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於嫣逍遥】(第八章) 作者:randy417
【於嫣逍遥】(第八章) 作者:randy417
字数:12447


             第八章突破

  偌大一个客厅,从橱柜酒柜等家具的装饰风格就知道这里的主人非富即贵,在客厅里那张真皮沙发上这时侧卧着两具缠绵的肉体。随着,那越来越热烈的亲吻和抚摸,衣服也一件一件的掉落在地上,两具雪白的肉体相互交叠在一起,就像两白蛇一般,扭动着那充满诱惑的身躯。

  躲在二楼的肖振羽,此时是口干舌燥,虽说现在社会上蕾丝边的新闻不少,但是真的在眼前上演这一幕的时候,那分刺激真的比男女之间要强烈的多。更何况是两个美女,他拿着手机躲在门缝中将眼前的这一幕全都记录了下来。

    「呜~ 呜~ 」伍若蝶和刘婧羽口舌交缠着,彼此的呼吸也越来越浓重起来。

  刘婧羽搂着伍若蝶的脖子压在她身上,长长的马尾也因为这热烈的亲吻散开来,覆盖下来,遮盖住他们接吻的面庞。伍若蝶双手则抱住刘婧羽的后背在她那纤细的要件抚摸着,时不时的在她那粉嫩的屁股上抓上一把,每次松手的时候那洁白的臀肉就像布丁一般晃动带出一波诱人的涟漪。她们的双腿相互交叉摩擦。
  「嗯~~~~呼~ 」随着一声长长的喘息,刘婧羽慢慢的抬起身体,伸手将头发
往后撩了一下,这才看见伍若蝶和她满面的潮红,刘婧羽一手抓住伍若蝶的奶子揉捏着一边看着她。伍若蝶向沙发的靠背上挪了下,身体靠在上面,刚才抓捏刘婧羽臀部的手变的温柔起来,在那臀尖上轻轻的抚摸着,然后突然中指上翘深入股沟深处抚一下,刘婧羽腰臀腿瞬间绷住。

  「怎么?什么时候这么敏感了?」伍若蝶眼角带着笑意的说道,手确被刘婧羽的腿给夹住,也不知道手指有没有再撩拨着。

    「我一直很敏感的~ 」刘婧羽深喘了一口气说道。

    「我怎么记得,以前你跟我说连做爱都没高潮了?」伍若蝶笑嘻嘻的说道。
  「男人的那东西,我从来就没感觉,看着就觉得恶心~ 」刘婧羽撇撇嘴巴说道。然后晃了晃那如同桃子般的臀肉,说道:「还是女人懂得女人!」

  「你还是没过自己心里的那关~ 」伍若蝶抽出手来说道,然后看了看指腹上有一层亮晶晶的液体然后伸到刘婧羽嘴巴旁说道:「诺!你的东西,快舔干净!」
  刘婧羽伸出舌头在手指上舔了舔然后将整个手指含住吸吮了一下吐出来「嫂子~ 你真美!」刘婧羽说吧伸出舌头在伍若蝶的嫩唇在舔了舔,却被伍若蝶一张口吸了进去。

    「呜~ 呜~ 」两人又贴到一起亲吻起来。

    「你要憋死我啊!」两人分开黏在一起的嘴唇伍若蝶说道。

  「谁让嫂子这么诱人,我实在忍不住!」刘婧羽嬉笑着下巴靠在伍若蝶的颈部然后一只手玩弄着伍若蝶的胸部。

  「赵安年轻力壮的,还没把你伺候好啊,把你饥渴成这样~ 」伍若蝶侧过身体也伸出一只手抓住刘婧羽胸口蹦着的大白兔。

  「男人的鸡巴有什么好的?还不如按摩棒,要不是怕他出去乱搞我都懒得和他做,看到那东西就恶心~ 」刘婧羽揉够了伍若蝶的奶子,将手往下伸到伍若蝶的两腿之间摸了一把说道:「还说我,你看你,都快发大水了!嘻嘻嘻~ 」刘婧羽将手也拿到伍若蝶的面前说道:「自己的东西,舔掉!」

    「呜~ 呜~ 」

  「嫂子你舌头真滑,真软!真是便宜我哥了,现在倒好,为了外面的女人把自己给废了,也是活该~ 」刘婧羽说道。

    「你还是怪他……哎!」伍若蝶叹了口气。

  「我不是怪他,我是恨他!要不是他,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就不怪他?」刘婧羽咬着银牙说道。

  「怪又有什么用,现在他都那样,也算是报应吧!」伍若蝶若有所思的捏了一下刘婧羽的乳头,后者则颤抖了一下,继续伸手去伍若蝶的下体抚摸着。
  「嗯~ 嗯~ 」不一会两个女人呻吟声就弥漫开了,带着那淫靡的气味,而楼上那位偷窥者的荷尔蒙都快要杀掉他了,下体胀鼓鼓的。

  沙发上两个女人张开修长的大腿相互交叉,将阴部相互接触,摩擦着,两人挺着上半身,不断的扭动着要不,阴毛重叠在一起分不清谁是谁的,阴唇因为兴奋而充血,阴道微张,在浓密的阴毛中那嫩红甚是鲜艳,慢慢的淫液顺着阴道流出,在两阴唇阴毛的摩擦下慢慢变成乳白色的沫,染在阴毛上,将原本蓬松的阴毛打湿,一直流到股沟里。两个湿哒哒的阴部相互摩擦着也发出「啪啪啪」的的水声来。

  「嗯~ 嫂子,我要~ 我要~ 到~~到了~~~ 呀~~~~」随着刘婧羽的尖叫声她腰
部更加用力的扭动起来,而她的阴道口大张,喷涌出一股白色液体来身体伴随着抽搐慢慢的躺了下来。与此同时,伍若蝶腰部也用力扭动着。

  「我~ 我也到了~~~ 啊~~~ 」然后夹住刘婧羽的腿抽搐起来,股间一股水流
流了出来流到了沙发上又从沙发淌到了地上。

    许久,两个人才慢慢的爬起来,相互拥吻着。

    「快去洗洗吧~ 」伍若蝶说道,但是人却懒懒的靠在沙发上。

    「我没有力气了,要不你抱我去?」刘婧羽吻住伍若蝶的颈部嘴角带笑的说道。

  「我可没那么大力气~ 先躺会吧,反正现在没人会来。」伍若蝶用手摸了一把刘婧羽奶子。

    「嫂子,我哥现在这个情况,你以后怎么办?」刘婧羽问道。

    「怎么办?什么怎么办?」伍若蝶反问道。

    「你们性生活呗!」

    「就算他没出事之前他也不怎么碰我~ 现在更好直接断了念想!」
    「那你平时都是怎么解决的啊?」刘婧羽好像很感兴趣的问道。

  「要你管!你管好你自己吧!」伍若蝶嗔道「我要是想的话,赵安还不得乐死,平时我都是自己解决的,你和我可不一样,哦~~不会是,嘿嘿!」刘婧羽若有所思的笑了笑。

    「你想什么呢?」

    「老实交代是不是外面有小白脸?」刘婧羽用手捏住伍若蝶威胁道。
    「没有~ 」伍若蝶说道。

  「不信!看你刚才来的多激烈,喷了我一腿都是,都流到地上了,要是说你外面没人打死我都不信!」刘婧羽撇撇嘴说道。

    「不信拉倒~ 」说着伍若蝶要站起来却被刘婧羽一把拉住倒在刘婧羽的怀里。

  「你知道我性子的,不告诉我就不让你走!」刘婧羽贼兮兮的笑道,一边说一边将手伸到伍若蝶的两腿间,等伍若蝶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真没有~ 快把手指拿出来,不然我生气了!嗯~ 哦~~」伍若蝶佯装生气,
却被下体里的手指给破了功法。

    「嫂子,你的屄屄在咬我哦!」刘婧羽手指在伍若蝶的阴道中抽插着。
    「别闹了~ 嗯~ 一会俊杰要回来了!」伍若蝶扭动着屁股。

    「快告诉我那小白脸是谁!」

    「没有~ 」

  「还嘴硬!」刘婧羽将怀里的伍若蝶往前一推,伍若蝶就趴在了茶几上面,臀部撅起来,刘婧羽上前上身压在伍若蝶的背上,中指和无名指插入伍若蝶的阴道里抠挖起来,嘴上说道:「还不老实么?」

    「真没有~ ,婧羽~ 婧羽~ 饶了我吧!真没有啊~ 啊~~嗯~ 嗯~ 」

  「看来我要出绝招嘛?」说罢她将拇指往伍若蝶的屁眼上一插,慢慢的摩擦着。

    「不要~ 婧羽别,我求你了~ 」伍若蝶慌了起来。

    「还不快说~ 」

    「哦~~~ 嗯!没~ 没有~~」伍若蝶皱着眉头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说道。

  「还骗我~ 」刘婧羽低下头在伍若蝶的屁眼上吐了口唾液,然后大拇指在上面画圈。

    「这可是我哥教我的哦,不知道他有没有让你尝尝~ 」

  「婧羽~ 别~ 你放开我~ 呀~~~~~~~~~~」伍若蝶的一声高亢的尖叫吓的楼上
振羽一跳。

  「嫂子,还不说嘛?」刘婧羽像个女王一般趴在伍若蝶的后背,胀鼓鼓的乳房由于压力变了形状,她伸出舌头舔了舔伍若蝶的耳垂。

    「我说~ 有,行了吧!」

    「谁啊?」刘婧羽仿佛很有兴趣一般的问道。

    「你~ 你先~ 你先把手指拿出来!」伍若蝶说道。

    「还和我讨价还价!说完拿出来~ 」刘婧羽咬住伍若蝶的耳垂说着。
    「是,是~ 」伍若蝶变的吞吞吐吐的然后小声的说了什么。

    「什么?」刘婧羽吃惊的站了起来,手指也一下全拔了出来。

    「啊~~」伍若蝶叫了声瘫软在茶几上。

  「嘿嘿~ 嫂子,你真行,给我个戴绿帽子的竟然是他儿子!嘿嘿!」刘婧羽趴在伍若蝶的后背笑道。

  一会,伍若蝶爬起来又倒到沙发上张开腿,低下头看看了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刘婧羽说道:「帮我看看,肛门好像有些痛。」

  刘婧羽急忙撩了下头发蹲下来看了下,略带抱歉的脸色说道:「嫂子,对不住啊,是流血了,可能是我指甲划伤了!」

    「嗯~ 」伍若蝶皱了皱眉。

  「嫂子,是我不好,刚才情绪有点失控了,听到我哥被带绿帽子了,有点激动!」

    「你啊!算了,这都怪你哥~ 」

  「嫂子,你不怪我了?」刘婧羽俏生生的看着伍若蝶,和刚才的那个女王太的她完全是两个人。

    「你呀~ 」伍若蝶用手指点了下她的眉头。

    「嫂子,你真好!」

  「你哥做的孽,把你害成这样~ 」伍若蝶摸了下刘婧羽的头发接着说道:「他也算受到惩罚了!」

    「惩罚?哼~ 死了都嫌赚了!」

  「他死了又改变不了什么,事已至此就这样吧!」伍若蝶起身往浴室走去边走边说:」我去放水,你先坐会!」

  刘婧羽仿佛还沉浸在往事中在沙发上抱膝坐着然后回头看了下走向浴室的伍若蝶楠楠说道:「你远不知他禽兽到如何程度!要是你知道他在出事前两天还强奸了我,你还会让我原谅他吗?嫂子~ 」

    「水放好了,来吧!」伍若蝶的声音传来。

  「来了!」刘婧羽放开抱着膝盖的手,刚准备起身,低头看了下自己的阴部,外张的阴道口已经有微带白色的液体流了出来,她伸出手指摸了一下,放到鼻尖闻了闻说道:「真骚!」然后起身赤着脚走向卫生间,那修长的腿,翘挺的臀,纤细的腰肢,丰满的乳房,以及那双腿之间的那道缝隙深深的印在了楼上那位的脑海中。

  肖振羽赶紧起身收拾好东西,下楼,刚准备走,然后又返回,将地上的那条黑色蕾丝内裤捡起来放进口袋里,悄悄的打开门出去了,而此时的浴室中又上演了另一幕的春光。

  肖振羽出了小区,慢慢的踱着步子,走在路旁的行道树的阴影下,阳光斑驳的穿过叶子的缝隙撒到身上,在这盛夏的午后,他竟然觉得有那么一丝冷意,脑袋中不停的回放着这段时间所看的一切,他扬起头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夏日的风带着树梢来回的摆动,带动着那斑驳的阳光在他脸上来回的逡巡着,暖暖的,就像母亲的抚摸不禁让他有了些微的困意。睁开眼,低下头将后面的兜帽带起来,带上耳机。

  「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听清那仰望的人心底的孤独和叹息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记起曾与我同行消失在风里的身影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和会流泪的眼睛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越过谎言去拥抱你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夜空中最亮的星请指引我靠近你夜空中最亮的星是否知道那曾与我同心的身影如今在哪里夜空中最亮的星是否在意是太阳先升起还是意外先来临我宁愿所有痛苦都留在心里也不愿忘记你的眼睛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越过谎言去拥抱你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夜空中最亮的星请照亮我前行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和会流泪的眼睛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越过谎言去拥抱你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夜空中最亮的星请照亮我前行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听清那仰望的人心底的孤独和叹息」

  晚间,肖振羽吃饭晚饭就躲进房间里,他很好奇刘俊杰的那个加密的文件夹里到底有什么。于是他打开电脑试图破解,但是,无奈的是,想要破解密码并非那么容易的事,根据他掌握的一些信息他在纸上一一写下来,对了半天也没对上。
  于是他想到周翔,这小子一定有办法的。于是他一边转着笔一边拨通了周翔的电话,电话响了七八声才接。

    「振羽~ 什么~ 什么事?」周翔的声音有点喘息。

  「哦~ 没啥事,就是我这有个文件打不开,加密的,你懂得,你那有没有啥破解工具,借我用用?」振羽说这话的时候感觉电话那头的喘息声断断续续的,还有些轻微的撞击的声音。

    「哦~ 这个啊!倒是有~ 就是,就是我现在有点不方便!」周翔说道。
  「不方便?什么不方便?」振羽有点着急「哦~ 不是~ 那啥~ 是,是我~ 我
家网断了,没法上网,要不~ 要不~ 你明天~ 来我家拿吧~ 」周翔的声音有点漫
不经心「不要明天了,我一会就过去~ 」振羽说道「好的~ 好的~ 」周翔答应道
振羽刚准备挂掉电话,却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撩人酥麻的呻吟声「啊~ 啊~~~ 」

  紧接着听见一个女声说道:「我要~ 我要来了~~电话~~电话完了~ 嘛?」吓
得振羽立马把电话掐了,那个声音他很熟悉,他也知道是谁,他摇摇头,慢慢的跺出房间。

    於嫣夕刚收拾好,刚坐到沙发上把电视打开,振羽道:「妈,我一会出去趟!」

    「嗯~ 这会子出去干嘛?」於嫣夕歪过头来问道。

  「额~ 有点事情,一会就回来了!」振羽看着斜卧在沙发里歪过头来看着自己的那个女人,她最近刚换了发型,波浪般的秀发彰显着女人的自信和温柔,两条修长的眉头蹙在一起,素净的脸、娇艳的唇、明亮乌黑的瞳,明明很简单的三色却给人很惊艳的美,她回家后便换上的一件蓝底碎花的丝质连衣裙,辣的腰肢,傲人的胸部以及那洁白修长的腿让振羽看着有些炫目,而此时她正右腿叠到左腿上,上身慢慢的往后靠,双手在胸前交叉,脚上一双黑色细高跟凉拖,右脚尖还调皮的翘起来,大脚趾还扭了一下。振羽笑着看了眼,於嫣夕看到了他的眼神脸颊微微一红。

    「没什么啦,我一个发小今天让我去拿几样落在他那得东西,一会就回来。」

  振羽说道「那我送你去~ 」於嫣夕坐起来手撑着沙发说「不用啦妈~ 我去去就回来的!」肖振羽上前按住要站起来的於嫣夕。

  於嫣夕仰起头来看着振羽的脸然后伸出上手压在他的两边脸颊上说:「好好好~ 妈不去!早点回家~ 」

    「知道啦~ 」振羽笑嘻嘻的说道。

  振羽穿上鞋跟於嫣夕打个招呼就出门了,於嫣夕回想着那个晚上,振羽脸上的伤,刚才自己仔细看了还有些痕迹,于是拿上钥匙也跟着出去了。

  振羽出了小区打了辆车直奔周翔家去了,於嫣夕跟在后面看到振羽上了车也开着车在后面远远跟着。振羽坐在车上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乱七八糟的全是些糟心的事,不禁伸直了腰腹长长的叹了口气。

  「小伙子,年纪轻轻的叹什么气啊?」开车的是位老师傅从后视镜里看了振羽一样说道。

  「也没什么,就是最近遇到了一些不顺心的事!」振羽说道「年纪轻轻的能有啥不顺心的事~ 」

  「这~ 貌似不方便说!」振羽敷衍了句「人嘛,不都那么回事,先是要吃要穿,然后是要钱要权,男人想着睡女人,女人想着勾男人,其他的还能有啥?」
  「师傅,你这见地高明~ 」振羽笑笑说道一路上振羽和那老师傅聊了一路,到了地方,给了钱下车,老师傅又探出窗子说了句:「小伙子,这一带最近有点不大太平,早点回家!」

    「谢谢提醒!」振羽打完招呼就往胡同里去了。

  於嫣夕远远的看着肖振羽下了车往一个胡同里去了,也将车靠边挺好,跟上去了。但是进胡同前眼光瞥见右手边一两百米的路灯下有几个小青年蹲在那里抽烟,她看过去的时候,正好和他们看过的来目光碰到了,于是她看了一眼便回过头来匆匆的进了胡同。

  「嘿~ 哥几个,看见刚才那妞了嘛?」靠在路灯上的一个头发留的老长的小青年看到於嫣夕的身影消失在胡同口后回过头来说道。

  「早他妈看见了,那双大白腿这大晚上直晃老子的眼!」一个蹲那得黄毛深深的吸了口烟说道。

  「我觉得那妞的奶子一定很大,那腰也细的很,要是抓住要来他妈一炮,我宁愿少活十年!」另一个光头的恶狠狠的说。

    「那~~哥几个去看看?」剩下的一个杀马特试探的问道。

    「走~~~ 」那个光头将烟屁股摔在路上带头走了过去。

  肖振羽走在这条老胡同里才发现,这里原本的路灯都已经不亮了,他四处打探,又回想到刚才那个出租车老师傅的那句话,「看来,这里最近又有些不太平了!」不觉思绪又飘回到四五年前的一个晚上,那时候也是听大人说外面晚上不太平,不是这家丢了鸡就是那家丢了狗,甚至是有一家人洗澡的时候发现窗户的缝隙里有一只眼,吓得那个刚结婚没多久的小媳妇尖叫起来,后来没多久,那条胡同外的路灯就接二连三的坏了,然后有一天夜里,那个小媳妇就被人强奸了,再后来,那个女人被家里人赶了出去,后来听大人们聊家常时候说那个女人疯了。
  振羽还记得小时那家子办喜酒的时候他也去了,那个女人他到现在还记得,很漂亮的一个大姐姐,那天穿着红色的旗袍,火红的嘴唇弯起的弧度,带着笑意的双眸的映像他每每想起来都觉得十分怀恋。后来有一阵子听说是市里严打,在这附近抓了好多人,其中有一个是个强奸犯,他记住那人是个光头,除此之外让他记住的是他那双阴鹜的眼。振羽一直觉得那个女人跟这个光头有很大的联系。为此,振羽那时候还特地的跟肖远山说要学武,先是学的摔跤,后来学拳击,前两年特流行的巴西柔术他也抽空去见识过,想到这里他到觉得自己挺搞笑的,为了一个罪犯去学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那时候在初中时这些东西却让他拜托了不少校园混混,要是没有发生那件事,要是老爸还活着,恐怕自己也能去参加一些这方面的比赛了。「最起码也能70公斤级的比赛试试身手啊~ 」想到这肖振羽彻底蛋疼了,越想越没底了。算了,还是拿到东西赶紧回家吧。他伸个懒腰把手放进兜帽衫的口袋里却发现不知道啥时候兜里多支笔。「刚才走急了,把笔都顺带出来了!」振羽拿着笔在手上转来转去,快到周翔家的时候,不注意笔掉了,于是蹲下来捡,迎着胡同口的光,他看见一个人影一闪一下不见了。

  「好熟悉的感觉~ 应该是个女人」他摸到笔后站了起来,又向后看了会,然后敲了敲周翔家的门。

  「谁啊?」里面一个女人的声音问道「陈姨嘛?我是振羽啊,我来找周翔的~ 」振羽说道「哦~ 振羽啊,等下啊!」里面一阵脚步声,门打开后陈姨看了眼是振羽又往两边看了看说:「快进来!」于是振羽被她拉进去后,陈姨立马把门关上。

  「陈姨怎么了?」振羽不解的问「你来的路上没发现啊,路灯全坏了,最近这片又不太平了!」

  「哦~ 发现了,那我拿上东西就走!」振羽说着,眼睛秒了一眼陈淑兰,发现她穿的是件连衣裙,但是呢,衣服侧面的拉链好像还没拉好,晚上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不过让振羽咂舌的是,拉链在腋下部位,没拉好的地方居然没有看见内衣,也就是说陈姨现在是真空的?没带胸罩?

  「振羽来了?」这时周翔打房门出来说「是啊,东西呢?」振羽问道,同时眼睛瞄了一眼周翔,好嘛,这小子穿条灰色的运动裤,裆部那还鼓鼓囊囊的,而且那肿胀之处貌似还有些「水迹」。

    「诺,给你!」周翔拿出一个U 盘递给振羽「谢啦,这东西快吗?」
    「放心,速度杠杠的!」

  「那就好,那我先走了!你们早点休息吧!」振羽将U 盘赛道口袋里就往外走。

  「要不今晚就住这吧,这么晚回去我不放心!」陈姨看振羽要走说道「不了不了,陈姨,没事的!我家里还有事,就先走了!」振羽说着打开了门,然后跟院子里的两人拜拜手就往胡同外面走。

  陈淑兰和周翔看振羽执意要走也只好嘱咐两句关上了门。振羽回想了下,我来的都迟了,他们怎么感觉还想才完事的一样?有觉自己多管闲事不禁摇摇头,往胡同口走去。走了一阵子,突然听见「嘶~~~ 」的一声,他当下警觉起来,二此时一阵香味飘到了他的鼻腔内。

  「这香味~~~ 」他问道这个味道顿时心下打鼓「不会的~ 不会的~ 」振羽对
这个味道再熟悉不过了,这香味只有一个人会有,那就是於嫣夕,她应该在家的。
    不会是她!不会是她!

  但是突然他又想到刚才看到的那个人影,瞬间他觉得血往上涌,他赶紧顺着刚才声音的方向跑去,月光在这条黑色的巷子里显得格外的亮。振羽感觉自己的心跳在加速,自己的血在燃烧,他每走一步都觉得空气中那熟悉的香味便浓一份,从下在这长大的他知道前面那里便是增福寺的后院,那里是一块空地,后来被寺里改成一个堆货场。

    「嘶~~~ 」

  「臭婊子~ 别动,再动老子掐死呢!」振羽一听头发倒竖大喊一声:「我操你妈!!」,立马加快速度。

  拐过巷子口,他迎着月光看见四个男人正压在一个女人身上,在撕扯她的衣服,,女人的黑色熊早已经被撕扯下来甩在一边,蓝色的碎花连衣裙被撕碎仅剩下一条黑色的内裤,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於嫣夕。

  这四个人正是刚才路边的那几个小混混,听见一声喊声后他们就停下了动作,果然从巷子里跑出一个人来,来人个子在一米七八左右,上身穿着一件都毛衫手背在身后,月光下看不清他的样子。那个光头站起来手里拿着匕首指着来人,说道:「别多管闲事啊~ 快滚!」振羽看了看於嫣夕,发现她正看着自己,脸上全是泪水,脸颊还有些红肿,嘴巴被一根蓝色的布条绑着,「唔~~~ 唔~~~~」振羽
心下大痛。

  「我滚你妈逼!」振羽来的路上捡了一块砖头,没待那人说话一声大喝之下立马将砖头砸了过去,那人哪里想到这人上来就动手。一转头直接招呼道脑袋上了。瞬间血就从脑门上冒了出来,那人一晕便到地上了。其余三人原本压在於嫣夕的身上正上下舔着,杀马特跟那个长毛裤子都退了下来,而黄毛则隔着於嫣夕的黑色蕾丝内裤舔着她的阴部,如今光头一倒这三人均是一愣,想赶紧起来迎敌,可是振羽根本不给机会,上去照杀马特的脑袋便是一脚,杀马特呼痛的滚在一边,然后一手抓住长毛的头发一手抓住黄毛的头发往用力一拉,两人大喊跟着爬站起来,黄毛裤子退了一半连滚带爬的被振羽甩在一旁,振羽赶紧上前把於嫣夕扶起来,才发现於嫣夕反抗的已经没了力气,站都站不稳了,他急忙脱下衣服包裹住於嫣夕光洁的身体,用力横抱住於嫣夕想往回跑,可是那个杀马特跑过来给了他后背一脚,他一个踉跄便扑倒在刚才光头到地的那里。但是他却把於嫣夕死死的抱在怀里往前滚了几圈将於嫣夕放地上立马站起来,冲着奔过来的杀马特的膝盖上就是一脚,右拳紧跟着就挥过去打在杀马特的左耳上,杀马特摇摇晃晃的就趴下了,黄毛冲过来就要抓振羽的衣服,振羽冲他鼻子上就是一拳,双手勾住他的脖颈右腿向后伸出,双臂用力下拉,膝盖上顶,连续两次、三次、四次,等长毛冲过来,振羽松开双手时,黄毛已经爬地下了,长毛吓的赶紧从光头手边拿起匕首。

  於嫣夕跟着振羽进了胡同,走了一会发现振羽蹲下来找什么东西,然后往她这看的时候,她下意识的躲到了一棵书后面,待他再伸头去看的时候,却发现振羽已经不见了,估计应该是进了他发小的院子里了。她刚想往前走的时候,从她身后伸出一只手把她的嘴死死的捂住,然后感觉的另一只手紧紧的箍着自己的腰肢,把她给抱了起来,她想要喊但是只能发出「唔~ 唔~~」的声音。紧接着从身后又走出三个人来,这三个人在她身上上下其手的乱摸着,然后抱着她的这个人说了句:「走~~别在这,去寺后面,今晚给兄弟们开开荤!」说着就要抱着於嫣夕走,於嫣夕想要抓住什么,却发现什么也抓不住。

    「嘶~~~~」

    「大哥,来,我把她的嘴绑住!」黄毛从於嫣夕的连衣裙的上撕下来一块布来。

    「救~~~~唔~~~~」於嫣夕刚想喊嘴巴里就被塞了住了然后用布条给绑了起来。

  「哇~~老大,这妞的胸部可真大,真白啊!」於嫣夕的连衣裙被撕碎后,黄毛按住於嫣夕傲人的双乳用力的揉搓,紧接着黑色的蕾丝胸罩也被扯下来甩在一边,杀马特更是将脸埋在於嫣夕的双峰见拼命的舔着。长毛则在於嫣夕的大腿上舔着,一只手按在於嫣夕的阴埠上来回的滑动着。光头按住啊於嫣夕的双手伸出舌头在她脸上来回的舔着。

    「大哥,这妞真是极品啊~ 」黄毛说道「卧槽,谁他妈把她脚给绑起来的?」

    长毛骂道「我绑的~ 」杀马特从於嫣夕的双峰中出来说「你傻逼,绑腿干嘛?」

    「我怕她跑了啊~ 」

  「艹~~~ 真尼玛煞笔,这么多人绑手就行了,还害的老子来解绳子,还尼玛系个死扣!」长毛骂骂咧咧的在解於嫣夕脚脖子上的布条,杀马特乘机会爬到於嫣夕的胯间伸出舌头来回舔着。於嫣夕感觉到下体被一个湿哒哒的东西来回的舔着,挣扎着想要避开,光头伸手就在她脸颊上扇了两个耳光。这两耳光打的於嫣夕一阵晕眩,几乎放弃了挣扎,但是隐约间听见一声怒吼声,那声音有些耳熟,她抬眼看去一个身影,一个熟悉的身影跑了过来。

  振羽顺手将原本插在屁股后面口袋里的笔拿了出来,一边伸手将裤腰带解开抽了出来。这条腰带跟着振羽好些年了,原本在上初中的时候碰到校园混混打架的时候时常会用到,裤带是牛皮的,而裤带头则是纯铜的,沉甸甸的越有二三两重,挥舞起来的力道更是翻倍。振羽看他不敢上前而黄毛和杀马特也在慢慢爬起来,他心里一急牛皮裤带抡园了往前一甩,长毛吓的往后一躲,原本爬在地上的光头趴了一会回过神来刚要爬起来缺从脑顶上飞下来一个裤带头,裤带头与光头接触的那一刹,鲜血就喷溅了出来,光头眼前一黑就有晕了过去。

    「来啊~~~ 」振羽大声怒吼着。

  说罢裤带又挥舞起来,长毛抓住振羽往回收裤带的时候冲了过来,振羽原本要往后躲,但是意识到於嫣夕就在身后,这一躲两人势必要被他们抓住,于是硬起头皮,咬着牙扔掉裤带和长毛撞到一起。

  「唔~~~ 唔~~~~」於嫣夕看到这一幕吓的「他要捅我的肚子~ 」振羽几乎是
很幸运的猜到了长毛的打算,左手死死的抓住长毛拿刀的右手手腕,右手却直接那笔插进了长毛右手的小臂上。

  「啊~~~~~ 」一声大叫划破夜空。黄毛和杀马特吓了一跳,这是周围多户人
家的窗户都亮了起来。

    「快跑~~~ 」杀马特和黄毛赶紧扛起仍趴在地上的光头对长毛低声喊着。

    长毛扔下匕首掉头跟着那三人跑去。

  振羽如同从悬崖边走过一般,一下子卸去了所有力气,但是考虑到於嫣夕现在这种样子要是被人看见也是件麻烦事,于是回过头用尽全力抱住於嫣夕往原来家的方向走去。

  於嫣夕就这么睁大眼睛看着这个男孩抱着自己吃力的走着,但是不知怎么的,她内心却是出奇的平静,就这么注视着他一步步的穿过黑暗的巷子,七拐八绕的来到一个门前。

    「妈,你能站住吗?」

    「唔~~」於嫣夕现在双手被绑,嘴巴也被绑住说不出话来,只好点头。
  振羽将於嫣夕放了下来,想要拿钥匙,发现今天出门没有带,然后伸手解开绑於嫣夕手和嘴巴的布条说到:「我没带钥匙,但是我知道怎么进去,你跟我来!」
    于是带於嫣夕转到屋子后面,然后说:「妈,我先托你上去,从这里能进去。」

    「这是哪?」於嫣夕打量了下问道「这是我原来的家~ 」

  「哦~ 」於嫣夕点点头「快进去,要是被人看到就麻烦了!」振羽说道「好~~」於嫣夕摇摇嘴唇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

  振羽抱住於嫣夕的小腿将於嫣夕举起来,於嫣夕攀住墙头但是手臂根本没有力气,于是振羽不得不伸手网上推她,但是一伸手就有点后悔可是想缩回来已经迟了。他手摸到了於嫣夕光滑的屁股上。

    「啊~ 」於嫣夕一声轻呼。

  「妈,对不起,我不是~~我不是故意的!」於嫣夕脸颊通红的回头看了看这个大男孩「嗯~ 你再用点力!」她小声的说了句,然后转过头去用力的往上爬。
    振羽用力向上推着,手却不由自主的在於嫣夕充满弹性的屁股上揉捏了一会。

    终于,於嫣夕爬到了墙头上,振羽喘息了一会也爬了上去。

    「妈~ 这是后院,我先下去,然后我再接住你。」

  「嗯~ 」振羽慢慢的趴下墙头,然后向於嫣夕示意,於嫣夕也按振羽的指导慢慢的往下爬,振羽接住她的那一刹那,腿上力气一失便倒了下去。於嫣夕丰满的臀部紧贴着振羽的胯部。振羽觉得自己胯下的旗帜一下子就升起来了,於嫣夕也觉得自己臀部顶着一个硬硬的东西,她意识到那是什么,于是想赶紧起身。
  「外~ 外面~ 外面什么动静?」突然从旁边传来一个女声,只是这个女声微带着些喘息声。

    「估计~ 又是些猫什么的!」另一个男声传了过来。於嫣夕一下安静下来。

  倒是她身下的振羽知道那是陈淑兰和周翔的声音。但是他奇怪的是,这两人到现在还没结束?

  振羽示意於嫣夕慢慢起身,然后他也爬起来,从院子的花盆下找到了钥匙打开了房间。进了房间打开灯后,於嫣夕才发觉自己身上只穿着振羽的一件坎肩兜帽衫和一条蕾丝内裤,而振羽则是光着上身,身上脏兮兮的,她眼睛看向振羽的时候注意到了他胯间的肿胀还有他看自己的眼光。

    「卫生间在哪?我先去洗澡!」於嫣夕脸上通红。

    「哦哦~ 在这边!」振羽带着於嫣夕进了卫生间,他则在外面打开热水器。

    「振羽,你~ 你能帮我找些衣服嘛?」

  「哦~ 好的!」振羽将衣服递进去的时候,於嫣夕看到了他手臂上的擦痕,是刚才抱着她跌倒时候擦伤的。她没伸手拿衣服,而是伸手在他伤口周围抚摸着问道:「疼吗?」

    「不~~不疼的!」

    「振羽~ 」

    「啊?」

    「对不起~ 」

    「没事的,这点小伤不碍事的!」

  於嫣夕伸手接过衣服,振羽刚想收回手,却被於嫣夕抓住了,然后说:「一起洗吧,夜里凉别感冒了!」

  周翔今天同学聚会从同学那弄到一颗威哥,于是今天聚会回来之后,就拉着陈淑兰试药,可惜呢不知道是没经验还是那个同学没说清楚,他跟陈淑兰开始后才把药吃了,中途还接了肖振羽的一个电话,完事之后还在说这药也就那么回事嘛。可是没多久他发现自己的鸡巴又硬了起来,而且是莫名其妙的就硬了,然后没办法,只好母子两有抽插起来,只是才没一会,肖振羽来了,只好先把东西给了他,待他走后两人在院子里就交合起来。

    「妈~ 我咋还没感觉呢?」

    「嗯~ 嗯~ 你慢点~~让你~ 没事~ 乱吃药~ !」

    「妈~ 」

  「别叫我妈~~嗯~ 你慢点!嗯嗯~~怎么跟个驴一样~~」周翔抱陈淑兰爬在她
上面用力的耸动着下身,粗大的鸡巴在陈淑兰的腔道里进进出出,陈淑兰的阴唇也跟着翻进翻出。

  「妈~ 换个体位吧!」周翔抱起陈淑兰,陈淑兰配合的双手勾住他的脖颈,但是周翔却不是要换体位而是抱着陈淑安下了床,来到了卫生间。

    「你干什么?来这里干嘛?」陈淑兰问道。

    「换体位啊!」周翔每说一个字就用力的抽插一下。

    「啊~~啊~~啊~~啊~~」

    而周翔家跟振羽家只一墙之隔。

    卫生间里雾气缭绕,振羽坐在浴缸里,於嫣夕蹲在她后面,给他打着泡沫。
  两人都没有说话,搓洗的一会,於嫣夕想要拿喷头给他冲洗,脚下一滑便抱住振羽,振羽觉得自己背后被两个肉球给顶住,原本强压下去的欲望「蹭~ 」的复活了。肉棒将还没脱掉的内裤顶出一个高高的帐篷来。於嫣夕趴在振羽的肩头看的一清二楚。突然听到隔壁有声音:「来这里干什么?」

    「换体位啊!」

    「啊~ 啊~ 啊~ 啊~ 」

    「妈~ 来屁股撅高一点,对,我进去咯~ 」

    「啊~~~~慢点」

    「妈~ 快看镜子~ 」

    「我不要~~~ 啊~ 啊~~~ 」

    「妈~~你表情好~~~ 淫荡哦~~」

    「嗯~~~ 啊~~~ 」

  隔壁这两人一时呆住了,振羽是知道的,但是於嫣夕却哪知晓,这母子乱伦听过但是确实没见过啊,如今却活生生的在一墙之隔的对面发生了。

  振羽慢慢的转过身来,胯间的愤怒仿佛要冲破牢笼一般,於嫣夕脸上嫣红,振羽双手慢慢的攀上她的双峰,攀到刚戴好没多会的胸罩上,轻轻的揉捏着。然后一只手抚上於嫣夕的脸颊问道:「疼吗?」

  「不疼~ 」於嫣夕抬眼看着眼前的这个大男孩,两人眼神交汇中,隔壁的啪啪啪之声不觉于耳。

    「妈~ 快看,我的鸡巴~~~ 你的豆豆都勃起了哎~~」

    「啪啪啪」

  振羽觉得自己心中一股热血直冲脑顶,他脑袋一片空白,他只想要眼前的这个女人,其他的他都不想管,于是他抱住於嫣夕的脸颊吻了下去。

    「儿子~~~ 我不行了~~~ 啊~~~~要来~ 要来了~~~ 啊~~~~~ 」

    「哇~~~ 妈,你~~~ 你潮吹了哎~~~~」

  内心的悸动是热烈的,很快振羽和於嫣夕便赤裸相见,两人的唇一直纠缠在一起,粗重的喘息仿佛迎合着旁边的「啪~ 啪~ 啪~ 」

    「妈~~你好美~ 」

    「振羽~~我~~~ 」

    隔壁:「妈~~我~~好爱你~ 」

    「啪啪啪」

    「儿~~子~ 嗯~~,妈~~~ 妈~ 也~~啊~~~ 爱~~~ 爱你!嗯~~嗯~~」

    这边:「妈~~我爱你~~」

    「我也爱你~ 儿子~~」

  两人相互探索着对方的身体,只是振羽是个初哥,有些措手无助,於嫣夕只得一步步的指导着他,当振羽趴在於嫣夕的胯间时,於嫣夕别过头红着脸不敢看,振羽愣了会伸出舌头慢慢的舔舐,从阴埠到大阴唇再到小阴唇,每当舌尖撩过阴蒂的时候,於嫣夕身体都是一紧,她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一时间只能听见喷头下的沙沙水声和於嫣夕喉见的呜咽声以及隔壁的啪啪啪声。

  振羽抬起头来看着於嫣夕微闭着双眸,眼角带着浓浓的春意,右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丰满的胸脯伴随着喘息上下起伏着激起一阵阵的春浪来。振羽站起来走出浴缸,将於嫣夕横抱在胸前走到原本父母的卧室里,将於嫣夕横放在床上,然后将湿漉漉的内裤脱下,爬到於嫣夕的双腿之间,从上面俯视着她。

  於嫣夕看着眼前的这个大男孩,贝齿轻咬了下右手拇指,然后嘴角带笑的伸出双手勾住振羽的脖颈让他紧紧的贴在自己的双乳上。

    「孩子~ 听见我的心跳了嘛?」

    「嗯~~」

    「跳的快吗?」

    「嗯~ 」

    「振羽,记住,从这一刻起,我的心为你而跳动~ 」

    振羽缓缓抬起头看着於嫣夕,然后吻上她的唇,津液相渡,唇舌缠绵。
  许久,振羽抬起头来,低下头看了看身下的这个女人,宛如一件精美的羊脂玉一般洁白润滑,他吻吻了於嫣夕的额头说道:「妈~ 我……」

    於嫣夕伸出手指按住他的嘴唇,道:「妈都知道~ 」

  之间於嫣夕张开双腿,将自己最柔软的的地方向这个男人张开怀抱,伸出左右轻轻的握住振羽勃起肿胀的阴茎,来回抚摸了一会,嘴角微微上翘:「跟我来~ 」

  指引着那坚硬来到自己的玉门前,当振羽的龟头刚触碰到於嫣夕的阴道口时,两人同时「啊~ 」了一声。

  「来吧~~儿子~~~ 」於嫣夕双腿勾上额振羽的腰胯,双手勾住他的脖颈,媚
眼如丝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将要占有自己的人。

    「妈~ 」

    「嗯~ 」

    「我会用剩下我剩余的心跳去陪伴你~ 」振羽说完吻住於嫣夕的唇,然后腰
部用力缓缓插入於嫣夕的玉门之中,於嫣夕嘤咛一声,双手双脚用力将振羽牢牢的抱在怀里。

    「儿子~ 你是我的儿子~~~ 」於嫣夕轻声说道。不知觉中眼角仿佛有泪珠划
过。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梦晓辉音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