出她用金屬製成的胸罩和內褲,上面還有兩把鎖.

  「這個是貞操帶,沒有鑰匙是打不開的。不過它不妨礙您用鞭子處罰我的。」
  女孩毫無防備地站在我的面前,等待著我的處罰.

  我空揮了兩下鞭子,但是卻不知道該怎麼下手,我從來沒有打過女孩。
  「妳把身體轉過去。」

  面對著她的臉,我實在是打不下去,所以我只能讓她背對著我。

  「啊!」

  我朝她的後背抽了一下,她的後背立刻出現一條血印,看來我下手太重了,我呆呆地站在那裡,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主人,您怎麼了?為什麼不繼續呀?」

  我又連續抽打了幾下,她的後背頓時又多了幾條傷口,萍萍站在那裡不停地喊著痛,但是她卻沒有躲開的意思。

  我仔細看了一下手中的皮鞭,鞭子上面竟然有一層密密的細刺!

  怪不得會在她身上留下那樣嚇人的傷口。

  我扔掉手中的鞭子,朝她撲過去,把她按在床上。

  「我不想打妳,我只想和妳做愛,只要妳答應我,我就不打妳了。」

  她躺在我的身下,還是不願反抗。

  「不行呀,您還不到做這種事的年紀. 再說,我也沒有貞操帶的鑰匙呀。」
  我站起身來,做了一個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我也知道,我提了一個很下流的要求,她拒絕也是很正常的。

  「主人,感覺怎麼樣?」

  她扶著我的肩膀,問了我這樣一個問題.

  「不知道,妳快出去,鞭子給妳,快走!」

  把她轟出去之後,我攤倒在床上,我敢覺我的全身都在發熱。

  女孩子的慘叫,還有她身上的傷口,都讓我異常的興奮,我的小雞雞也不知道為什麼,一直不肯躺下,我這是怎麼了?

  第二天,我沒和她說一句話,第三天也是如此,但是她卻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繼續做著她的工作。

  我趁她不注意,用手指碰了一下她的後背。

  「啊!疼啊。」

  她立刻全身發抖,險些栽倒在地。

  「主人?您要幹什麼?」

  「後背還疼嗎?」

  我沒有回答她的問題.

  「這樣的傷,沒有三五天是養不好的,不過沒關係,我現在什麼活都可以幹,也能接受您的處罰. 您現在要動手嗎?」

  「妳又沒做錯事,我幹嘛要處罰妳?」

  她彎下腰,用一副面對小孩子的表情看著我:「主人真是可愛。即使女僕沒有犯錯,主人也是可以處罰女僕的。您還不知道吧?接受處罰,也是女僕的工作之一,或者說是主要的工作內容。」

  姐姐好像說過,不過當時我一點都不信,現在萍萍也說了這樣的話,我開始有點相信了。

  「萍萍,我不明白,為什麼我打妳的時候,我覺得,很有意思。」

  萍萍笑了笑:「是嗎?我也不知道。這樣吧,您再打我一次,也許您就明白了。」

  說著她跑進我的房間,脫掉衣服,把皮鞭交給我,她好像隨身帶著那條皮鞭。
  她依舊沒有脫那身金屬內衣,她的後背上還有傷口的痕跡,不過看樣子,傷口好像快好了。

  我舉起鞭子,但是一直不忍心抽下去。

  她看我沒什麼動靜,就轉過身來問我:

  「主人,有什麼不對嗎?」

  我搖搖頭:「姐姐,妳有男朋友嗎?」

  「我?沒有,我倒是想問問主人,您有喜歡的女同學嗎?」

  「我讀的是男校。」

  「男校?我知道,只有最有錢的家庭才能在那裡讀書。」

  「是嗎?我倒更想和女孩子們一起上課. 話題扯遠了,姐姐,妳願意當我的女朋友嗎?」

  「女朋友?我嗎?我看還是算了吧,以後妳會碰上比我好一千倍、一萬倍的好女孩的。」

  「是嗎?」

  這是我第一次被女生拒絕,心理覺得很不舒服。

  這時,萍萍的雙手從背後摟住了我,她的體溫和她身上的香味讓我陶醉。
  「對不起了。不過,您可以把我當成您的玩具,您可以隨意玩弄我。只要主人開心,您讓我幹什麼都行。」

  「真的?」

  「真的。」

  「好,妳不要動,我現在就要玩。」

  我轉過身,一把抱住她,開始親她的嘴巴。

  我學著阿香的樣子,用舌頭舔著她口腔內的每一個角落,我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同時,萍萍的舌頭也伸進我的嘴裡,和我的舌頭纏繞在一起。

  「呀!」

  這次喊疼的是我,萍萍突然狠狠地咬了一下我的舌尖,那一下真是讓我疼得要命。

  「妳幹什麼呢?」

  「對不起,弄疼您了吧?您也來咬一下我的舌頭. 」

  接著她繼續和我接吻,而且還老老實實地把舌尖伸到我的兩排牙齒之間,等著我來咬她。

  「唔!」

  我也狠狠地咬了一口,她發出一聲悲鳴,與此同時,這個玩法讓我興奮得要命。

  「快點,繼續咬我的舌頭,把我的舌頭咬破吧。如果您能把我的舌頭咬出血,我就答應舔您的小雞雞. 」

  「真的?你別騙我。」

  沒等我回答,她就把我按在床上,把全身的重量都壓在我的身上。

  她的舌頭深深地伸進了我的嘴裡,好像我不咬她的舌頭,她就會把我悶死一樣。

  我又狠狠地咬了一下她的舌頭,她繼續呻吟,但是沒有退卻的意思。

  我就像嚼口香糖一樣,嚼著她的舌頭,在我嚼了十多下之後,我突然感覺到嘴裡有一股腥味,她的舌頭被我咬破了。

  我用手推開她的臉,我看見她的牙齒都被染紅了,嘴角流著鮮血,她流的血遠比我想像中的多。

  光看著她的臉,我就覺得一陣劇痛,但是她卻一臉幸福的樣子。

  她用手背擦掉嘴角的血,把嘴裡的血嚥下去。

  她檢查了一下門鎖是否已經鎖好,然後開始脫我的衣服,脫得我一絲不掛。
  她趴在我的兩腿之間,把我的小雞雞含進她的嘴裡,接著用舌頭舔著我的小雞雞的每一個角落,這種感覺舒服極了,舒服得我啊啊地亂叫。

  我也不知道我被她舔了多久,期間舒服的感覺一陣陣襲來,最後,我在她的嘴裡射了。

  她揚起臉,我看到她的嘴角流出粉紅色的液體,那是她的血和我射出來的白色尿液混合而成的顏色。

  要不是看到她的臉上有兩行眼淚,我真想讓她再為我做一次。

  「妳怎麼哭了?」

  「疼,因為太疼了。」

  「明明是妳要我咬破妳的舌頭的。」

  「我只是說疼,又沒有說不舒服。主人您不知道,您咬我的時候,人家興奮得要命呢。」

  說著,她還把頭枕在我的胸口。

  「我還有工作要做,沒有別的事,我就先告辭了。」

  休息一陣之後,萍萍要去做家務了。她的表情還和平時一樣,不過她的臉上似乎多了幾分迷人的味道。

  我點點頭:「今天就到這裡吧。」

  萍萍穿好衣服,哼著歌跑到門口。

  「對了,」

  她突然回頭,「今天的事,還請您保密,如果您說出去的話,我會被處死的。當然,即使您說出去了也沒關係,能和主人親熱過一次,即使死掉,我也值了。」
  接著她跑出去了,留下我一個人發呆。

  「女孩真是讓人難以理解。」

  我自言自語地說著。

  此後,每隔一兩天,我就把她叫到房間裡,和她接吻,讓她舔我的小雞雞.
  這樣我們相處了兩三個月,這段時間我們過得都很快樂,但是她始終沒有把貞操帶的鑰匙給我。

  明天就是難得的連續三天的長假了,我已經收拾好換洗的衣服,準備搬到哥哥家住上三天。

  哥哥在爸爸的公司裡工作,好像是個經理兼工程師什麼的,他還持有公司的大量股份,生活的奢侈程度就不用我多說了。

  哥哥的頭腦很好,個頭很高,人長得也很帥,他的臉上總帶著電影明星般的笑容,自信而有魅力,和我那個猥瑣的老爸簡直是天壤之別.

  從我董事兒開始,我就一直把哥哥當作我的人生目標,我的屋子裡甚至還有哥哥的大幅照片,當然,有人時我還是會把照片收起來的。

  我坐上磁懸浮列車,然後給乘務員看我的VIP車票,這樣她們就會在我哥哥住的別墅附近專門為我停一下,這種待遇可是非常少見的。

  在約定的地點下了火車,就看見有一位姐姐在那裡等我了。

  她身邊停著一輛去年新款的跑車,跑車用的是鈦合金車架、碳納米管引擎罩、紅寶石激光車燈、可控核聚變馬達、量子計算機自動駕駛系統、實驗性短程懸浮裝置。

  要問我為什麼這麼熟悉?

  因為這輛車是我哥哥設計的。

  來接我的姐姐朝我笑了笑:「小少爺,請上車吧。」

  雖然我對哥哥設計的車子很熟悉,但是我一直記不住哥哥的妻子們的樣子,比如我眼前的這位姐姐,我怎麼也想不起來,她是哥哥的妻子還是哥哥的女僕,或是我的姐姐。

  哥哥大概有六、七十個妻子吧?

  女兒好像有二十多個,住在他家的姐姐有一兩百人,家裡有幾千個女僕,似乎除了他自己以外,家裡沒有第二個男人。

  車子在懸浮模式下,只飛了兩分鐘,便使進了哥哥家的地下車庫,那裡還停著三十多輛汽車。

  姐姐帶我進了電梯,我們徑直來到五層,那裡是存放哥哥收集的樂器的地方,從那裡隨便拿出一件樂器,都有資格放到世界上最頂尖的拍賣會上去拍賣.
  當然,這裡的每一件樂器,哥哥都會演奏。

  我們走出電梯,來到五樓的大廳,我一眼就看見正在擺弄一架古琴的哥哥。
  「不要過來!」

  哥哥突然對我大喊,把我和身邊的女孩都嚇住了。

  「我是六指琴魔,你會被我的琴音所傷。」

  我倒!哥哥在公眾場合下,是個風度偏偏的紳士,但是他在家人面前卻沒有一句正經話。

  「哈哈哈!」我大笑了三聲:「我有九陽神功護體,你的琴音傷不了我!」
  我哭!

  我們學校裡的六百多個男生裡,怎麼就沒有一個像哥哥那樣有趣兒的呢?
  不管它了,我現在真想大喊一聲:「我的假期開始了!」

  上午,首先是和哥哥兩個小時的虛擬現實之旅:

  戰地召喚29、暗黑卷軸13、軒轅幻想47,如果你不在虛擬現實模擬艙裡玩這些遊戲,是體會不到這些遊戲的精髓的。

  哥哥說過,如果我能考到年級前三名,就給我買一套。

  中午是一頓豐盛的午餐,由哥哥請來的名廚掌勺。

  下午茶之前是哥哥手把手的繪畫課,下午茶之後和哥哥一起打網球和高爾夫球,晚餐之後和哥哥一起洗澡,欣賞哥哥健壯的肌肉,呃,當我沒說.

  不過小孩子的體力槽還是太短了,澡洗到一半,我就睡著了,當我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

  吃過早飯,哥哥先是帶我在自家的院子裡的山包上兜風,哥哥用130公里的速度通過了五連發卡彎,然後我就開始纏著哥哥,讓他教我開車。

  哥哥被我煩得沒辦法,就讓我坐在駕駛席上,開了一會兒。

  哥哥也知道,這種帶有自動駕駛功能的汽車,即使是小孩子來開,也不會有任何危險的,更何況是在自家的院子裡呢?

  接著是我最愛的足球、哥哥最愛的棒球,因為有眾多姐姐們的助陣,我們每隊都是11人的完整陣容。

  吃過午飯之後,我和哥哥一起看了一會兒電影,然後我就因為玩得太累,倒在床上,睡了一覺,我從下午一直睡到晚上。

  吃過晚飯之後,我又和哥哥玩了一會兒遊戲機,之後就洗洗睡了。

  可能是因為昨天睡得太早,再加上下午又睡了一覺的緣故,我現在突然睡不著了。

  我看了一下錶,現在剛九點,哥哥大概還沒睡,他可能在看書,也可能在設計新款跑車,我現在特別想知道哥哥在幹什麼.

  如果我只是找到哥哥,然後從門縫裡看一看哥哥在幹什麼的話,應該不會影響到他的工作吧?

  我穿好衣服,跑去哥哥的臥室,果然,那裡沒人。

  「姐姐,妳知道我哥哥現在在哪兒嗎?」

  我在走廊裡碰到一個女僕,我覺得她可能知道哥哥在哪兒。

  「您是問少爺嗎?他大概在睡覺吧?」

  「臥室裡沒人。」

  我回答。

  「是嗎?那我就不知道了。小少爺,您早點睡吧,要不明天該起不來床了。」
  看樣子,我從這個NPC身上問不出什麼了,我還是換個人問問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