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宾的性半生】(140-143)【作者:通路】
【宾的性半生】(140-143)【作者:通路】
字数:12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40章

  宾开车上路十分生气手里从成人礼赞药店买的杜雷斯,让他今天丢人现眼,总结出自己的四大不满,一后面的圆环勒的阴茎生疼,影响快感,二不够粗戴上就夹挤的慌,最要命的是还他妈的会破,三前面的小脑袋不够大,装不下精液,四就是为了安全留下足够的射精空间,就又不够长了。

  宾来到另一家外有绿药店站在安全套货架前,看着几种套套,有普通的跟他手里的一样立刻否定,害得我够惨的了!套上带突点的和带圆环的会增加女方的快感,可还是不能确定那种是大号的,现在首先是要解决温饱的问题。

  一个女店员像是店长友善的走过来问:「有什么能帮到你?」

  宾为了不使她误解平和的问,「那种比较大?」

  可还是被误解了,「它们都是超薄的。」

  宾只好直接了当,「我是问尺寸,大号的!」

  女店员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手一扬,「你是问大一号的,哪种尺寸超大的?」
  「是!」,有什么奇怪,我们中国人的就一定短小吗?不信你来试试!女店员从宾的眼神里读到了明显的挑衅,用手一指货架上单个包装的特洛伊木马牌,「这种,」,就落荒而逃。

  宾拿下来一比包装也大一号,应该是大个的,数一数只剩三个了,确定三个是一样。一比较大包装的价格高了几倍,又看到杜雷斯也有这样大个的,想想这特洛伊木马的寓意好像更贴切。宾来到出口付款,又是哪个女店员,宾边付钱边问:「请问店里还有这样的特洛伊吗?」

  「嗯,你过两天再过来吧。」,女店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把宾打发走了事。
  宾重新的上路回家,这安全的第一要务算是解决了。

           ***  ***  ***

  很快宾的L1就批下来了,公司发来的货也陆续小批量的卖出,货款及时回笼短期的生存算是解决了。联系的范围越来越广,还真有点忙不过来,偶尔还得迎来送往,从这些同事身上,宾也看到以前的自己是多么的不着实地的浮夸急躁。
  来到美国西部的人们,一项必须的考察项目就是名正言顺的去拉斯维加斯体会那里的繁华和资本主义的奢侈腐朽没落。

  宾开展业务的同时有空也会去雷诺和拉斯维加斯,赌场里的纸醉金迷。赌场大堂和走廊里会看到相片上中了角子机大奖的人们开心的笑容,更多是面露贪婪的赌客输光兜里最后一个铜板,失落的坐上大巴或者开车回家。还有人转身进入当铺拿上钱再回去拼杀,然后再次失望的离开。

  宾回到驻地,去图书馆借了一堆有关的书籍,开始研究各种赌博。从中选定理论上统计比率赌客赢面稍高一点点的二十一点,开始细致研究几十年来几位作者关于二十一点的各种玩法技巧,如何提高赌客的赢面。二十一点庄家只有一种规矩就保证了那极其接近一半的赢率,而赌客的心理,玩的时间不够长,其他赌客乱叫牌的干扰必然导致赢率降低,结果就是庄家永远是最后的赢家。

  人们都说小玩怡情,进赌场玩两把撞撞运气。宾没这么想,那是去送钱的。就像搞科研一样,开始制定严格的规矩并铭记于心。

  宾周末来到赌场检验自己的定力和判断,进了赌场宾并没有立即亟不可待的坐在赌抬上。而是耐心的观察赌场环境和赌客,直到自认为找到了合适的赌台后才得空坐在单手牌的抬子上,面带笑容偶尔也加入赌客的闲扯中,眼睛却始终盯紧每一张翻开的牌,算出庄家手里牌的大中小比率来推断赢面大的玩法,适当的增减赌注。

  没多久宾面前的筹码开始增多,赌区经理马上注意到小费的增加和宾把多余筹码放进口袋的动作,站在庄家后面观察着抬面和宾的玩法无语转身离开。一会一个新的发牌员来到赌台,庄家拍拍手张开明示没有夹带拿起小费道谢,分出一半宾追加的小费在抬子上离开。

  宾依旧是赢多输少,再过一阵另一个庄家换手拿来了八副牌的盒子,全区全换没了单手牌。宾知道是时候离开了,在玩了几把后起身离开坐到吧台要杯水等待下次机会。不显山不露水玩到半夜,赌客变少了,有精神的人也不多了,各个昏昏欲睡,宾也换回六百多块钱回到车上睡觉。这可是他这样的驻外人员可以领到的两个月的生活补贴!

  宾严格的遵守自己定下的规矩,不让玩的心理有任何机会。即使有赢钱也只是偶尔去不同的赌场,沉迷于赌博必输!宾坚持不显山不露水,多数情况下可以带一两千低调回家,如果手气不好输掉了本钱立刻住手,下次再来绝不寻求翻本。
  宾有规律的生活工作,与邻里的关系大有改善,时不时的还会相互邀请作客。
  宾的一次商务旅行,在飞机上无意中听到美国的香烟行业受到诸多越来越严格的限制,为寻求发展,生产各种口味的香烟,需要许多各种添加剂,像是精炼甘草膏和薄荷脑等等,以烟商的体量,任何一项都是一笔大生意。可国内的初级产品质量上达不到要求,宾开始寻求两条途径,美国的再加工精炼厂商和国内的高质量产品。

  宾能够拓展客户的办法有四种,参加商展,登门拜会,打电话和发传真,持续不断的努力有了正面的结果,开始可以寄送样品检验成分,产品构成和产地证明。

  正在宾尽力往下一步发展并增加客户名单的时候,林佩打来电话,虞敏捅出大篓子,不仅把低等货压在手里。还没有发现信用证里的错误陷阱,导致应收款无法到账。又被查出滥用许可证和收受回扣,虞敏没法交代就把所有的问题都推到宾的身上。

  宾早有为这一天准备,经贸委开始了与宾的传真往来,还有一个路过的出国小组专门客气地请宾到旅馆面对面坐下,斟词酌句的按问题一条条,一件件的要宾说清楚讲明白。从这些严肃的谈话中,宾明白现在的客气只是因为在国外。
  查来倒去首先落实了宾没有收受回扣,但有利用许可证制度的灰色地带,这样经贸委也无法结案,只有等待宾回国后再做处理。可虞敏带出的问题没有人愿意尽快结案,那样会牵扯出许多人和事,宁愿久拖不决,都希望慢慢的平息下去,拖到不了了之为止,宾也就以工作为由继续留在国外。

               第141章

  宾的邻居都是接近退休的老人,唯一年纪接近的就是那一对有个上学的女孩的白人夫妇,约翰和凯瑟琳,约翰在什么金融公司上班,是个主管,凯瑟琳应该在银行工作,两人每天是正装匆匆上下班,休闲时倒也是穿著随便。两夫妇喜欢度假游玩,长周末他们停在房子旁边院子里的大休旅车时常就会消失几天。
  约翰在家时偶尔周末修剪前院草坪,收拾一下那眩酷震耳的野马跑车,跟邻居聊一阵。约翰看衰实体经济,宾陆续听到股票证卷,金融投资,虚拟经济,多头空头,宾受教的开始研究美国的金融行业。

  夫妇两人的女儿,蜜雪儿,有时也会站在旁边看着大人们聊天。夫妇俩为他们的女儿骄傲,谈及蜜雪儿的口气透着自豪,吹嘘他们的孩子优秀独立,在学校选修的课多是大学预科,宾十分惊奇高中就可以选课,还是大学的课可以带着顶学分。

  当知道宾是中国人后,蜜雪儿偶尔会挑战些颇有深度的数学问题,宾看着这些英文题目,以自己的英语水平开始还真得花些时间。看了几道题后宾有了评价,谁说美国的教育比中国差?来看看美国的高中就知道了,什么函数,统计,微积分,样样都不是中国高中生会接触到的。宾领教了两国的教育。中国教育重在解题中找到方法和技巧,美国教育着着眼与理解与发挥,宾解千百题练就的技巧还是让米雪儿吃惊,她们一年做的题可能没有中国孩子一个月的多,但并不妨碍学习也许这就是开放教育的不同,相对浅显的物理和化学问题宾应对起来就不是什么事了。

  周五宾工作完搭着暮色回到住处,看见邻居老夫妇和蜜雪儿站在路边,停好车从车库里走出来查看信箱,对着他们挥挥手打招呼。邻居走过来问宾能否帮忙看一下蜜雪儿家电灯为什么不亮了。看着蜜雪儿不安的眼神,宾打着手电来到车库检查配电盘,看不出毛病,试着重推一下空气开关灯亮了。

  宾住进来就研究过房东的房子,回到客厅对蜜雪儿说:「告诉你爸爸那些个开关需要检查更换了。」

  宾与邻居走出房子,站住回头问蜜雪儿,「你父母呢?」

  「他们度周年去了,我也联系不上苏珊。」,有了灯光,口气变得习以为常。
  女儿上高三功课相当繁忙,可父母该度假特别是婚庆周年放下女儿就走了,宾没法理解美国人与子女的关系,看着可怜兮兮的女孩,「还没吃晚饭吧?我带你去附近的商场看你想吃什么。」

  看着蜜雪儿有些犹豫,「那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回来。」

  「宾先生,我们可以丹尼斯去吗?」

  丹尼斯?那是最便宜的,晚餐好像没多少人去,宾建议道,「还是去苹果蜂吧,我买单。」

  蜜雪儿听到宾要买单点点头,宾开上车拉着蜜雪儿来到不远的苹果蜂,两人各点一份,等着,吃着,聊着。宾陆续的知道蜜雪儿由于聪明学习好,小学期间跳了一级,年纪比同级的小一岁,很多话题没有交集,交不上什么亲密的朋友。
  宾就近观察蜜雪儿,个子不高纤细,跟那些大多是人高马大看起来完全就是成人的高中女生比,还真是显得小很多。蜜雪儿的住家附近也没有一个同学,除了参加学校活动,来去都是一个人,完全被同学有意无意地孤立起来。除了认真学习,过得也压抑苦闷,父母虽然对她很好,可青春期的女孩很多事情并不愿意与父母分享。

  吃完甜点走出餐厅,已是星光灿烂,走的车跟前蜜雪儿扶着车门盯着宾说,「明天是周末我还不想这么早回去。」

  我怎么就成了儿童看护了呢,宾想不出这美国青少年周末能做什么,「你平时周末玩什么,要看电影吗?」

  来了这么久还真没有进过电影院,了解一下这部分美国文化也好。

  「好啊。」

  「你知道电影院在那里?」,宾还真不知道这电影院在那。

  「怎么,你在这没看过电影,」「嗯,这一个人看电影没意思。」

  宾突然想到了汽车影院这个美国特色,「唉,这附近好像有个汽车影院,应该有意思,我在路上见过,你知道在哪吗?」

  「我没去过,不知道。」

  「上车吧,我们找找看。」

  宾凭着映像,先上高速公路找到位置再下了出口绕到影院进口,买票入场找个位置,电影已放了一阵,调好收音机频率,开始领教这汽车文化

  看了没多久都还没有看明白人物关系,蜜雪儿冒出一句,「我要和她们一样。」
  见宾没理她,伸手关掉收音机又说了一遍,「我要和她们一样,我们走吧。」
  宾心里说这他妈的电影票死贵,你还就不看了,我为什么要请你呢。宾没说话发动车开上马路找寻高速公路入口,如果有灯光一定可以看出他不悦的脸色。
  「宾先生,你找个安全地方好嘛。」

  「安全,你家最安全!可我得先上高速公路,这里我不熟,不认路。」
  「我是说旅馆,」「旅馆,」宾随口重复蜜雪儿的话,话一出口马上一脚踩死刹车。

  「你说什么?旅馆!」,现在宾才明白蜜雪儿是什么意思,这他妈的不会是挖坑吧,心里不断的爆粗口。可想想也不对,来这里是我的主意,她都不知道这是在那里。这干什么?我一直想着体会一下白人女人,就有人报奋勇帮我达成目标,照她的意思还她奶奶的是个处女!宾没有犹豫伸手打开车顶灯盯着蜜雪儿的脸,「小姐,你知道你要做什么嘛!」

  「是的!」

  宾在对方肯定的口气中一脚油门金牛串回公路拐上高速飞驰,开到住处出口旁边的超八汽车旅店。

  「我去拿钥匙,」,宾下了车往旅馆办公室走去。

  宾还是多了个心眼,这里离家不远,如果她改主意就有时间下车走回家。开好房间,宾打开一楼斜对着车的房门,蜜雪儿下车三两步走进房间。宾从容的锁好车门,手里攥着付钱时就从钱包里拿出来的特洛伊走进房间。蜜雪儿穿着运动裤衩正背对着房门脱下运动背心,光滑的后背在蜜雪儿一头红棕色的披肩发衬托下,显得分外白皙。

  蜜雪儿转向走近的宾,脸上并没有羞涩,浅棕色泛蓝的眼睛满是青春活力。宾看着白人女孩的典型尖椒乳房,最有特色的是尖挺没有垂感,浅色的乳晕边沿有一个突沿,小乳头没在顶端。两乳间的皮肤上有几颗雀斑,芊芊细腰连着园翘的小屁股和两条笔直的细腿,瘦弱性感。

  宾解开皮带,脱掉裤子和衬衣,露出坚实的胸肌,用有力的臂膀揽近蜜雪儿吻在细薄的嘴唇上。两步把她压倒在枕头上,右手把特洛伊放在床头柜上,左手用力一抽掀掉床罩和被单。

  宾抬起身体双手拉住蜜雪儿紧绷的裤衩边缘脱下短裤,饱满园鼓的阴阜紧贴在一起,只能看见一条长长的肉缝,鼓包上溜光水滑,联带着从大腿根到脚踝全部是刮的连毛根都看不见,满手只有细腻,眼里全是粉白色。

  宾不想耽误时间在调情上,弯腰用嘴吸吮白嫩的乳房,手掌按在饱满的阴阜上,手指探进细缝底端,感受到湿润的洞口。

  宾双手抓住蜜雪儿结实的小屁股把她的身体拉向自己,挺立在浓密的阴毛中的阴茎对准洞口压了下去。宾没有穿戴上特洛伊,要先体会一下他喜欢的真实感受,这是他讨厌哪层薄膜的主要原因。

  蜜雪儿睁大闭着的眼睛,薄薄的嘴唇变成O型,「啊,」出声来。宾把她的双腿分得更开继续前行,紧涩的刺激随着深入越发强烈,宾也有了气短的感觉。当龟头顶到软肉时,宾呼出一口气,这近半年来又有了肉对肉的直接接触。宾看着分开的阴阜里细薄鲜亮的小阴唇如葫芦般从阴蒂向下,随着阴茎缓慢的进出嫩肉翻开收紧包裹着乌亮的阴茎。宾进出了几次后还是小心的拔出阴茎,伸手拿起特洛伊套住满是水渍的鸡巴,再次捅进密穴,在蜜雪儿变得高亢连续的呻吟中快速的「噗嗤,」起来。

  蜜雪儿这时也不再是被动承受,用脚和腿勾住宾,拉住宾的手随着宾的运动活动着身体配合到底,张着嘴里「哎哟,呜呀,」的呻吟,摇晃一头红棕色的头发,白皙乳房和身体在晃动中变成粉红。

  蜜雪儿头顶在床上弓起身体,宾在两人的「啊,」声中喷涌而出。宾大喘着气走进浴室,丢掉灌满精液的安全套,打开淋浴冲洗浑身的汗水。宾搽干身体在浴室的背光下趴在床上闭上眼睛,待蜜雪儿溜进浴室后起身打开她关灭的灯穿上衣服,收拾好钥匙牌走出房间。宾来到车门边打开车锁,又回到房门前,过了一会蜜雪儿打开房门伸头看了一眼宾,没说话走到车跟前打开车门坐进去,宾再次看了一眼房间锁上门。

  宾把车开出旅馆,在路口蜜雪儿说到:「宾先生,我在这里下,」宾把车靠在路边,蜜雪儿下了车低头对宾说:「宾先生,谢谢你。」

  宾坐在车里看着她走进路口等了一会才把车拐进车库,走到车道上看着邻居房间的灯光,回味不出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第142章

  第二天宾在浑身舒畅中醒来,在床上翻个身又睡个回笼觉才起床,晨跑回来悠闲的吃完早餐。收拾好房间准备去仓库检查一下那些样品的回馈资料,准备必要的跟进和与国内的联系,可总觉得哪个环节有问题进展缓慢。

  三月的天气温差变化很大,几天的阴雨连绵潮湿峭寒,周末在风和日丽的太阳照耀下马上就又温暖如春,宾打开车库门把车倒在车道上发现邻居们好像约好的一样,全在前院忙碌,有割草收拾前院的,有洗车的。

  宾下车与周围忙碌的邻居打招呼,房东有请工人每周来修剪前院的草坪,宾不需要做这些工作,可还是愿意观察一下这些颇为殷实,住在好区美国人的日常生活。

  一个有着麦草色头发高大略显壮实的白人中年妇女,从约翰房门前的草坪上走过来跟宾打招呼,「你好,我是苏珊,蜜雪儿的姑姑,谢谢你昨天帮助蜜雪儿。」
  宾看着她蓝色的透明眼睛客气的回答:「举手之劳。」

  「你这是要出去吗?」

  「嗯,我还得去一下公司。」

  「周末还加班?」

  「我们这种小公司是没周末的,」「你在这里有公司?」

  「不是我的,这是我的名片。欢迎有时间来参观,拜拜。」

  苏珊接过名片,看着宾开车离开。

  宾来到仓库收拾起桌子上的单据放进档案,刚拿起样品卷宗,电话就响了。接起电话是苏珊打来的,说是想路过时看一下公司的规模和经营的品种,宾表示欢迎。

  过来没多久宾打开前门,苏珊停好车走过来,两人颇为正式的握手,同时感到对方的热情。坐在桌子对面,苏珊拿出她的名片,自我介绍她在一家代理公司,专门帮助一些大公司采购原材料也推销商品。既然是专业代理就应该有相应的渠道和经验,宾打开卷宗开始介绍手头的资料,样品和联系的情况。

  苏珊马上要了一份复印件,认真的记录下重点,问清楚疑问,提出的一些问题是宾还没有想到的。两人很快就过完了那些有限的资料,苏珊把资料收入卷宗说:「我要研究一下这些资料和市场渠道,会很快联系你。能让我再看一下你们的商品和库存吗?」

  宾并不觉得现有的商品需要帮忙,客气的领着她来到仓库转了一圈。宾跟在苏珊后面走回办公室时,看着她枣核形的体形,单薄的衣物里饱满圆润的屁股有力的扭动着,硕大沉甸甸的乳房令人遐想,宾有了反应。走到仓库门口苏珊手扶门把转过来,狐眼一挑看着宾说:「这么好的天气,我们应该还可以做些别的!」
  宾没说话把她压在门上,嘴唇吻在一起,苏珊胸前的两砣肉有力的顶在宾的身上,她也隔着裤子感到宾坚硬的勃起。

  两人一路吻着,一路相互卸掉包装。宾把苏珊压在办公室的低背沙发上,她全身的皮肤都被晒成古铜色,只有乳晕部分巴掌大的一块乳房和大腿根细小的三角带是原有的浅白色,形成强烈的对比反差。认真修剪过的浅棕色阴毛下,白皙的阴阜分得很开,大阴唇间两片小阴唇花瓣般如索吻的嘴唇噘起。向外分开的白色乳房上暗红色的大葡萄挺立抖动,分外显眼引人入胜。脖子下面的胸脯上过度暴晒和岁月快速的累积色斑密布,暴露的皮肤如大多数三四十的白人一样干枯粗糙。

  宾低头含住乳头吸吮,舌头卷绕弹性十足的乳头。苏珊嘴里「嘶,嘶,」的吸气,待宾抬起身体她起身坐在沙发上张开嘴,滋咂有声的为宾口交。

  宾回手捞起裤子从钱包里拿出特洛伊木马,拉起苏珊走到办公桌前,把她放倒在刚请理干净的桌面上。在她妩媚的目光中宾把特洛伊套在阴茎上,苏珊嘴里念着,「操我,来,操我。」

  苏珊两手把开双腿感受着全剑刺入,两人发出「哦,」的声音。

  宾双手揪住她的乳头开始一下下深入浅出,苏珊的面部表情丰富话语不断,「噢,我的天,用力,使劲操,呕,好人儿,」伴随着「噗嗤,」的声音。
  宾伸手帮着苏珊翻个身,把她按在桌子上抓住结实的臀肉从后面插入。苏珊的两脚着地有了支点,趴在桌子上双手抓住桌沿,嘴里继续不停的叨叨,跟着宾的运动扭动屁股迎合,在「噼啪,」的响声中,「噢,操我,用力,哦,我的天哪,」宾在苏珊不断的扭动中,不停的大开大阖,手掌也「啪,」,「啪」的拍打在一波波的臀波上,兴奋的抵进阴道深处射出精液。

  宾拔出阴茎后走进卫生间冲掉安全套,苏珊双手依旧抓着桌沿,「噢,我的天。」,身体软在桌子上缓了一阵,才起身从包里拿出纸巾搽拭干净阴阜,捡起衣物坐在椅子上缓慢的穿上。

  苏珊从卫生间洗脸补妆出来对宾说:「我们尽快开展合作,拜拜。」

  宾站在仓库门口目送她离开,苏珊的车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宾还是站在门前比较着这些女人的不同。最大的不同就是白人热情主动,直白毫无羞涩,专注两人间的互动和过程,相互索取满足,身心愉悦。

  约翰和凯瑟琳度完一周假后回来,约翰专门拿了一瓶加州红酒来感谢宾的帮忙。宾客气的谢过,聊了一阵后约翰告辞,宾看着他的背影自语道:「你是感谢我帮你们修好了灯呢,还是帮你女儿开了鲍,又和你妹妹在公司噼啪了一番呢。」
  作为答礼宾专门在周末做了一桌中餐请约翰一家和苏珊做客,四人十分惊奇宾的手艺,夸奖是他们吃过的最好中餐。蜜雪儿与宾的应对自然得体,看不出任何不同。苏珊则表现的自来熟,十分热情。

  苏珊作为有多年经验的专业代理,在公司的帮助下轻车熟路的打通了所有环节,很快就开始帮助签订合同,开始小批量的发送甘草膏,薄荷脑等原材料。
  宾马上就发现这些专业代理公司得以生存的基础,买方所有交易过程全部交由苏珊的公司处理,代理公司近乎苛刻的细节要求保证了货物的品质,检验,交货时间和数量分毫不差。宾不得不每天紧盯着国内的相关人员,个中的辛苦也只有自己知道。

  宾学到了很多,玩归玩,但做生意就得静下心来,戒掉浮躁,做好每件小事才可能做成大事。活学活用在公司的生意上,宾自己和公司的业务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分公司的业务顺利的开展,还开辟了新的市场,增加了公司的出口项目和创汇额度,成为公司重要的部分,人手抓襟见肘,也就引起了许多人的窥视,希望分一杯羹争着来驻外。宾也驻外一年,准备休假也许是轮换。

  宾按公司的要求开始帮着寻找新的地点,大一点靠近华人超市的房子,说是将来驻外人员有可能家属长短期的也可以来探亲。

  听着这些宾心里问,那我驻外这一年林佩怎么就连短期出国都不考虑呢?心理不爽的宾再给律师打电话,对方拍着胸脯保证布什绿卡马上就批下来。

  从总统布什发布起绿卡命令起,林佩就多次在电话里与宾探讨申请绿卡的事。律师报上去之后,宾多数时间还是不去想等拿到后再说。现在绿卡八九不离十了,加派的人员也要出发了。林佩开始认真地与宾商量移民美国的事情,宾总是割舍不下国内的很多,父母,孩子,投资。即使林佩担心经贸委正在调查的事,可能会影响回国后申请私人护照,宾也还是愿意善始善终,回国后再说。林佩在电话里的口气越发不耐,经常是不欢而散的挂断。宾开始吹经贸委给调查了近半年的结论,结果还是被你马上就回国了,回来后再面谈为由推掉了。

               第143章

  宾在许多华人居住区附近找到一间离超市不远的大房子,有三个大房间和三个卫生间,最主要的是有一个可以站人又铺着地毯的大阁楼,加在一起短期住上十个八个人应该没问题。

  公司加派的人员拿到签证后,宾也悄悄的拿到绿卡也就是长期居留证。律师热心的马上帮着办好回美证,又再次把宾的分公司经理签证延期,这样宾在国内待相当长的时间还是可以避开繁复的签证手续轻易来美。林佩最后一次动员宾办完交接后就留在美国,离开分公司也行,宾担心这样会影响到林佩也许还有家人,坚持回国再说。

  宾与新来人员办理完交接,身份也还是分公司人员开始回国休假。

  宾准备悄然从深圳入境,在香港下了飞机就与林佩通话。

  林佩在电话里告诉宾先不要回文市,她也不会来深圳,宾一年前在银行办的银行卡已存了足够的钱,可以随时取用。好好想想把国内的事情都安排妥当,宾一头雾水实在搞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再问林佩还是回答自己好好想想。

  宾放下电话又与柳雯琪联系,两人约在酒店见面吃饭,席间柳雯琪告诉宾,陈雨溪离开了她的公司还在深圳,路过深圳最好见她一面。宾看柳雯琪一眼,还是哪样把一切都处理的轻描淡写又内容丰富。

           ***  ***  ***

  宾在深圳见到了得到消息的陈雨溪,两人一见面宾觉得她举手投足间显得更加雍容华贵。陈雨溪过来时身边跟着一个八九岁的男孩,宾怎么看这孩子都有点眼熟。

  陈雨溪看着宾疑惑的眼神淡淡的一笑,「坐下来听我讲清楚吧,」,「因为找不到你,就给你太太打了电话。你放心!电话里我没跟她讲任何事情。」
  宾马上明白林佩应该是听出了什么,也许还从柳雯琪和马素贤那里知道了更多,才不肯来深圳见面,让宾先把国内的事处理好。

  「我丈夫在美国,他拿到了绿卡,等到时间我们会很快办移民,所以我才要打电话找你。」

  陈雨溪满眼温柔的看着身旁的男孩继续说:「这孩子是你的,我给起的名字叫福幸,将来我会告诉他,认不认你由他自己决定。」

  「那,」,宾的疑问还没说出来,陈雨溪就平淡答到,「我丈夫还没见过着孩子,我想到了美国后我们应该会离婚,随他吧。」

  宾没有提起自己也有绿卡,只是问:「那你们以后的生活?」

  「你放心,这几年我做的很好,到时候想有办法带过去。」

  「那我总得做点什么,」「你做得够多了,这么多年柳总凭什么帮我一个非亲非故的人,我心里明白。记得和我联系,万一需要我会让你知道的。」

  宾送走陈雨溪后坐在房间里想还有那些事情,开始打电话找人,辗转了解到所有可能的情况,然后开始订票安排行程。

           ***  ***  ***

  宾的第二站是飞去四川见安阿乌。一出机场阿彩走了过来伸出手,「欢迎宾哥,你还好吧!我是阿彩。」

  宾看着眼前不敢相认的漂亮女性,性感成熟的身体一扫过去的瘦弱单薄,「怎么是你大老板亲自来接,收受不起呀,你姐呢?」

  「她呀!非要搞个什么认亲仪式,在宾馆等你呢。」

  两人坐上阿彩的皇冠轿车来到宾馆,阿彩把宾让进套间坐在沙发上,对宾说:「一会你别动。」就关上门离开。

  房门开处穿着绚丽民族大摆裙,带着传统头饰的安阿乌,领着一个面容棱角分明,肤色偏黑的西装革履男孩走进来。安阿乌先是对宾一鞠躬,然后对男孩说:「去吧!认你的生父。」

  男孩往前走了两步,一言不发跪地叩首,宾伸手扶起男孩把一个大红纸包递到他手上,男孩脸上有丝不噱的没接转身站在阿彩身边。

  安阿乌对宾说:「你给起个名吧,」「我,为什么?」

  阿彩插话道,「这是我们的习惯,大名小名加到一起。」

  「他现在的名字是什么?」

  安阿乌答道:「王乌木,」「那就行了,太长绕口。」

  「哎,这就是大名了。」说着伸手抚摸了一下男孩的头发。

  阿彩说:「好了,这仪式完成了。我们下楼去,我定了酒席,我们开始庆祝。」
  宾算是完成了四川的事。

           ***  ***  ***

  宾提前给李少惠打电话约好去都市,电话里惠说在宾馆见面吧,我帮你订好房间。

  宾下了飞机打车来到宾馆,惠还是素服没有化妆在大厅里与宾见面,在电梯上惠说:「今天让你认一下儿子,缘分未了啊。没有想到要在这个时间告诉他,青少年时期是最不稳定的。可既然你提出来了,一切随缘吧,我和他们谈过了,没有太大的反弹,可能早就看出什么了吧。」

  两人来到宾馆房间,见到以前匆匆一瞥的两个长相与惠相似的少年,女孩活脱就是惠的翻版,男孩的眉宇间还是有宾的摸样。

  惠指着女孩说:「刘宜芳,高中毕业报考大学了。」,刘宜芳对宾点点头,走过来和宾握手,显得活拨可爱,本来这些也与她无关,没什么负担。

  惠又指着男孩道:「义松,过了暑假上高中。」

  刘义松显得有些拘谨无话坐的远远的不肯靠近。宾为化解尴尬问到:「你们都喜欢什么,将来上大学想学什么?」

  宜芳大方的说:「我喜欢文学诗赋,听我妈说你读过很多书,会很多诗词,有时间我可以请教一下。」,眼里流出一付崇拜,宾回到,「谈不上请教,可以探讨共勉。」,宜芳的帮忙活跃了气氛,宾拿出一套首饰递给她,宜芳高兴的接过首饰坐在床上一件件的比划,时不时拿在手里向她妈妈晃悠。宾再拿出流行的变形金刚收藏版,义松眼里闪着光芒接过去趴在另一张床上低头不再搭理任何人。
  惠看在眼里摇摇头,「变得俗套了,哪个会变形的玩具还好,送首饰就有点太像个商人,没用心哪,怎么能给高中女孩送首饰呢。」

  「我真的不懂,时间也有限,没来得及问你。」

  「一切随缘吧!你怎么一回国就急急忙忙的要认亲呢?」

  「刚拿到美国绿卡就是长期居留,我在国外一年了,有些事也不是很清楚。最近工作上遇到一些麻烦,一回国我太太就要我把国内的事都了了,能有什么呢?也就是这些嘛,还有不少投资,一件件来吧。」

  「你是说!嘿,认识你真是大麻烦,缘分那!」

  「时间太紧,过几天我会给你们开个户头,将来作他们上大学的费用。」
  「你要开户就开吧,我们应该还好过得去。处处像个商人,张嘴闭嘴就是钱钱的。」

  宾送走惠回到房间,想想还有什么事呢,好像没有了。为求稳妥给马素贤打电话问

  她是否知道或者还是她出的点子,马素贤十分奇怪林佩为什么不让宾马上回文市,有什么事情比了结经贸委的调查还重要。接着就问宾这一年过得好不好,在国外是否方便,有没有什么辛苦麻烦,满是关心体贴。