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大鸡巴肆意肏翻丝袜肥臀】【作者:曹背气丝】
【大鸡巴肆意肏翻丝袜肥臀】【作者:曹背气丝】
字数:71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初三,学习压力大,荷尔蒙疯狂旺盛,我的性观念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我不再对那些长得清纯可爱的女生感兴趣。

  所有的性趣都转移到了那些成熟的熟女身上,看她们成天都撅着个大屁股晃着对巨奶子,就像是在对男人无声地说,快来,随时都准备着挨肏!

  特别是那种身材丰满又穿着丝袜的熟女,不拔出鸡巴肏翻她们简直就是对男人一生的侮辱!

  我的语文老师,霓桦,就是这样的一个丝袜的骚货。

  年近四十的风韵熟妇,每天都穿着不同款式的丝袜,穿着被她巨臀几乎撑得开裂的包臀裙和束身服来给我们上课。

  今天又是这样,把一双勾人的狐媚眼周围画上浓浓的眼影,霓桦穿着有些束身白色的上衣和的紧致反光的包臀皮裙,整个人那叫一个骚!

  巨乳蜂腰,肥尻长腿,肉感十足的长腿上还套着黑色的油光大丝袜,脚下踩着一双十几厘米的黑色露趾高跟鞋,看得我登时就硬了!

  我确定,她绝就是那种十分渴望让男人用鸡巴狠狠征服的丝袜骚货!

  她就这样进了教室,一上来就点名把我提到了教室后方。

  「屌姓同学,你站到教室后边去,成绩这么烂,还上课睡觉,从今往后,我的课,你都给我站着上!」

  用课本挡住我快要爆炸了的大鸡巴,我默默走到教室后方。

  然后正式开始上课。

  整堂课,成绩不好站在后排的我就只做了两件事——疯狂地视奸这个肉感的骚货,闲暇之余,写下了一张纸条……

  「骚货!你明天要是还敢穿得这么性感,我就要扒开你的胸罩,把你像母狗一样按在地上,掀起你天天都要被你肥屁股撑爆的包臀裙,撕开油亮油亮的丝袜,把我二十五厘米的大鸡巴连着你不堪一击的蕾丝内裤,一起插进你泥泞的骚逼!老子发誓,只要你敢穿,我就一定要把你肏成母狗,肏成性奴,肏成肉便器,肏成一辈子只会吃精液的母猪!」

  下课了,我把纸条装进早已准备好的信封里面,交给了这个骚婊子,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克制住当着全班面想要蹂躏她肥硕无比巨尻的冲动。

  我在信封里还放了一个小小的窃听器,这样我就能知道,这个骚货什么时候打开了我的潘多拉魔盒,又有什么反应。

  晚间,吃饭时间,同学们都去食堂吃饭,老师们也有了一段休息的时间。
  霓桦回到她的办公里,好奇地拆开了屌姓同学的给她的信封,心中想着,奇怪,屌同学平时都不喜欢学习啊,今天给老师写信,是因为有什么私密的话吗?
  她打开了信封,从中取出了那片小纸条,仅是入眼的头两个字,就让她腾起了满脸红晕。

  「天哪!二十五厘米?这么大?千万不能被肏了,不然肯定会被肏成母狗的……!咦?这个黑黑的是什么……窃听器!!噫——!」

  霓桦忽然有些恐惧,她觉得刚才说的话肯定被屌同学听到了,然后又一想到自己可能被二十五厘米的大鸡巴肏甚至肏翻的时候,整条内裤就不可遏止地被淫液打湿,一时间羞怒不已,但还是出门,要去找屌同学,决定给他思想教育一番。
  然而当她将办公室门一开,迎面就撞上了外表看起来瘦瘦弱弱的我,我当然是听到这个骚货拆开信封自言自语的声音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

  「屌同学?」霓桦脑袋一时间有些转不过来。

  我当然也没打算让她反应过来,只是快速扫了一眼办公室内,就发觉这里出了霓桦大奶骚货之外,再无他人。

  我毫不犹豫将早就硬成铁棒的巨鸡巴蛮横一挺,硕大的龟头就像攻城锤一样,隔着我们薄薄的衣衫,狠狠撞在了这个骚货弹性惊人的肉感丝袜腿上,她顿时就被我顶退了一步,发出了一声淫媚至极的娇喘。

  「霓老师,你什么都不要说,不用说,我都知道了,让我好好肏你一顿,乖乖成为我的肉便器就行了。」

  我说着就捂上她的嘴,把她推进了办公室里,关上门。

  「而且你放心,为了肏你,我把整个校园都仔细侦查过了,哪些地方能强奸你,哪些地方不能,我都一清二楚,办公室里没有监控,所以我们可以肆意地肏!」
  我把这团骚肉翻了个面,让她庞大无比的巨臀对着我,右手摸上她的油亮黑丝大肥尻,左手捂着她鲜红的小嘴,让她只能发出淫浪的呜呜声。

  霓桦疯狂摇晃浓妆艳抹的骚脸,在我左手上留下一串串的口水:「不,不要这样,屌同学,老师是有丈夫的人,你不能这样对老师!」

  我顿时狠狠一抓她的骚逼,让骚货叫出一声长足的浪音,趁势把左手三根手指都塞进了她涂着鲜红口红的小嘴里。

  「老子要肏你,你就只能翘起大屁股,张开双腿,献出骚逼的份儿!」
  唰!

  我把这浪肉的包臀裙狠狠翻了起来!

  那一瞬间,我目瞪口呆,这骚货的两个臀瓣就像是挣脱了束缚的巨型果冻一样,猛地在空气中翻腾起来,晃出一圈圈的肉浪,就连紧身的黑丝都裹不住她肥臀惊人的弹性。

  啪!

  我扬起手掌就狠狠扇了下去。

  「啊……!!」

  骚货顿时把腰一弯,我继续狠狠拍打,享受着至高无上丰腴的同时,也把这个丝袜骚货彻底扇成了九十度,上半身屈辱地俯在办公桌上,大屁股却在我右手的控制下,越挺越高!

  大屁股被我狠狠玩弄,这骚逼顿时就流了一大摊淫液,内裤丝袜和肥臀黏在一起,像是生出了一层湿滑无比的油亮黑丝皮肤。

  「骚货!你就是个天生挨肏的骚货!打你的肥屁股,只弯腰,不缩臀,还流着水挺向我的鸡巴,说,你是不是天生挨肏的浪逼!」

  「不是,人家不是骚货!是屌同学右手搂着老师的屁股,老师缩不回去……啊……!」霓桦左右晃动着屁股,也不知道她是在努力拜托我的右手,还是努力摩擦她的大阴唇。

  「大屁股这么大还装什么纯,骚货欠肏还不说,老子今天就把你肏成母猪,狠狠教训!」

  我把裤子一脱,二十五厘米的巨棒登时杀气腾腾地弹上了她的大屁股,抵在在她肥腻的巨臀上,压出一圈淫荡的黑丝肉环。然后狠狠把鸡巴往她丝袜腿缝隙里一挤,右手抽出,一送一抽顿时让这骚货的老逼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她哀鸣了一声,丰硕的大腿狠狠绷直,竟是直接小小高潮一次,内裤和丝袜黏得更加的薄,更加的湿滑,肥阴唇流出淫液,把我的鸡巴涂抹得油亮,仿佛淬了火黝黑的铁棍!

  而她,则像是战败者无力的战旗,被我征服,被我挂在鸡巴上,无力地低吟。
  「骚货,快说,要做我的母狗,做我的性奴,做一只只会吃鸡巴的母猪!」
  「不要……」

  「不听话,看来,我得给你一个深刻的教训。」

  我双脚站稳,两只手收回,一左一右抓住她的两瓣丰臀,将她的肥臀死死固定住,狠狠向两边一掰!

  阴部,屁眼顿时都被粗暴地拉开,扩张。

  霓桦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疯狂地晃动起巨臀。

  但我怎么可能让到手地美味浪肉,有条不紊地将巨鸡巴从她湿滑的双腿间抽出,仿佛在凶狠地蓄力。

  「骚货,我要把你地丝袜和内裤一起肏进你的阴道里去!让你变成丝袜骚逼!以后不被肏就活不下去!!」

  「不——!!」

  在霓桦地哀鸣中,我毫不留情地将腰一挺,用硕大地龟头把她地丝袜和内裤一起肏了进去!

  「啊——!」霓桦一声仿佛到了极点的声音,整个人爽得翻起白眼,骚逼又喷出一大股浪水,「不,不要,不要这么大,这么粗鲁,我会坏掉的,我的巨臀,我的肥尻,会被肏成便器的!」

  丝袜和内裤连着紧致的阴道,就像是千百个少女的嫩手一样,紧紧箍住了我鹅蛋大小的龟头,我揪住她飘飞的大波浪金发,一手抓着她地巨臀,慢慢把鸡巴又往回拉扯,抽回来的途中,大屁股人妻浑身都在颤抖,两眼白翻。

  很快,我就适应了这黑丝大骚逼的柔滑的触感,大鸡巴向前疯狂顶动,干得这硕大的肥屁股「噗嗤,噗嗤」,肉浪一波接着一波。

  「哦……哦……哦……」大屁股人妻晃着金色的大波浪,被我粗暴地压在胯下,美艳的骚脸通红,低头瞄向那根让她堕落的巨棒,看它一下消失在自己两片肥硕鼓胀的馒头穴里,带来比自己老公充实无数倍的饱满感,一下又带着淫液飞溅拔出,又是无尽的羞耻,霓桦的眼神渐渐迷离。

  「喔!喔!喔……!大鸡巴……哦……!大鸡巴的屌同学……哦……!别肏了,老师……啊……!老师有老公……不能给老公带绿帽,啊……!停下,停下,停下啦……!」

  「我叫你喊停!!」我一声怒吼,把她的双手扯到身后用一只手锁住,另一只手握住她胸前的大奶,凶狠借力,连续十下全根没入,大力抽送,次次撞得丝袜花心凹陷,撞得丝袜肥屁股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窒息式的高潮,直到她的屁股痉挛不已,我才慢慢停下,「还停不停?」

  「停……停下——呜噫噫噫噫————噫!!」我又是十记凶狠地肏干,干得大屁股骚货伸长了脖子,满脸憋红,窒息再次高潮,然后就软软地俯下身子,大奶子压在地上,娇喘吁吁,满脸汗水和潮红。

  「还停不停?」我把头凑到她耳朵边,轻声问,却不给她回答的时间,直接用自己更大的嘴唇覆盖住她诱人的鲜红小嘴,强行接吻,好半天才放开。

  「不,不要……」霓桦双眼无神地俯在地上,似乎还在防抗,正当我准备对她进行新一轮的窒息十连肏时,「不要……停,不要停下……肏我,随便肏我吧……」

  我顿时兴奋的不行,抄起她的一条黑丝美腿就抱在怀里,让她侧面躺在办公桌上,细细感受丝袜和浑圆大腿带给我的美妙触感,我知道,这肉感丝袜骚货已经被我征服,成为我的泄欲工具,可以慢慢享受了。

  「骚货,这么快就不抵抗了?果然是喜欢穿黑丝包臀高跟鞋的女人都是欠肏的骚货!说,你是不是想勾引大鸡巴的男人来肏你?」一边舔着她的被丝袜紧紧包裹的小腿,一边抽出整条鸡巴再一下猛地全根没入,有节奏地抽拉出无数淫水。
  「啊~ 啊……是,是!骚货每天穿不同的丝袜就是为了勾引大鸡巴男人,勾引屌同学,要你们撕开我的丝袜,掀起裙子就可以肏到我闷在包臀裙里热熟的屁股!」

  听着她下贱的发言,我愈发兴奋,跳起来借着重力加速度就是狠狠一捅,可怕的巨棒瞬间到底,撞在霓桦柔软的子宫上,发出咚的一声!

  她支撑着身体的黑丝美腿顿时就是一弯,被向前撞得贴在了桌子上,子宫口避无可避,立马被巨大的龟头撞得抽搐!

  骚货立刻就伸直了脖子,一度失声尖叫,整个屁股规律性地颤抖,抖出一圈又一圈的肉浪,喷出大股淫液。

  但我不管不顾,感觉这样这样肏起来非常带感,就开始跳着干,一次比一次撞得重!

  骚货支撑的丝袜肉腿几下就软了,整个人就靠着上半身的摩擦力还留在桌上。
  我跳起来,下面那条黑色油光大腿就伸直,脚背拼命地绷直,妄图把屁股太高一点,让子宫口不被我的龟头撞得那么惨,但我的肏功可是她能想象的,鸡巴每次都会十分凶狠地撞上她的花心,骚浪肉感大腿立时又是一弯,十几厘米的高跟打在地上,整个人被我干得哒哒哒作响。

  又是一次骚货从未体验过的子宫痉挛,大量淫液狠狠打在我的龟头上,她嘶哑着声音尖叫。

  「屌同学,求你轻点!啊~ !!老师,老师服了!啊~ !!屌……大人,啊……!大鸡巴主人!啊……!老师的丝袜肥逼被肏服了!真的服了!!请您轻点,轻点!」

  「真的吗?」我面带诡异的微笑,看着黑丝袜屁股又飙出一大股激流般骚水,稍稍放慢了一些。

  「是的,是的……骚逼服了……!真的服了……!被您的大鸡巴彻底征服了……!!!」大屁股人妻讨好地看着我,用还在抽搐不时喷洒小股淫液的子宫轻轻研磨我的龟头。

  「那好!你现在给我趴在地上!」我让丝袜骚熟女背对着我趴在地上,一对巨乳被压成两张肉饼,下半身的屁股高高隆起,大阴唇紧贴淫液溅得最多的那一块儿地面。

  「很好,现在我用多大劲儿,你都承受得住了。」我把鸡巴送进她饱满的馒头穴里,还没开插,霓桦就开始疯狂的求饶,但立即就被我一顿凶猛的暴奸镇压下去。

  「我现在说一句,你答一句!你要答得不好,我就把你的骚逼肏烂!」
  「不要……哦……肏烂……哦……丝袜大屁股……哦……的骚逼!主人您说,我一定……噫……!我一定好好啊啊啊……!回答……!」

  我平行趴在她的身上,把这个丝袜人妻每一寸的肌肤都死死压在自己身下,双手锢在她的肩膀两旁,像是彻底控制住了一个深陷在性爱的陷阱中肥熟的猎物。
  我把屁股抬高到极致,然后重重落下,龟头重重打在花心后,又借助丝袜屁股和骚货子宫惊人的弹性把鸡巴重新拔出,然后又落下,弹起拔出,又落下弹出,就像个猪儿虫似的趴在霓桦这片白花花的浪肉上疯狂耸动!

  每一次拔出,两人身下的淫水就像周围扩大一分,每一次撞击,丝袜熟女就被撞得向前移动一分,淫水把丝袜都完全浸湿,仿佛是霓桦把她的淫水当墨,把丝袜肥腿当毛笔,书写出一条长长的一字。

  「骚货!我要你以后不穿内裤,让我想怎么干你就怎么干你!」

  「好,好啊啊啊啊……!骚货以后……哦……不穿内裤……哦……见到屌同学……哦……就让屌同学的鸡巴……哦……大鸡巴肏!」

  「骚货!我要你以后见到我就要掀起裙子,让我随便玩弄你的大屁股!」
  「啊~ 啊……啊……!好,好的,母狗以后见到屌同学就要露出黑丝大屁股,仍您玩弄……」巨尻教师疯了似的摇头,仿佛被我奸傻了。

  「骚货!以后见到我的鸡巴硬了,就要跪下!」

  「好,啊啊啊……!以后母狗见到屌同学的大鸡巴……哦……哦……哦……就五体投地……爬着让屌同学拿着巨棒随意凌辱!」

  骚货浪肉听着我征服的宣言,阴道又开始疯狂抽搐,硕大的黑丝屁股翻起阵阵止不住的肉浪向后回顶,但立马就被我凶狠地爆肏了回去,喷出大股淫水。
  我趴在她地背上,双手伸在白色紧身衣里握住她的奶奶,鸡巴打桩机一样的锤入她的子宫,淫水四溅,将她整个撞得向前拖动,黑丝袜从大腿根部到小脚上的每一个脚指头都全部被地上的淫水浸湿,贴在肉上,水光淫糜。

  我大汗淋漓,做着狂野的冲刺,一手抓着熟女汗腾腾的大奶子,一手抓着她浸满了淫液的黑丝大屁股,最后疯狂捶击子宫,马上就要射精!

  「骚货,我要射进你的逼里,今晚就夹着我的精液去给他们上课!」

  霓桦已经被我顶的说不出话来,丝袜屁股疯狂扭动,吐出小香舌,两眼泛白,阴道一紧,喷出了大量的高潮汁,我则是狠狠一顶腰际,大量浑浊的精液顿时疯狂涌进了她柔软的子宫,因为巨蛋里的储量实在太过惊人,很快就有溢出的精液从我的巨根下溢出,但我还在射,而且量还很足!

  「不行,这样不过瘾,我还要往你的丝袜里射!」

  「不,不要……今晚……还有课……射进丝袜……味道……会被发现啊啊啊啊啊————!」

  「你是母狗,我是主人,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大鸡巴一抽,对着她的深深的屁股缝又是一顿爆射,然和把肥硕的丝袜肥臀一合,顿时有一层的白浆被浪肉挤出。

  然后又提起和骚货屁股贴在一起的丝袜,鸡巴一捅,放在她的丝袜下狂射起来,那种被淫液浸湿而变得温暖湿润的丝袜,简直就像是精液射出的催化剂一样!
  我大股大股的精液顺着紧紧黏在人妻屁股上的丝袜,立马铺满了她两块儿风骚的屁股蛋。

  「呼——!真他妈爽!」我摸着被我射满的精液丝袜屁股,手中占满了粘稠的白浆,一手凑到骚货嘴边,让她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给我舔干净,另一只手往骚货的大腿丝袜上抹去,直到她两双丝袜大腿上都铺满了我白花花的精液,我才从骚货人妻身上下来。

  蹲到她面前,捏开她的樱桃小嘴,把裹满了白浆的大鸡巴一点点放她嘴里,直到她把我整条鸡巴都舔得干干净净,把精液一口口吃下。

  「去,用你的舌头舔干净这个办公室,丝袜不许脱,味道大,就再套上几层丝袜,我这专门为你买了十双超薄的!今天晚自习帮我请假,你也别守着那群小崽子了,到女厕来,我干你的骚逼,让你爽!」

  「嗯……好的,大鸡巴主人。」霓桦满脸潮红的答应下来。

  不一会儿,我就见骚货母狗伏地的舔净了整个办公室淫液精液,然后又从我这儿接过十双丝袜,都放进包里,用一双将地上残留的液体全都擦拭干净,然后把丝袜揉做一团,正准备丢掉。

  「别扔!这只丝袜也要穿到外面。」我顿时下令到。

  霓桦羞红了脸,但没有反抗,她撅起肥屁股弯下腰,解开一双性感的黑色高跟,来到椅子上坐下,翘起一双湿漉漉的丝袜肉感长腿,准备把丝袜往腿上套。
  但又有哪个男人能忍得住,让一双被淫液浸湿的肉感大长腿在自己面前安安稳稳地套上另一层丝袜呢?

  我见她先套的是右腿,当即就抄起她另一条腿就把鸡巴抵在了她的肉乎乎的左丝袜脚上:「你穿你的,我干我的,不耽误。」

  骚货教师满脸羞红地嗯了一声,继续往肉感大腿上套起丝袜,刚把右腿第二层丝袜穿上一半,就听到刺啦一声,左脚脚跟处的丝袜被我撕开个口子。

  我一挺腰,大鸡巴立刻长驱直入软乎乎,滑腻腻,热乎乎,还有丝袜的丝质感,简直要爽上天去!整个鸡巴登时把这只湿滑的黑丝小淫脚贴得满满的涨涨的,甚至在五根晶莹的脚指头前方还露出个被黑丝紧裹的大龟头!

  脚下瞬间的刺激与鸡巴火热的温度,立马就让骚货霓桦发出了一声十分淫荡的媚叫,因为那鸡巴有着让人完全无法反抗的长度和硬度!

  虽然没肏进她的性器,但依然让她感到一种被男性鸡巴彻底占有的被征服感。
  「妈的,你这肉嫩的脚才叫丝袜足穴啊!」

  霓桦满脸羞红,听到我这么一夸,更是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声淫叫。

  骚货把右腿上的第二层黑丝袜套好,十分小声地叫我等一下再肏,要套左边的丝袜长腿。

  我顿时就不爽了,大鸡巴狠狠一顶她的丝袜骚脚,凶狠地盯住她,骚货顿时就被吓得菊花一紧,骚逼里又流出无数精液。

  她妩媚地瞪着水汽朦胧的大眼,刺啦一声主动把自己的右脚丝袜撕出一个口子:「主人,请先肏母狗右边的丝袜足穴,同样柔软舒适……!肏新屄,彻底占据贱狗的双脚!不满意,您换着肏也好啊……!」

  我这才淫笑一声,粗暴地换过她的骚脚,找准她撕出的洞口就捅进鸡巴。
  骚货足足套了有五层丝袜,才完全遮盖了我精液浓烈的气味,一双浑圆的大长腿变得更加粗壮充满肉感,丝袜更加光亮诱人。

  而在整个穿袜的途中,她的丝袜骚脚则被我换着被肏了好几轮,几乎每一只丝袜都被我开了个大洞,容纳我的鸡巴,直到最后才把浓厚的精液射进了她左边的足底,又让骚货红着脸把骚脚里的精液涂平,完全浸染了三四层丝袜,才心满意足的把她放开。

  「骚货,你现在的骚逼和骚脚都是我的私人物品了,明白吗!」

  「是……」

  然后霓桦又俏生生地开始往浸满精液的丝袜美足上穿高跟鞋,我两眼一瞪,鼻息又是一粗:「丝袜骚货,先穿好右脚!老子要给你的丝袜高跟也干上一炮,给你的右边也射一发精液才行!」

  「好的,主人……」

  露趾高跟鞋本来就比较紧,再加上我的龟头实在太大,只好让骚货只扣住脚踝处的环扣,五根被五层丝袜紧紧包裹的脚指头则被我拿在手里,和鞋底一起握着,像是飞机杯一样套在我的大鸡巴上,然后狠狠肏弄,次次深入到底,肏得骚货是面红耳赤,直到我精液都射出来,浸满了整只鞋面,她都没能穿上另一只高跟鞋。

  射完三泡精液,我觉得积压在内心的欲火终于消减了一丝,高兴地说道:「骚货,今晚来女厕前,你最好在自己的屁眼里涂点精液或者润滑剂,别怪我到时候干爆你的屁眼!」

  骚货一愣,顿时哀求起来:「大鸡巴主人,求求你今晚不要干骚货的屁眼好不好,骚逼都已经很痛了,再被您干进屁眼,骚货会走不动路的!过几天,过几天好嘛?等丝袜大屁股适应了主人的鸡巴,骚货主动洗干净屁眼,仍由主人肏弄!」
  但我怎么可能答应她的请求,我要肏,就要彻底把她三个洞都彻底肏服才行!
  在骚货一脸哀求的模样中,我跳起来就把她的上半身压在我的屁股下面,然后握住大鸡巴狂甩她浓妆艳抹诱人勾魂的骚脸,打得她昏头转向,吸入无数我鸡巴散发出的浓烈气味,不一会儿大脑就被鸡巴两个字完全填满。

  骚货终于屈服,先是把我的龟头含进嘴里求饶,然后摇着屁股把手伸进五层丝袜逼里,掏出一手的精液,往自己的屁眼抹去,为今晚的丝袜大战做准备……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